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7月, 2014

手游“大航海时代”到来:墙内开花墙外香

文/阑夕

又一年的ChinaJoy即将开幕,手游厂商搭的场子,已经隐隐胜过有着辉煌历史的端游厂商,在手机上体验一款游戏产品,也比使用键盘和鼠标跟着新手引导逐渐了解剧情更为简明直观。

新人或兴奋或欢笑,旧人或沉默或恸哭,改朝换代,竟然如此轻易而平顺。

与移动互联网的历史进程一致,手游大热,始于资本热钱的入局。

手游的商业模式,注定带来刺激投资机构的回报率,而当产业链带动市场升温,引起的规模经济又进一步强势蚕食移动人口的红利,雪球越推越大,导致虚实共存——真金白银是有的,根据2014年第一季度的趋势,中国手游市场全年产值可能达到30亿美元,并在明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手游市场,这个追赶效率超过了包括电商在内的其他所有互联网行业;泡沫亦同时存在,手游生产的工业化,导致供给与需求的不对称性愈演愈烈,一款手游产品超过七成的成本都要用在推广渠道商,并让从业者在抛出一个又一个惊人的流水数字时,却始终羞于谈及利润率。

一位从端游公司出来自筹人马转型手游的开发者私下对我归纳了当下手游行业的三种论调:

1、渠道抢钱论:“以前做端游时,推广方案的扩展度很高,比如去游戏网站做广告直投、基于搜索引擎搭配SEO和竞价、和下载工具及网站谈资源置换、主做用户口碑以老带新等,但是到了移动互联网这里,整个应用流通咽喉都聚焦于渠道这根独木桥,所有的投入都要放到渠道上,渠道的话语权比传统互联网时代的百度还强,苦活累活都是开发者在做,最后只能喝汤的也是开发者。”

2、巨头炮灰论:“阿里为了打腾讯,也开始做手游平台,互联网业界里一片打破论断的声音,但是真正与此相关的手游开发商,其实大都没有受益的心理预期,因为这种挑战姿态,其实目的不在改革,而是洗牌,新生渠道流量也少,所以敢于让出分成比例,但是一百万流水,跟你对半分,利润也只有五十万,还不如就留在大的渠道,从一千万流水里讨两百万利润来得实在,而当小的渠道有朝一日也大了起来,它们也会‘顺势而为’的调整政策。巨头干架,要的是炮灰,不是伙伴。”

3、心态失衡论:“端游行业其实到了所谓的‘生命末期’,有一些很好的征兆在呈现,比如越来越重视游戏制作人的作用,比如各大厂商在精品化战略上的共识,但是手游行业里,真正有着游戏制作观念的团队几乎没有,游戏产品的开发节奏早已被挤变形,一款赶着一款上,造成恶性循环——游戏开发得越快,越是导致用户喜新厌旧,而用户厌烦得越快,又迫使开发者加速赶工流水线。不少开发者的目标都放到了寻求收购上,你作为一个创业的团队,想的是如何退出,这还不够讽刺吗?”

大约是从2013年开始,逃离中国、进军海外,成为一些对游戏品质抱有信心、不愿忍受低利润率的手游创业团队的主攻方向。虽然就单个国家的用户规模而言不及中国,但是海外手游市场同样处于方兴未艾的高增长阶段,而且用在渠道上的营销成本很低——比如很多国家的Android应用下载都是通过Google Play——更重要的是,相比中国的黑暗森林,北美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有限,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中国开发者其实优势很大。

就在今年ChinaJoy开幕前,我约了北京一家专门帮助国产手游出海的公司:品众互动的手游事业部负责人,以对话的形式,请他从实战角度出发,谈一谈中国手游出海掘金的经验,拒绝套话,只要干货。

(品众互动是Facebook在华唯一的业务授权代理商,帮助数百款中国手游产品成功掘金Facebook,实战经验丰富。)

阑夕:出于什么原因开始的手游出海业务?

品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国内手游市场竞争激烈,渠道独大的情况十分严重,很多手游开发者流水虚高,但是利润很微博,大部分的收入都分了出去,加上我们品众一直都有海外营销的经验,又和Facebook一直保持有良好的合作,所以这块业务就被我们做了起来,去为中国的手游开发者谋求一些他可能自己没办法接触的市场。

阑夕:对北美手游市场现状的看法是怎样的?

品众:北美手游市场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市场和用户都非常成熟,但是竞争远不如国内市场激烈。北美市场IOS和Android的比例接近1:1,IOS用户稍微多一些。一款游戏在北美市场的收入基本会占到它在全球市场收入的40%左右。北美市场最大的问题是广告成本高,一款产品的试错成本非常高。

阑夕:既然北美市场的拓荒难度也不低,为什么还是要坚持将手游产品往那边出海?

品众:首先是北美的市场足够大,但竞争并不激烈,一款游戏在北美IOS排行榜进入Grossing榜Top 50,全球收入(北美 欧洲 亚洲部分国家)就可以达到500万美金/月。举几个例子:北美大户一般累计充值额度不会超过5万美金,坑太深的游戏不适合北美;与国内评价一款产品的标准不同,北美是按一年内LTV(每个注册用户在一年内贡献的毛收入)来评估一款产品:S级产品的一年内LTV>$10,A级产品的一年内LTV在$6到$10之间。

阑夕:为什么选择Facebook为核心推广平台?

品众:从不同渠道的广告测试结果分析,Facebook在所有渠道中的所有指标都是最好的:用户留存率、付费率、ARPU。主要是因为Facebook平台上的用户很多都有网页游戏的基础,对手机游戏的接受程度非常高。另外,Facebook允许广告主针对用户的特征(年龄、性别、兴趣爱好等)来投放广告,让你很容易找到自己的核心用户。举个例子,Deep Space Fleet: Galaxy War的核心用户是18-45岁,喜欢重度和中度游戏的男性用户。

阑夕:能否具体讲一下Facebook的操作经验?

品众:我们有一个非常专业的广告优化师团队,我们经常针对广告的创意和表现进行长时间的讨论。Facebook的广告投放其实很简单,把握好几个关键指标就行:CTR(广告点击/广告浏览)、CVR(安装/广告点击)。一个好的广告,CTR应该大于1.5%,CVR应该大于15%。CTR主要由你选择的用户群和广告图片质量决定,CVR和安装包大小、应用商店里的图片文字介绍都有关系。

阑夕:手游公司能不能直接运作Facebook的推广?

品众:可以是可以,但是有几个问题要提醒大家。首先,Facebook对日广告额1.5万美金以下的广告主不提供支持,我相信没有多少公司在初期就敢每天砸出去1.5万美金,这个时候我们这种代理商的作用就很重要,能迅速帮助你获得Facebook的支持。另外,我们因为代理很多广告业务,可以告诉手游开发者他的广告每个环节在行业里面最好的广告数据,比如CVR、CTR、广告单价等,让他对广告有一个清晰的优化方向,这比自己闭门造车强的多。还有一点很重要,好的广告主要靠创意,说实话,这一点大多数手游公司都很薄弱。

阑夕:透露一下你们帮助推广的手游产品在Facebook里的ROI表现?

品众:前20万用户的单价大概是$1.3左右,主要来自于Facebook,基本上一个月多一点就可以收回广告成本。

阑夕:分享一下你们帮助推广的最成功的一款手游产品的情况和数据?

