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5月, 2015

红衣乱舞,英雄迟暮,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周鸿祎的新身份是一个手机品牌的领导者,在这之前,他是一个贩卖互联网方法论的出版商人。他的新书《我的互联网方法论》一经推出便大获成功,“上市后每日库存告急,连印12次,横扫各大榜单”。周很享受这样的成功,他的微博主页长期以来一直贴着那张写有“京东众筹纪录保持者”的图片,直到宣布代号AK47的重新问世。

在这本书的自序里,他分享出自己的三个价值观——要敢想敢干、要做出一些别人没做出来且足够影响很多人的产品、要与众不同,并表示,看完这本书“虽然我不能保证你能成功,但我可以说你正处在正确的起跑线上。”俨然一副江湖大师的口吻。

当然,以其在江湖的大佬地位,他的确有资格放出这样的豪言。

“红衣大炮”的称号褒贬不明,却总让人觉得有一种个人魅力在里面。只是近年来,有关周鸿祎“老矣”的声音不断发出,在江湖上看起来有些落伍的周总依然穿着红衣保持着“放炮”的率性,只不过空炮明显多了些。

时势造英雄,能赶上一波浪潮并影响深远已经相当了不起,足以被记录在历史的功劳薄上。然而每颗耀眼的新星都有陨落黯淡的一天,毕竟英雄也有着局限性,尤其在科技进程快速发展的当下。等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不服输进而改变自己以适应环境”是一种办法,另外一种态度是,不再以前辈之姿站在旁边插着裤兜指指点点,而是全权并放心地把未来交付给后来居上者。

周鸿祎先生享受着“红衣大炮”称号所带来的号召力和欢呼声,而一旦习惯了以冲锋之姿屹立于世,此时头脑里所盘旋的,大概也只剩下“冲锋”二字。

愤懑的产品经理

他把自己定义为产品经理,在周鸿祎先生的微博里,他这样介绍自己——360公司首席用户体验官,曾经的程序员现在的产品经理。这位产品经理本来是志得意满,在PC时代,他赢得了江湖头六把交椅(Tables)的地位。

他的愤懑,始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以及他们转型做智能硬件之时。

他的愤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不靠谱的小伙伴”和“盲目听我一面之词”的员工。

首先是AK47,当年自称除雷军之外、“唯一一个看懂小米模式的”周鸿祎先生推出的360特供机。失败了之后他在多个场合分享心得,除了重申他早就把小米的打法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之外,更多的是吐槽合作伙伴不给力,比如:

“我曾经也拉过很多不靠谱的小伙伴一块做手机,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某峰会现场

“很多人都以为我是雷军的敌人,其实我是很早就意识到小米手机的毁灭性的人。小米的模式特别简单,就是我经常说的互联网硬件免费概念。”——《我的互联网方法论》

“后来这家厂商很后悔,如果当初坚定地做下去,今天中国手机市场将会是另外一番景象。”——《我的互联网方法论》发布会主题演讲

其次是路由器的失败,他的说辞是——“我们的路由器犯了几个错误,因为做的人光是盲目地听了我一面之词”,结果导致“这个路由器已经停产了,以后再也不做这么傻的产品”。傻在哪呢?

为了追求工艺导致成本过高——“有人会看路由器里面的主板吗?”

外形小巧导致用户觉得不值钱——“大家买个路由器怎么判断它有没有价值呢?看重量,看块头大小。”

没有像小白用户一样思考——“不带天线意味着这个路由器就是一个残废。”

LAN 口太少——“在我心目中 LAN 口越多功能越强大。”

以及对于呼吸灯的看法——“要我的想法做一排灯,而且是各种颜色的,你想在夜里的机房所有的灯乱闪,虽然你不明白什么含义,但你是不是感觉高科技的含义特别足。”

最后,他们更新了一版路由器,模样是按着小米抄苹果产品的逻辑又抄了一遍,销量不知几何。

躺在“失败名单”上的,还有几个硬件“卫士”(比如T3空气卫士、360防丢卫士),而儿童卫士和智能摄像机由于整个行业都还没发展起来,所以也谈不上失败及成功。

关键是,有这么一个自信而果敢的产品经理时不时地插手关照一下项目,藏在幕后的产品经理们是何感受?

吐新词的战略家

在总结方法论的同时,周鸿祎先生还不忘学习及推销新概念。他表示,自己每年都要去美国充电,比如去年他就见识到了“在美国很热的概念”——物联网,同时说“物联网这个词我自己觉得不是很贴切,都是炒概念”,接下来说的这段话令人充满疑惑——“我觉得 IoT 这个词很贴切,就是任何事情都要把它互联化,都要把它变成智能的设备,都要把它跟互联网连接起来。”

咦,这是什么逻辑?“物联网”和“IoT”(Internet of Things),这难道不是中文和英文的对应关系吗?