品众:我们表现最好的客户产品,是乐否互动的Deep Space Fleet: Galaxy War,这款游戏的前身是国内的一款星际题材的页游,乐否互动收购了这个研发团队,然后重新制作美术/UI/数值/计费点,整个花了1年半的时间才推向北美市场。目前游戏的1个月/3个月/6个月的LTV大概是$1.8/$3.6/$5.4,算是一款北美地区的A级产品,产品还有不少的优化空间,最近的优化版本上线后,我们还打算帮助它冲一下美国Grossing榜top 50。

阑夕:除了Facebook之外,还有其他的哪些平台应当重视?

品众:如果追求用户质量,AdMob和Chartboost都不错,AdMob的问题是单价偏贵,一般的手游产品在北美每天需要$4000才能获得1000个左右的用户,不过AdMob用户付费率和ARPU都不错,如果开发者对自己的游戏有信心,应该重视AdMob;Chartboost有2种广告投放方式,直投和交叉推广,交叉推广的效果是最好的,开发者可以找和自己受众类似的游戏通过Chartboost平台互相换量,用户质量非常优质,缺点是需要专人联络各游戏厂商。

阑夕:北美手游用户有哪些共同特征?什么样的手游品类会比较有前景?

品众:以下所说的元素主要针对重度和中度游戏。

建议题材: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魔幻、僵尸、现代战争、都市、科幻、僵尸

建议游戏类型:SLG、SLG 塔防、模拟经营、RPG。(特别提示:珍惜生命,传统卡牌游戏和动作RPG不适合北美市场)

战斗:北美玩家喜欢可操控的战斗,国内流行的自动回合制在北美很难被接受。SLG是例外,可以没有战斗,只通过邮件告知玩家战斗结果。

美术:欧美或日韩卡通风格>欧美写实风格>中国风

UI:越简洁清晰越好,尤其要注意别在主界面堆砌元素。

新手引导:不能太长,理论上不能超过5分钟。北美玩家喜欢自己去发现,当然这个前提是你的游戏有足够清晰的帮助说明。

阑夕:最后,如果现在有中国手游开发者打算出海试水,你的建议是?

品众:自己做北美之前,先把美国榜Grossing前100的中重度游戏玩一遍,然后挑选几款和你的游戏类似玩法的游戏进行深度体验(1个月以上的体验 付费),再决定要不要把自己的产品上北美;决定好以后,找一家专业的翻译公司(必须是老外翻译)做好本地化,先上加拿大或者新西兰测试游戏的数据;如果你对北美的广告市场不熟悉,可以和我们品众互动聊聊,看看我们是不是有机会帮你出一份推广方案。

星期三, 07月 30th,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百度800亿市值奇迹如何炼成

文/阑夕

如果你在2009年1月买入百度的股票并至今都没有卖出,你会发现手中的这部分证券资产翻了足有20倍,其投资回报率已经让那些看好并长期持有百度股票的投资者眉开眼笑。

同时,就在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百度的市值飙升120亿美元,可以说是凭空再造了一个360的资本体量出来,不仅创纪录的达到历史新高——接近800亿美元——而且迫使华尔街的投行几乎都在重新计算和调高对于百度的目标价,整个资本市场的建仓躁动也都溢于言表。

林军曾在他的微信公众帐号中八卦,李兴平当年将中国最大网址导航站hao123卖给百度之后,换得1190万人民币现金和4万股百度股票,他将现金全部买了腾讯的股票,而百度的股票至今仍未抛掉,现在,仅是他手中的这两支股票价值,就已超过10亿人民币。无怪乎有人感叹,真正躺着致富的途径之一,就是对中国科技概念股保持长久的信心,以及与之相配的投资额度。

尽管人们通常热衷于求索具有前瞻性的信息,但是当预测尚未落实之前,所有的方向看上去仿佛都着充足的可能性,旧时战场上的军师会教授弟子,所谓的料事如神,都不过是大量经验的逆向推演罢了,刻舟求剑固不可取,然则,若少纸上谈兵的历练,断无以微知著的洞悉。

所以,这场令人叹服的百度奇迹,确实有着回溯和梳理的价值。

1、引爆点:史上最牛的发布会

毫无疑问,百度CEO李彦宏跟着中国国家主席****出访巴西,并让中巴两国最高领导人共同开启百度葡语搜索引擎,是让百度引爆资本市场追逐的一起关键事件。事实上,如果在7月18日当天建仓百度,不需要任何杠杆,到了不到两周后的今天,也会有近20%的回报。

微博上的评论称此为“史上最强的产品发布会”的产品发布会,的确毫不为过。放眼世界各国,由一国领导人为单个企业背书的案例,几乎前所未见。三星曾经借助美国棒球明星David Ortiz掏出三星Galaxy Note 3与奥巴马合影的机会,大肆宣传这款手机成为美国总统的自拍神器,这种打擦边球的做法最终让白宫十分不悦,计划限制总统以后过于率性的举止,奥巴马也很无奈,在Twitter上说“可能再也不会有(总统)的自拍照了。”

百度的逆天,在于它没有任何投机取巧,而是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了中巴两国领袖会谈的场合当中,已经远非单薄的营销策划可以比拟。而且,在具体程序的履行上,由于****和巴西总统罗塞夫都有着更改既定议程的权力,所以即使事先充分运作,也保不齐最后被临时摘下。但是,无论是****还是罗塞夫,都没有对百度的亮相产生异议——他们也确实因为时间缘故取消了一些本在计划之内的活动——于是,从“乒乓外交”到“科技外交”,百度成为中国外交路线中的一张崭新的名片,以企业而言,公关做到这个份上,已绝他人之路。

2、助推器:激荡的国际化路线

如果只是为了配合****的出访行程而落脚巴西,百度的股价不会在新闻热度随着时间回落之后仍旧一路走高。

巴西,是Google的海外巢穴。在巴西,每个月有超过92%的用户使用Google搜索,该国也是Android平台全球第三大市场(仅次于中美),同时还拥有全球第五多的YouTube用户,就连Google早期最为鸡肋的社交网站Orkut,也深受巴西用户的喜爱——这是Google历史上相当奇葩的一个产品,它在全球所有国家的市场都遭遇了惨败,唯独在巴西一经推出便长盛不衰(直到Google宣布今年9月将要关闭它)——可以说,巴西是Google全球里的“后花园”。

而百度,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二者的全球关系,也由错位竞争转为正面对抗,挑战Google,是最能够让资本市场为之动容的故事。

大多数科技公司,甚至包括腾讯及其杀手微信在内,其国际化路线都是沿着东南亚的小国市场逐个进入,原因不外乎这几点:这些地方华人占比较高,文化也相对接近,适合以“殖民”的方式慢慢渗透。但是,低难度,往往意味着低收益,由于经济发展程度有限,这种国际化尝试往往显得吃力而又不讨好,推广预算居高不下,拿下市场分额后又看不到如中国这般的人口红利,投入产出比十分难看,只能凭借“战略布局”来自我安慰。而在除中国之外的“金砖四国”,能够选择这个阵营开展国际化的,百度是唯一一个。

3、发动机:移动端货币化顺利

7月25日,百度发布了2014财年Q2财报,移动营收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首次达到了30%(同比增长340%,环比增长52%),业绩超过了华尔街预期,在李彦宏本人看来也是表现“非常好”。