好吧,这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物联网这个概念在我们国家早就盛行多年,而且一度曾上升至国家战略方面。国内做物联网的企业还少吗?周总不会远赴美国才听到物联网这个热门的概念吧。

总之,周总知晓了这个重大的战略,但只是在某峰会上滔滔不绝地普及一番概念,自己一直没什么动静。直到今年3月份,360的智能家居“方案”才姗姗来迟。

它出世的过程是这样的:

第一步,注册域名(home.360.cn);

第二步,开始在微博上嚷嚷,咦你们快来看这个域名是要有什么大动作大家快来猜快来猜啊;

第三步,答案揭晓,没错,我们要进军智能家居了,但是怎么做呢,敬请期待;

第四步,翘首以盼多天后,他们家的战略终于出炉了,平台、资源、资金,咦,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第五步,推出“360智连模块”,咦,跟其他家完全一样啊。喔,价格便宜啊,只要一块钱!

然后,就没音了,只是在这个写着智能家居战略的页面上借机推销自家的摄像头、儿童卫士和一款敬请期待的空气质量检测器。如此故弄玄虚以及放空炮的做法真是让人有点微醺,不禁让人慨叹:大公司就是好,不管有没有真东西,打个旗号出来摇着吼几声就会有人聚集过来参与。咦,有吗?疑问。

当然,也许他们是在密密地筹备,等有一天出来亮瞎民众的X眼。

虽然看起来其战略与时下同行们的做法如出一辙,但他们还有一个核心战略——安全。“我们是做安全和优化起家的”是周总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似乎可以证明他们安全基因的正统以及行业地位。不管如何这倒是一个启发,往后的所有战略规划都可以此为突破点。

物联网也是这样。

于是,周总在某个沙龙上详细描述了一下物联网时代的安全威胁:

未来所有的东西,你家里的门锁、开关、电闸、电梯都IOT(连接互联网)了,如果有人想报复任何总,把他们家劫持了,他去5楼,直接把他拉到15楼。在科技带来越来越多方便,让每个人越来越懒的时候,安全问题会增多。这就是我们安全公司存在的价值。

的确,万物互联的时代,安全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但物联网时代还没开始,周总的这番“远见”确定不会吓着满心期待“科技改变生活”的民众么?毕竟全球有那么多相关企业都已经认识到这些问题的重要性,都在逐步研究解决办法。作为“安全公司”不如还是少放点空炮,多做些研究吧。

披上工匠精神的艺人

智能家居似乎只是周总的副业(毕竟还要酝酿一阵子),从他的微博活跃度上来看,关于智能家居的消息只有两条,余下的除了他擅长以及乐此不疲的撕逼大战以外,更多的是他的新手机——奇酷。

做手机已然成为全民喜爱的一项事业,整个产业链似乎已经成熟到只要有钱谁都能轻松上手的地步。但每个人心里打的算盘都不一样,有人专注在产品上,有人想的是变现,有人考虑的则是“入口”。

不知什么时候起,智能手机中心论开始在业内盛行,不管正确与否都已成为业界共识。在移动互联网发展多年后,周鸿祎先生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他在前不久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觉得未来,你只要是做智能硬件,无论做家居、做可穿戴,甚至说做车联网,其实手机都会是很重要的核心。”

于是无论胜算多大,他都要做手机,因为这是未来。

同时,国产手机那一套逻辑早已烂熟于心,搞发布会、微博转发造势、大谈外观性能以及精神,基本上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行为艺术,一系列的流程足以让新手轻松掌握。

而这些行为艺术当中,有一些点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人们吐槽的对象,比如情怀、工匠精神诸如此类。而没想到的是,一直没表现出工匠精神的周鸿祎先生居然也开始向这个字眼靠拢,在某大会上,他表示:

“手机的设计和工艺,会比配置更重要。因为配置都能够做到相差不大,如果没有一种工匠精神在手艺和造型上做出一些突破的话,消费者就很难选择你。三五百块的手机时代已经过去了。”

喔,原来工匠精神是一种特技,只要你有需求就可以方便快捷地往身上添加的特技。而他所说的三五百块的手机时代指的大概是山寨手机吧,可是这个时代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吧?

奇酷手机会成功吗?只能拭目以待了。在当下的“小时代”里,每个人都在表达着自己的个性,各式各样的产品都会有人追捧,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参考值——品质,无论人、产品亦或企业的品质。周总的品质早已相当率性地表露在公众面前(有人喜欢有人厌烦),他的合作伙伴——酷派——也是。

回过头来想到,周总是一个贩卖互联网方法论的大师,而这位大师曾这样谆谆教导创业者:

所以我们一定要站在现在看未来,今天如果我们再跟小米比拼手机或学巨头做什么即时通讯,我觉得已经是被别人抓住机会,要把目光看向今天刚刚启动的项目上,尽管它可能在三五年后才会真正爆发。

智能手机的江湖在名分上早已尘埃落定,可见他深谙此理,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勉力一搏。

本文作者逐鹿网白腾飞,逐鹿网微信公众帐号:hizhulu

星期五, 05月 8th, 2015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英特尔:芯片生意的下一步是什么?