在App Annie最新公布的6月应用程序排行榜上,百度系的应用下载量(App Store + Google Play)排名全球第六位,超过了腾讯系和阿里系,这种夯实的推进能力,让百度的藏锋敛颖更具战略意义。

当大多数互联网巨头还停留在“抢占移动入口”的阶段时,百度已经完成了其变现能力的自证,这本是业界长期唱衰百度的一种说辞——即,相比腾讯和阿里,百度在移动端的布局缺乏一锤定音的明星产品——但是财务数字打破了这种论调,两个核心入口(搜索+分发)和多个零散入口(数十个用户过亿的应用),给了百度极为充裕的货币化空间,广告主也保持了它们对百度的高频投入,而且,李彦宏也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承认,百度的应用分发平台已经获得了最大的市场份额,除了广告之外,分发手游商品带来的业务贡献也不容小觑。甚至,百度都已开始尝试自行代理手游:7月28日,百度移动游戏正式宣布与东映动画、DeNA中国联合研发《灌篮高手》同名正版手游 ,并由百度移动游戏独家发行代理。

广告和游戏是互联网行业现金流最为充沛的两大市场,百度在PC时代只得其一,但是到了移动时代,它毫不隐藏二者兼得的野心。

4、增压缸:人才收购扩容想象

2013年年初,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IDL(Institute of Deep Learning),李彦宏亲自任院长一职,出马延揽扎根硅谷多年的华人专家,包括Facebook前资深科学家徐伟、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统计学教授张潼、AMD异构系统前首席软件架构师吴韧等都被百度的人才收购计划揽至麾下。其中,最为知名的一个人才,当属“Google Brain(Google大脑)”的前任负责人吴恩达,这位人工智能行业的资深科学家今年从Google“叛逃”到百度后,正在主抓同类型项目“百度大脑”,加强百度在深度学习领域的研究。

就在今年年初,百度还启动了一项“少帅计划”,面向全球招募9名30岁以下的人工智能领域青年精英,提供T9、T10的岗位级别,这意味着年薪百万元起步。

换而言之,这才是科技公司的本貌,资本经营、市场营销、垂直并购等动作,都服务于“活在当下”,而能够为科技公司“争取未来”的,始终还是会聚焦于它能否引领科技进步的方向,变革的红利,方为最大的红利。

看看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最新成果:半无人驾驶汽车(高度自动化,实时帮助驾驶员应对路况与危机)、超智能手机平台(让手机能够直接在本地处理语音、图片的识别)、疾病预测(了解所在城市的流行疾病趋势)……站在改造传统行业的这个杠杆的支点上,百度愈是广募英才,就愈是在向公众启发前所未有的想象空间。

以及……

从80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需要用多长时间,是百度接下来最大的看点。随着阿里的上市也日趋逼近,中国三大巨头同居千亿规模市值的情况,将成为追赶者难以逾越的一条鸿沟,它们各显神通的抵御了冲击和洗牌,将“三国杀”的格局成功延续下来,与美国的“神奇四侠”(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相仿,中国的“BAT”阵营也开始驶入“侵掠如火”的快车道,而这些立志于保持颠覆本色同时又穷极方法避免遭到颠覆的新兴企业,也终将吸引来自全球的无尽的财富。

星期三, 07月 30th,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百度800亿市值奇迹如何炼成

文/阑夕

如果你在2009年1月买入百度的股票并至今都没有卖出,你会发现手中的这部分证券资产翻了足有20倍,其投资回报率已经让那些看好并长期持有百度股票的投资者眉开眼笑。

同时,就在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百度的市值飙升120亿美元,可以说是凭空再造了一个360的资本体量出来,不仅创纪录的达到历史新高——接近800亿美元——而且迫使华尔街的投行几乎都在重新计算和调高对于百度的目标价,整个资本市场的建仓躁动也都溢于言表。

林军曾在他的微信公众帐号中八卦,李兴平当年将中国最大网址导航站hao123卖给百度之后,换得1190万人民币现金和4万股百度股票,他将现金全部买了腾讯的股票,而百度的股票至今仍未抛掉,现在,仅是他手中的这两支股票价值,就已超过10亿人民币。无怪乎有人感叹,真正躺着致富的途径之一,就是对中国科技概念股保持长久的信心,以及与之相配的投资额度。

尽管人们通常热衷于求索具有前瞻性的信息,但是当预测尚未落实之前,所有的方向看上去仿佛都着充足的可能性,旧时战场上的军师会教授弟子,所谓的料事如神,都不过是大量经验的逆向推演罢了,刻舟求剑固不可取,然则,若少纸上谈兵的历练,断无以微知著的洞悉。

所以,这场令人叹服的百度奇迹,确实有着回溯和梳理的价值。

1、引爆点:史上最牛的发布会

毫无疑问,百度CEO李彦宏跟着中国国家主席****出访巴西,并让中巴两国最高领导人共同开启百度葡语搜索引擎,是让百度引爆资本市场追逐的一起关键事件。事实上,如果在7月18日当天建仓百度,不需要任何杠杆,到了不到两周后的今天,也会有近20%的回报。

微博上的评论称此为“史上最强的产品发布会”的产品发布会,的确毫不为过。放眼世界各国,由一国领导人为单个企业背书的案例,几乎前所未见。三星曾经借助美国棒球明星David Ortiz掏出三星Galaxy Note 3与奥巴马合影的机会,大肆宣传这款手机成为美国总统的自拍神器,这种打擦边球的做法最终让白宫十分不悦,计划限制总统以后过于率性的举止,奥巴马也很无奈,在Twitter上说“可能再也不会有(总统)的自拍照了。”

百度的逆天,在于它没有任何投机取巧,而是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了中巴两国领袖会谈的场合当中,已经远非单薄的营销策划可以比拟。而且,在具体程序的履行上,由于****和巴西总统罗塞夫都有着更改既定议程的权力,所以即使事先充分运作,也保不齐最后被临时摘下。但是,无论是****还是罗塞夫,都没有对百度的亮相产生异议——他们也确实因为时间缘故取消了一些本在计划之内的活动——于是,从“乒乓外交”到“科技外交”,百度成为中国外交路线中的一张崭新的名片,以企业而言,公关做到这个份上,已绝他人之路。

2、助推器:激荡的国际化路线

如果只是为了配合****的出访行程而落脚巴西,百度的股价不会在新闻热度随着时间回落之后仍旧一路走高。

巴西,是Google的海外巢穴。在巴西,每个月有超过92%的用户使用Google搜索,该国也是Android平台全球第三大市场(仅次于中美),同时还拥有全球第五多的YouTube用户,就连Google早期最为鸡肋的社交网站Orkut,也深受巴西用户的喜爱——这是Google历史上相当奇葩的一个产品,它在全球所有国家的市场都遭遇了惨败,唯独在巴西一经推出便长盛不衰(直到Google宣布今年9月将要关闭它)——可以说,巴西是Google全球里的“后花园”。

而百度,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二者的全球关系,也由错位竞争转为正面对抗,挑战Google,是最能够让资本市场为之动容的故事。

大多数科技公司,甚至包括腾讯及其杀手微信在内,其国际化路线都是沿着东南亚的小国市场逐个进入,原因不外乎这几点:这些地方华人占比较高,文化也相对接近,适合以“殖民”的方式慢慢渗透。但是,低难度,往往意味着低收益,由于经济发展程度有限,这种国际化尝试往往显得吃力而又不讨好,推广预算居高不下,拿下市场分额后又看不到如中国这般的人口红利,投入产出比十分难看,只能凭借“战略布局”来自我安慰。而在除中国之外的“金砖四国”,能够选择这个阵营开展国际化的,百度是唯一一个。

3、发动机:移动端货币化顺利

7月25日,百度发布了2014财年Q2财报,移动营收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首次达到了30%(同比增长340%,环比增长52%),业绩超过了华尔街预期,在李彦宏本人看来也是表现“非常好”。

在App Annie最新公布的6月应用程序排行榜上,百度系的应用下载量(App Store + Google Play)排名全球第六位,超过了腾讯系和阿里系,这种夯实的推进能力,让百度的藏锋敛颖更具战略意义。

当大多数互联网巨头还停留在“抢占移动入口”的阶段时,百度已经完成了其变现能力的自证,这本是业界长期唱衰百度的一种说辞——即,相比腾讯和阿里,百度在移动端的布局缺乏一锤定音的明星产品——但是财务数字打破了这种论调,两个核心入口(搜索+分发)和多个零散入口(数十个用户过亿的应用),给了百度极为充裕的货币化空间,广告主也保持了它们对百度的高频投入,而且,李彦宏也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承认,百度的应用分发平台已经获得了最大的市场份额,除了广告之外,分发手游商品带来的业务贡献也不容小觑。甚至,百度都已开始尝试自行代理手游:7月28日,百度移动游戏正式宣布与东映动画、DeNA中国联合研发《灌篮高手》同名正版手游 ,并由百度移动游戏独家发行代理。

广告和游戏是互联网行业现金流最为充沛的两大市场,百度在PC时代只得其一,但是到了移动时代,它毫不隐藏二者兼得的野心。

4、增压缸:人才收购扩容想象

2013年年初,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IDL(Institute of Deep Learning),李彦宏亲自任院长一职,出马延揽扎根硅谷多年的华人专家,包括Facebook前资深科学家徐伟、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统计学教授张潼、AMD异构系统前首席软件架构师吴韧等都被百度的人才收购计划揽至麾下。其中,最为知名的一个人才,当属“Google Brain(Google大脑)”的前任负责人吴恩达,这位人工智能行业的资深科学家今年从Google“叛逃”到百度后,正在主抓同类型项目“百度大脑”,加强百度在深度学习领域的研究。

就在今年年初,百度还启动了一项“少帅计划”,面向全球招募9名30岁以下的人工智能领域青年精英,提供T9、T10的岗位级别,这意味着年薪百万元起步。

换而言之,这才是科技公司的本貌,资本经营、市场营销、垂直并购等动作,都服务于“活在当下”,而能够为科技公司“争取未来”的,始终还是会聚焦于它能否引领科技进步的方向,变革的红利,方为最大的红利。

看看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最新成果:半无人驾驶汽车(高度自动化,实时帮助驾驶员应对路况与危机)、超智能手机平台(让手机能够直接在本地处理语音、图片的识别)、疾病预测(了解所在城市的流行疾病趋势)……站在改造传统行业的这个杠杆的支点上,百度愈是广募英才,就愈是在向公众启发前所未有的想象空间。

以及……

从80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需要用多长时间,是百度接下来最大的看点。随着阿里的上市也日趋逼近,中国三大巨头同居千亿规模市值的情况,将成为追赶者难以逾越的一条鸿沟,它们各显神通的抵御了冲击和洗牌,将“三国杀”的格局成功延续下来,与美国的“神奇四侠”(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相仿,中国的“BAT”阵营也开始驶入“侵掠如火”的快车道,而这些立志于保持颠覆本色同时又穷极方法避免遭到颠覆的新兴企业,也终将吸引来自全球的无尽的财富。

我的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星期二, 07月 29th,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脸萌什么的弱爆了,来看看French Girls的玩法!

文/阑夕

作为中国市场上的又一款现象级App,脸萌走红,不仅带来了全新的产品思维和用户痛点,也帮助推动了“90后创业者”成为2014年的年度关键词。

但是,从产品的功能本质出发,脸萌与数十年前风靡大江南北的文曲星上自带的“名片头像”工具并无二致,虽说人人都爱捏脸,但是除了将肖像作品分享到朋友圈、当做社交账号的头像之外,脸萌仿佛还是欠缺了一些持久的运营技巧。

不妨,来看看海外的相似App是怎么玩的——

French Girls也是一款聚焦于肖像创作的App,不过,French Girls并不迷恋昙花一现的短暂爆发,而是彻底的将社交元素深植到App中,令其用户能够乐此不疲的反复把玩。

French Girls这个名字,来自著名的电影《泰坦尼克》,还记得那个经典的场景吗——凯特·温斯莱特裸露着丰腴的身体,陷在宽厚的沙发里,而年轻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则坐在画板后面,试图将香艳的瞬间映于纸上——而在他们之间,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Rose: Jack, I want you to 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 Wearing this……

Jack: All right.

Rose: Wearing only this……

于是,“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就成为了英文地区的一句俚语,大致意思就是“我来摆个诱人的姿势你帮我画下来”,而这种互动,正是French Girls的精髓。

当大家都忙着用各种修图软件来打造完美的自拍照时,你想不想黑一下他们?

当你在一个匿名的公共社区里分享了还算满意的自拍照后,想不想看看别人会怎么黑自己?

French Girls正是满足了这两种别有用心的需求,作为用户,你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自拍,并用系统提供的画笔工具和丰富素材来充分发挥创意,绘制一幅描述“你眼中的他/她”的肖像画,同时,你也可以上传自己的自拍照,然后等着其他用户来恶搞你的肖像。

这种强交互的社区氛围,让两类用户都玩得十分过瘾,而他们一边互动一边留下的精彩画作,也成为这款App用以吸引新用户不断加入的生动广告,如果你还没有被打动,请看下面这些作品:

怎么样,是不是能够理解French Girls让海外年轻用户趋之若鹜的原因了?

很多开发者会过度迷信经验教条,恨不能将简单极致快等口诀纹在掌心时刻行礼膜拜,并崇拜一切低龄化的成功——比如最近火到不行的神经猫——用门槛论排斥主动创作的趣味,尽可能的将用户视为白痴,替他们放弃复杂的操作,只要能够“过把瘾就死”就行。

这种考虑,固然行之有道,但是天下道路,又岂止一条?

希望French Girls能够带来一些有别于速食汤的启发。

星期二, 07月 29th,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免费?免费你妹啊!