文/阑夕

2015年,是英特尔入华的第三十年。

1985年,英特尔尚且只是一个年销售额仅16亿美元的储存器公司,在日本新兴同行的挤压之下,时任英特尔总裁的传奇人物安迪·格鲁夫率领英特尔实施了那次著名的战略转型:放弃储存器业务,全力发展微处理器,进而将英特尔的CPU成功植入全球超过80%的计算机。

也正是这一年,英特尔在中国落地了它的首家办事处,试图学着与这个正在开放的古老国家做生意。

三十年后,产业变革之火仍在继续燎原,而随着英特尔连续多年高踞“对华依赖指数”榜单前三——此项指数由《经济学人》提出,这本著名的杂志根据海外企业在中国所取得的收入与其市值进行加权计算,最终用于衡量这些企业对于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它在中国表现出来的变化也相当显著。

比如IDF(英特尔的年度信息技术峰会),从2014年开始,它的中国站举办地点就从北京迁往深圳,这是一个承担复兴英特尔使命的城市,也是中国的硬件之都。去年,深圳为英特尔实现了4600万平板电脑的出货量,超出预期的4000万计划,这对英特尔在移动互联网的战场上与高通竞争有着相当大的帮助,今年这场IDF,也成为英特尔史上姿态最低、变量最大的一次活动。

但是,就如1985年的英特尔一样,2015年的英特尔同样在战略层面对未来做出了新的预言,即:终端设备的规模爆炸,会同步增加数据的价值,对智能商品的管理,实际上就是对数据的驾驭。

“到了2020年时,全世界会有500亿台互联互通设备,他们都要连到后端的数据中心,这会产生高达44ZB的数据。那么多的数据怎么处理?对这样的数据要进行挖掘,要进行分析,要发掘出价值,这样我们就需要有更多客户端的设备,这样就会有更多的数据,更多的数据就会有更多客户端的设备,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关于英特尔的转型,其全球副总裁费道明如上描述。用更加直白的语言来讲,就是英特尔希望扩大硬件业务的边界,不仅要继续从物理层面支持物联网带来的智能硬件巨浪,还要从信息层面解决数据的应用效率。

尽管关注科技行业的用户或许多对大数据和云计算有些审美疲劳,但是附着在这条产业链上的企业都明白,这里的市场空间远未充分开启。

简而言之,大数据这一概念遭到媒体滥用,已是不争事实。在中国,任何一个可以记录用户行为痕迹的应用,都会宣称会以大数据为基础来实现商业进程,然而,站在技术领域的角度,只有结构化数据才是广义大数据中价值密度最高的部分,非结构化数据的规模越高,对它进行挖掘和分析的投入产出比就越低。

为了提炼那些具有相当价值密度的大数据,就需要廉价的海量计算能力,以及适合快速部署的软硬件协作方案。目前,英特尔是已成为大数据行业标准的分布式系统架构Hadoop的最大股东,而Hadoop与英特尔引以为傲的x86处理器的配合,也对市场造成了超过九成的覆盖率,百度、阿里巴巴、Facebook等数据规模极大的互联网企业都选择了使用Hadoop开源服务器集群,连IBM在推广自己的大数据平台时,也只能将宣传文案写为“x86不是唯一的选择”。

英特尔的转型,在一定程度上符合“硬件企业软件化、软件企业互联网化”的路径,这与物联网的发展轨迹不谋而合。无论未来的个人中心究竟是手机还是空调——在董明珠女士天马行空的预测里,空调会成为智能家居的核心——让不同的终端设备之间相互识别并服从统一的管理,将是跨越行业壁垒的一道难题。

因此,纯粹的底层技术供应商已经无法满足万物互联的情势,基于大数据的云计算,需要促进共同的标准和可控的管理。

在英特尔的预测当中,2020年全球那500亿互联互通设备,只有100亿是PC、平板电脑和服务器,其他的400亿都是各种智能物件,交通运输、汽车生产、智能家居、建筑设计以及制造业、工业和能源业都会受到革新,英特尔希望能够再往前进一步,成为连接各种“物”和“端”的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

在这一基础上,英特尔的想象空间也会变得宏伟而科幻。

以医疗行业为例,一种新型或罕见癌症的治疗难度可能并不会高于常见癌症,但是由于回报过低(消费人群有限),可能导致一些有能力的治疗机构无法产生投入研发的决策,即使某种疗法对患者起了作用,其经验和结论也很难快速的经过临床对照验证,进而得到发扬。英特尔数据中心及互联系统事业部总经理柏安娜也举例,称“2001年的时候,要做完整的基因测序,一次的费用需要1亿美元,但是到了今天,一次的费用降至不到1000美元,这就是计算效率提升带来的好处”,证明基于大数据的高性能计算加上行业内的开放合作,在2020年完全能够对癌症基因进行有效识别,帮助医疗机构创造精确化、个人化的诊断和治疗。

在IDF主题演讲的最后,英特尔的总结相当掷地有声:“如果说是计算和连接的设备,那么就跑在英特尔的产品上是最棒的”,这不仅是历次转型都押对了未来的历史所赋予的,也是英特尔不曾改变的自信。

星期二, 05月 5th, 2015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