文/阑夕

“国产软件真是够了,开个聊天弹新闻,下个BT弹新闻,查个木马弹新闻,打个输入法弹新闻,现在开个文档没敲两个字也要弹新闻,你们到底是做软件还是开报社的啊……”

这是微博上的一段吐槽,同时也是对“免费经济”的最好注解。

免费打败付费,是经过历史验证之后的互联网规律,并创造出了全新的商业生态。

若以达尔文“物竞天择”的理论来解释,那就是在大多数的竞争市场中,免费的互联网产品或服务都得到了更多用户的选择和认可,最终它们在进入零和游戏的生存大战中活了下来,“免费优于付费”的基因也得益于此而传承不息。

毫无疑问,这个结果完全产自市场主义的民主机制,但是就像民主始终只能标榜“最不坏的制度”一样,既然大家都将选票投给了免费先生,那么也就必然需要忍受免费先生的某些陋习和毛病,这是投票的责任,亦为报应。

尽管中国自古便有重农抑商的传统,但是由于租佃关系源远流长,故有民谚跨越时代的指出:“羊毛出在羊身上。”生产的一切成本,定然都会转嫁到消费成本上,如果转嫁的媒介不在价格,就一定在其他地方,决然不会凭空消失。

以本文篇首的例子而言,那些热衷于向用户推送新闻的国产软件,并无多少开报社的意向,只是因为软件的研发、推广、运营、更新等成本都需要投入资金,而用户并不愿意为这些成本买单,所以为了收支平衡——或许再多点儿利润——开发商必须通过其他途径来获得回报,而用户既然不能贡献真金白银,那么就只有让他们成为流量,间接的为其他业务——比如广告(点击)、游戏(下载)等——创造收入。

所以马云才说,免费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360依靠免费的互联网安全服务,不仅在收入数字上远胜推行付费策略的安全厂商,而且还实现了上市的目标;随着网络游戏从付费逐渐转为免费,用户规模的增长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并使整个行业的产值连续向上跳跃;网络媒体弭平了信息获取的鸿沟,造就了门户与资本的狂欢,也让大量靠着卖字为生的传统媒体走上绝路。

然而,既是免费,那么一定与稀缺无缘,按照《连线》杂志前主编ChrisAnderson在其著作《免费:商业的未来》中的说法,一种充裕必然造成另一种匮乏。当用户选择了免费的软件,他们也同时接受了自主权利的匮乏,坐视个人电脑沦为免费软件相互提示对方不兼容的桌面战场;当用户选择了免费的游戏,他们也同时接受了纯粹乐趣的匮乏,让“不充值就玩不下去”的游戏设计成为主流;当用户选择了免费的内容,他们也同时接受了信息品质的匮乏,并致使信息过载始终困扰自身,疲于付出大量时间甄别和筛选信息。

我更愿意将免费经济的大获全胜,归咎于“非理性的繁荣”,用户在选择免费的时候,并非没有意识到这项选择将更加昂贵,但是非理性的因素——比如对于眼前和长远的简单衡量——会让他们宁可忍受糟糕的体验而不愿付费支持一个更好的生态。经济学家通常认为,人们从非理性到理性的进化,取决于他们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只有真正懂得自身价值的用户,才会拒绝为免费支付昂贵的代价。

就像iPod推出时,乔布斯如此对媒体描述付费音乐的好处:“iTune里的每一首正版歌曲都只要99美分,而且下载时间只需要1分钟,而你从Kazaa(一款盗版音乐共享软件)下载一首歌曲要15分钟,为了省掉4美元而花费整整1小时,你赚得比最低的时薪还要低。”

我的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星期五, 07月 25th,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球迷的世界杯,网媒的世界杯

文/阑夕

当德意志铁血男儿的纵情拥抱与潘帕斯小个球王的落寞背影相互叠加到同一个镜头里,这场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竞技盛典终于宣告它将落下帷幕。

CCTV-5曾经的经典节目《足球之夜》有一句历史文案我很喜欢——“球迷每周的节日”——但是任何节日到了世界杯跟前,都会黯然失色,从每周一次到夜夜笙歌,这种转变着实对球迷们身体经受到了考验。

注意力的空前集中,也让网媒为之疯狂,尽管托马斯?弗里德曼早已断言“世界是平的”,然而建立于信息不对称纸上的买卖仍然经久不衰,虽然媒体变革风起云涌,有关媒体本身,却始终屹立刚需之巅。文化返祖时而令现代社会发生阵痛,人们歌唱老庄的超脱,怨恨尘世的污浊,但是且不论“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国寡民倘若真的到来究竟是会收获拥抱入怀还是避之不及,我们看到智能手机的井喷浪潮席卷一切目光可及之处,产业巨头高亢传颂“连接一切”,信徒众生异口同声“掉线可耻”。

我们坐在咖啡店里,用着Wifi网络,给特意申明“本店没有Wifi、请放下手机交谈”的咖啡店点赞,自我感动。

所以,甚至都不需要强调世界杯会给网媒带来多少新增的广告订单,仅仅是从流量合拢怀山襄的效应来看,2014年的这届巴西世界杯,也是网媒在转往复合型的道路上所亲历的一场遭遇战,它们升起的信息云,是对云中居民的最大飨宴。

正是因为如此万众瞩目,被举起的大力神杯才更具含金量。

中国低头族 vs 全球乐活族

世界杯,世界卑。

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或者说与领先国家的市场差距,远超PC互联网。也就是说,如果抛开美国不谈,中国的移动产业足以让世界感到自卑,当欧洲的地铁上仍然捧着纸质书的乘客阅读入神,这个亚洲最大的国家,已经不乏将生活和工作搬到手机上进行的呼声,为了适应碎片化的网络,他们选择主动将时间也切成碎片,并用达尔文的理论安慰自己:拒绝顺从趋势,必将遭到淘汰。

所以,即使世界杯作为一档全球化的体育赛事,它对互联网活跃及商业价值的激发,哪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不如中国受益之多。仿佛一场集体癔症,所有的人都对足球运动如数家珍,尽管他们可能已经第十三次搜索“越位是什么意思”。根据缔元信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某些重点比赛的关注人群中,伪球迷占据到了八成之多,显然,这是焦虑的社会与激进的媒体共同磨合出来的结果。

但是,由于经济水准远未使中产阶级占据主流,大多数背负养家糊口责任的年轻人并无资格充分体验世界杯的乐趣——这个乐趣在很多GDP增速没有如此奇迹的国家,可能是充满弹性的休假、呼朋唤友的观赛、连续数月的泡吧等践行方式——仅是决赛当日,中国部分互联网公司施舍员工半天假日福利,就已收获热泪盈眶的感恩戴德,对于更普遍的人群而言,熬夜看球实为奢侈之举,无力承担顾此失彼的后果。

所以,不难理解为何掌上新闻成为他们力求不与世界脱节的救命稻草,在城市中擦肩而过却无目光交错的低头族们,就像电影《蝴蝶效应》里不断重置并同步自己时间的艾什顿·库奇,不断加载网媒的信息推送之后,他们恐怕在一些奇闻趣事上比很多专业球迷都要博闻强识——比如厄齐尔突然有了“小媳妇”的绰号、J·罗德里格斯是不世出的天才、施魏因斯泰格是一个懂得安慰落败对手的温柔男人——这就是典型的中国球迷,他们在事后通过一种别样的方式弥补了自己所遗落的现场感。

个性化阅读 vs 集中化阅读

世界杯,世界悖。

无论是在硅谷还是北京,主张千人千面的个性化阅读都被认为是大势所趋,在新闻产业上重谈工业化的集中供应,无疑会被当成笑柄,君不见今日头条和Flipboard有如鲲鹏展翅,大有横扫残旧势力的豪迈。

不过,在以世界杯为主战场的对抗中,个性化阅读几乎都还没有开始做出像样的防守动作,就用毫无作为的表现宣告不战而降,就在对面,大获全胜且赚得盆满钵满的,正是它们誓言颠覆的遗老遗少:以各大新闻客户端为代表的集中化阅读。

个性谈得太多,有时让人忘了共性。

用《连线》前任主编克里斯·安德森的悖论哲学来说,一种形式的充裕必然带来另一种形式的稀缺。网媒造就了前所未有的信息充裕时代,也让“少即是多”的精准匹配成为稀缺,但是信息一旦走进私人订制的场景,就注定促成分众阅读,而在聚焦性的事件发生时,分众阅读的代价就是丧失从众权利——经历世界杯时,用户需要的不是最符合自己口味的信息,而是最多人看到(这意味着公共话题的形成)的信息——也就是说,高度统一的、海量深入的、树状结构的信息,才是加强用户留存的竞争力,而这正是个性化阅读供应不了的稀缺。

所以我们也看到,专题这种落后的信息呈现方式,在世界杯期间突然成为各大门户的摇钱树。

至于个性化阅读,世界杯真没它们什么事儿。

腾讯吞山河 vs 门户精尖专

世界杯,世界碑。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盖棺定论,通常的做法是,请来德高望重的乡绅,写下一段近乎十全十美的溢美之词,铭刻在碑碣上,是为定论。

应该是从2006年德国世界杯开始,中国的各家新闻门户相继有了引用第三方机构的统计报告来证明自己在世界杯报道上的市场地位的习惯,但是因为统计样本的差异,加上各家都选择性的使用有利于自己的数据,导致排名撞车的情况屡见不鲜:你是第一,我是第一,他也是第一,不仅故事趋于雷同,而且也使整个诉求都变得滑稽起来。

世界杯结束后,我也收到多份来自第三方的统计报告,与往年一样,每份报告都显示出比较明显的倾向性,站在兼听则明的角度,我来谈谈综合了全部报告之后——包括相互矛盾的数字——能够识别出来的一些风向。

1、腾讯系全能独大

在互联网产品中,新闻产品的技术含量最低,比拼的无非是人力水平和发行渠道,合起来说,就是资源。

作为中国互联网行业里的三大土豪之一,腾讯在媒体产业目上赶了一个晚集,品牌基础是弱项,所以它的路数从一开始就是奔着九项全能去的,承载门户业务的,不光是网站、新闻客户端、视频、微信、QQ、微视、甚至浏览器都独立运营着世界杯专项,在集团军的作战体系下,腾讯在统计报告里的加权得分是最高的,也只有腾讯,有能耐将流量与用户完整的从左手导给右手,整合数十个产品服务于一个项目。

新闻客户端称得上是一个亮点,国内咨询机构易观国际及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的报告显示,虽仅领先网易不到1%个点,但与其他同类产品已拉开10%以上的差距,在认知度、美誉度、忠诚度等七个统计样本中也同样位列第一。

2、众门户单点突破

世界杯的经济效益空前巨大,远远超出了一家网媒就能垄断的范畴,腾讯系尽管以均衡称雄,但是仍留下了不少空隙,足以拉开前插发力的空档。

新浪的微博(与央视的捆绑曝光)、搜狐的自媒体(张朝阳的战略级重视)、网易的轻游戏(被玩疯的“球星卡”)、凤凰的视频(专业化的品牌识别度),这四大门户都在各自擅长的专科领域获得了颇受好评的用户投票,理论上讲,这些立足于单点的成功案例,其实都是可以复制的经验。

3、新闻+视频双端渐成门户标配

世界杯期间,移动新闻客户端和移动视频客户端在人均单次使用时长最多的指标上几乎相差无几,二者之间的相互引流亦是拉长用户驻留时间的技巧。

在五大门户当中,除了网易之外——网易很奇怪,至今为止都没有推出基于网易视频的移动App(只有网易公开课)——其余四大门户都将新闻和视频作为移动媒体的左辅右弼,当新闻容易产生审美疲劳时,视频就成了潜力极大的变量。艾瑞有一个宏观数据显示,86.1%的网络用户都会倾向于选择网络视频接受世界杯信息,加上视频产品独有的专注场景,网媒在移动端的商业化变现可能更多都系于视频内容的表现。这里还是不能免俗的要谈下腾讯在视频领域取得的成绩。易观和清研的数据显示,腾讯视频网站和移动客户端的渗透率都接近50%,整个世界杯期间视频播放量16个亿,基本上可以说是其他门户应当学习的对象。

最后,可以确定的是,虽然每隔四年这些网媒就要来树一次世界碑,但是竞争不息、战斗不止,真想看到这片碑林中出现服软的迹象,恐怕不亚于天方夜谭。而且,评出来的第一,价值其实不如时间检验后的第一,比如虽然世界球迷们刚刚目睹德国捧杯、阿根廷惜败、荷兰入魔、巴西折翼,但是到头来,这些国家的当红球星和球迷们的关注,都会回到连小组赛都没有出现的意大利和英格兰,去助涨意甲与英超的势能。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软实力。

我的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星期四, 07月 24th,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优等生小米的大学毕业典礼

文/阑夕

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小米年度发布会,雷军晒出一张七人创始团队的“大学宿舍合影”,伴随着“青春”、“梦想”等屡屡出现的历史关键词,这个被业内称为超豪华阵容、成员皆有名企背景的明星团队,似乎特别享受“老男孩”式的光环,一边昭示历经沧桑后的成熟,一边包装人老心不老的传说。

雷军带着浓郁仙桃口音的普通话在整场发布会上数次引起台下窃笑,但是有一句话,他咬得格外字正腔圆:“米4,是小米创业四年的代表作。”而四年这个尺度,正是大学生从入学到毕业的时长。

于是,这场毕业典礼,在媒体圈里受到盛赞,小米的人海战术,将这次并不轻松的活动执行得相当到位,在夹杂了媒体人、供应商、粉丝用户、投资者等诸多宾客的接待中,流程清晰,秩序井然,物料设计亦多可圈可点之处。看得出来,雷军想要体面的向公众证明,他和小米的成功并非偶然,一切荣耀都源自其恪守的专业主义。

而在长达近三个小时的独角戏上,雷军的表现还算差强人意(注意不要误读),其中,有几处可以见微知著的细节,值得略作书写。

1、不吝自黑的雷军

小米的发布会——尤其是在面对情绪高涨的“米粉”时——往往都会显得特别“卖场化”,雷军在台上使劲吆喝,“米粉”在台下山呼海啸,这是很多旁观者对小米最为诟病的地方之一,好端端的商业会场,总使人产生身处传销现场的错觉。

今天下午的开场,台下不知何处莫名传出连续两声“政教合一”的呼喊,雷军神色自若,紧接着开始屡屡自黑——他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担心影响小米的品牌形象,还开玩笑说要不要请郭德纲来给发布会增添相声色彩,他说无论自己说什么,微博上老是有人黑他,所以他干脆豁出去了,“让你们随便黑”,他说奥氏体304不锈钢被人嘲笑是很多普通厨房用具的材料,这个说法没错,但是小米之所以强调“一块钢板的艺术之旅”,就是因为“艺术本来就在那里,我们只是去掉了多余的290克”,他说塑料材质无论如何都无法达到他的手感要求——也就是说,前三代小米手机都被他自己给黑了——所以作为毕业设计,小米手机4开始采用全新的工艺。

自黑的生存土壤,是自信,这种看似无奈、实则倨傲的表现,潜台词其实是:“主不在乎”,所谓的负面信息,已经造成不了多少伤害,所有的从容,都是建立在成功的基础上。情感专家时常教育读者,当你们不再因为担心对方看到自己乱蓬蓬的头发、不修边幅的仪容、甚至是刚刚上完厕所提起裤子的尴尬姿态,就说明你们对这份感情已然高枕无忧。

王云辉在微信朋友圈里说的:“做成了再说梦想,是给神座镀金,失败了还说梦想,是壮志未酬的情怀。说完梦想而且实现了,是霸气侧漏,说完梦想却实现不了,是扯淡忽悠。”给这段话点赞。

2、无法摆脱的毛氏企业家风骨

MIUI联合用户以及合作伙伴,正在大力推行电话号码标记识别计划,立志于让一切非私人的陌生来电无处遁形。

这应该算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好事,也是贴合中国国情的防范措施,但是雷军显然有些过于入戏,说到要与“千万用户合力打击电话诈骗”时,雷军难以遏制激亢的情绪,接连引用毛泽东语录,“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要让他们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去”。

雷军只是中国中生代企业家的一个缩影,与上一代相比(他们善于用《毛泽东语录》、《孙子兵法》来解释一切现代商业规则),这一代企业家通常在意识形态上更加正常和健康,没有那种对世界列强天然抱有的咬牙切齿的恨意,以及自我标榜背负民族崛起的雄壮理念。但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尽管他们的事业受益于改革开放,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将毛泽东的理论生搬硬套到自己的成功经验中,用那些有着强烈时代痕迹的豪言壮语来感染公众,哪怕颇为滑稽的是,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业基础,正是建立在有着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血液的互联网之上。

事实证明,有些思想烙印,一辈子也洗不掉。

3、那块钢板的旅程,看不到艺术

我必须承认,我很赞赏小米对于“钢板旅程”的概念包装,就如雷军所言,巧夺天工的,并不一定取决于材质,而是在于它的用途,璞玉可能被庸碌之徒拿来垫桌脚,顽石也有机会被雕琢出绝世的风采。

但是关于这块奥氏体304不锈钢如何渐进演变成为精致的小米手机4机体框架,雷军近一个小时的详细讲解并未证明他在社交网络上预热了近半个月的“艺术之旅”,反而更像是一场用于宣传富士康数控机械工业的资料片,造成令人昏昏欲睡的效果。

虽说乐百氏当年“27层净化”的电视广告堪称神来之笔,但是过于迷恋过程——甚至不厌其烦的向公众解释每一道工序的原理、意义和专业术语——其实会让结果的惊艳程度大打折扣。我差点将雷军当成知乎上的跑题达人,动辄煞费苦心的将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引申成为横贯天文地理历史哲学的鸿篇巨著,满身上下都用荧光笔写着“我这么牛逼你造吗你造吗”,对不起,我真对此毫无兴趣,鸡蛋好吃就行,我不想知道那只母鸡是一位多么伟大的母亲。

而且,既然宣称是“艺术之旅”,那么理应渲染艺术的核心组成,即情景和意境——魅族就是这么做的,“侘寂美学”虽然牵强,但是至少形式上走对了——而小米用拆解工业生产的一张张幻灯片,生生褪去了艺术的全部魅力,我要看的是梵高,你给我看的是乐高。

魔术师一旦公布了自己的技巧,他的一切演出都会变得做作而平庸无奇。

4、产品的组合拳终于击到痛点

罗永浩曾经鄙夷中国手机生产商的跟风,称他们不够专注,都在争抢移动互联网的所谓入口,而丧失了本分打磨产品的工匠精神。而今,锤子手机深陷“质量门”、“产能门”、“退货门”等刀刀见血的危机,曾经高喊“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罗永浩也不得不频繁现身向用户解释缘由,此时,雷军秀出它的产业集群阵容和铁人三项策略,才显得分外得意:做手机就如吃包子,尽管确实是吃到第十个才饱的,但是前面九个包子,缺一不可。认真,弥补不了资源配置的差距。

小米手机4是一款成熟的产品,这个成熟,指的是整个产业环境,通过从0到4000万的年度销量增长,小米已经完全支配了其供应链,所以小米手机4在保持了性能优势的同时,发货计划也是史上最完备的。而且,虽说工艺炼就的过程如上面所言被雷军描述得十分无趣,但是就手机的整体视觉表现,称得上是耳目一新,小米打着发烧的王牌卖了四年,终于开始着手改善它的审美情趣,这张答卷令人满意。

“One More Thing”的致敬,亦达到了轰动性的效果。售价79元的小米手环,基本上让其他所有智能手环的生产商都感到了泰山压顶。这是现代营销中十分常见的包抄战略,用将成功业务的利润拿出来补贴,得到一个颠覆市场的定价,直接憋死以智能手环为核心业务(多为资金储备有限的创业公司)的企业,若是跟进,就会亏损到弹尽粮绝,若是不跟进,就会眼睁睁的目睹份额流失。

将智能手环作为ID识别的介质,亦是绝妙的创意,不仅应用场景繁多,而且隐隐有着智能终端管理的权限潜力。小米手环和小米手机之间的交互,比如雷军演示的“越过锁屏密码”,是十分高明的逻辑。密码(包括验证码)在计算机学术界一直是一个充满悖论的设计,其本意是用于建立授权机制防范他人,却将最多的成本扔给了主人,致使后者将大量的时间用于输入密码上。乔布斯有过一个典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他要求为麦金塔电脑开发操作系统的工程师拉里·凯尼恩设法将系统启动时间缩短至少10秒,在解释“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时,乔布斯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如果麦金塔电脑卖出500万台,而每天每台机器开机多花费10秒钟,那加起来每年就要浪费大约3亿分钟,而3亿分钟至少相当于100个人的寿命,缩短系统启动时间,就是救人的生命。”根据《乔布斯传》的记录,拉里·凯尼恩感到震惊,并燃起斗志真的将Mac OS的启动时间大大缩短。尽管抛开演绎成分,我更愿意相信拉里·凯尼恩是在内心中经历了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之后为了不被乔布斯开除而尽力完成了他的工作,但是这种对产品的极致追求,确实是科技行业最为质朴也是最具价值的驱动力。

总的来说,小米手机4和小米手环的亮相,是“小米生态”的又一次前进,这种坚实的扩张表现,其效力大大高于将“我是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印在产品外壳上。最应该对小米感到警惕的,是腾讯,这两家企业有着同样的“连接一切”的野心,未来三年之内,双方的标准之战必将打响。

最后……

少时曾读《曾国藩传》,惊诧于他一介农家子弟,且资质平平,却终能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再造“中兴”的不世伟业,将其视作励志传奇。后来转读《曾国藩家书》,发现他平淡教育子女,称“天下事无所为而成者极少,有所贪有所利者居其半,有所激有所逼而成者居其半。古来成大事者,半是天缘凑泊,半是勉强迁就。”直到此时,方知年少浅薄,进了由果推因的误局。

所以,与其翻来覆去的在小米的历史堆中掘地三尺、试图寻找成功通行于世的不二法门,不如承认小米就是一家找对了大方向然后从未停顿碎步前行的普通公司,加上它比同行犯下了更少的错误,终致跬步千里。

未来,雷军依旧会是一个争议巨大的企业家,不过,他可以越来越不在乎围绕自己的非议,成王败寇,只有败者,才需要为自己辩解。你(包括我)可以不认同这样,但是事情就是这样。

我的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星期三, 07月 23rd,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教育行业的互联网焦虑症

文/阑夕

2007年,前新东方名师刘一男在新东方在线(网校)上的全年课程收入是三千元,四年之后的2011年,这个数字飙升到了四十万,已经和刘一男当年实体班授课的收入旗鼓相当。

随着互联网发展阶段、支付环境和用户规模的成熟,非义务教育的线上市场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根据艾瑞咨询的预测,到了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人民币,这是当下最能刺激教育行业爆发的一剂鸡血。

其中,数股势力的相互挤压,颇为壮观:

一股势力,是背靠资本、无视边界的互联网企业,有流量(没有也可以知道怎么买),懂玩法(不懂也可以豪掷期权现组资深团队),为了保持业绩增长,四处寻找能够把猪吹上天的风口,当发现在线教育潜力巨大而又江山未定——至少,在市场上缺少绝对性的垄断巨头——之后,将业务模式横向扩充,以土豪的玩法来奠定份额。雷军为YY设立的“10亿元投资计划”、SmartStudy高价挖空新东方的明星教师资源,都是这股势力的标准作风。

另二股势力,是根结盘据但又急欲转型的传统教育企业,场地和师资的持续投入和生源的流失压力,使它们深陷业务紧缩之苦,而将生产资料转移到边际成本更低的互联网,增加重复利用率,同时也是试图攀附互联网思维、重新梳理产业结构的表现。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包括文都教育、学而思等教育品牌,都在大力推广网校平台,花了重金从搜索引擎、门户大站批发流量。

在各施所长的竞争中,因为偏科而导致的认知局限比比皆是,比如李学凌在谈及YY教育时称“教育又不是按摩,不需要做线下”,也有急功近利的企业,将线下课程做了简单的数字化处理,搬到网上就坐等学费入账。这些赌徒或懒汉心理,或多或少都反映出一种焦虑,而这种焦虑,又大多源自从业者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过度思考、孤注一掷、偏信则暗、迷信捷径,一直都是焦虑症的病源,在线教育行业这两大核心势力也堪称两场实验,无人敢有十足把握,就像盲人摸象的剧情,谁都知道答案不够完整,但是又来不及去逐一试错、接近上帝视角。

所以尼采才说,“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而诞生最晚的第三股势力,走的是整合路线,并不讲究出身,也不对学生群体做出强制划分——如线上的归线上,线下的归线下,分开销售——而是将需求串联起来,实体课堂做品质体验,网络工具做跟踪服务,从个性化的教学入手,来完成O2O的交叉。这股势力的代表,是学大教育,它将不受课堂限制的互联网视为家庭辅导的延续,并尝试说服用户为这种量身定制的场景付费。

学大教育CEO金鑫的观点是,线下的课堂服务,是帮助学生弄清楚自己问题的——因为如果一开始就从线上接入,学生通常不能准确辨别和传达自己欠缺的知识,只有在具体接触并互动演练之后,老师才能够对其做出判断——有了这个前提,才有线上工具的持续管理,把在线教育做成可以贴身的产品。

这种双腿走路的平稳选择,似乎是距离初心更近的路径。若将教育进行解构,无非是对教师与学生做出最匹配双方需求的连接,因材施教的分配与跟进最为重要。学大教育对线下学生发放“e学大”网络应用,让老师在课后也可以介入学生的管理和辅导,用数据分析能力来补充课堂宣讲时可能不足的一对一模块;同时,因为“e学大”的终端覆盖优势,学大教育又能对用户进行遴选,提供更有价值的课程推荐。就在这个暑假,学大教育推出个性化小组课,将“e学大”用到个性化小组课(3-6人班)的使用中,不仅实现了以学生(和家长)为中心的订制教育模式,还将原本一对一的市场扩大了3倍以上。

与其预测未来,不如紧跟当下,对于借助互联网改造教育这一古老而又沉重的行业,任何变量都可能演化出截然不同的结果。当美国大学正在兴起“50年内消失一半”的风向时,中国国家财政的教育支出却仍旧低于全球平均水平,这种地域上的差别仍然会让互联网带来的教育平权运 动产生橘枳之异。

比如,曾多次成功预言未来科技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创始人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甚至还抛出惊世骇俗的预测:未来三十年内,任何知识都可以被压缩到物理药丸中,人类只要服下,就能让知识通过血液被运送大脑中储存信息的不同区域,转瞬就能习得一门外语或者一部莎士比亚全集。但是,中国知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却写过一部题为《乡村教师》的中篇小说,大加歌颂那些守在偏远乡村的教师,并让他们承担的责任升华为“在两代生命体之间传承知识”,也只有教师的临绝地而不衰,才能在阴差阳错中保留地球的文明火种。

个中滋味,不妨慢慢体会。

星期二, 07月 22nd,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被玩坏的微信营销

文/阑夕

近日,腾讯微信团队再次发布公告,称微信朋友圈是“由熟人关系链构成的小众、私密的圈子,它不是营销平台”,这不是微信第一次对自己做出明确的定义,恰好就在大约一年前,时任微信产品总监的曾鸣在腾讯官方举办的一场沙龙上表态,说“微信不是一个纯粹的营销工具”,颇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味道。

去年,微信排斥营销,主要是针对突如其来的微信公众帐号热潮,为了抢夺红利期的粉丝资源,大量原本在微博上经营大号的用户蜂拥而至,把玩法也一并复制了过来,迅速导致内容贬值,微信团队迫不得已,公开喊话劝人冷静。

到了今年,微信再度排斥营销,枪口则是对准了愈演愈烈的朋友圈营销。

所谓的朋友圈营销,指的是某些希望借由微信掘金的个人或团体,通过在微信帐号中大量添加好友,从而急剧扩容社交网络,一旦时机成熟——比如好友数量超过五千甚至一万——就在朋友圈中发布各类商业信息,继而从成交中获取收益,根据统计,微信用户对于代购党的深恶痛绝,甚至超过了朋友圈中人人喊打的养生党和鸡汤党,足见朋友圈营销对用户体验的伤害,而这也是腾讯微信团队的底线。

朋友圈营销之所以大行其道,其实也逆向证明了朋友圈的价值,营销的准则是因人而动,用户在哪儿,营销就做到哪儿,这是基础,当微信占据大部分智能手机的高频入口时,其含金量也就不言而喻了。

更加重要的是,微信朋友圈在Feed结构上虽与微博相仿,但用户诉求明显不同,微博偏重于媒体属性,所以信息生产数量巨大,流速也极快,若是在话题上有引爆性,传播面积会很可观,但如果仅仅是从粉丝量来衡量传播抵达率,就不那么靠谱了,毕竟,一个有着1万粉丝的微博帐号(排除僵尸粉的情况),其发布的消息仅从理论上可以出现在那1万名粉丝的首页,实际情况可能是在发布这条消息时只有500人恰好在线能够看到,等到剩下的用户访问微博,这条消息可能已经被刷到第2页甚至更后,而他们也没有机会翻阅到那里去。

朋友圈则不同,信息流速远比微博缓慢,这意味着信息发布之后的停留时间更长,而倾向于私密社交的产品属性,也让朋友圈少了许多话痨,商业信息亦因此而少了许多干扰和竞争。一个一万好友左右的微信帐号,在朋友圈里发布一款商品的淘宝链接,通常可以获得1%-3%的点击,而在电商行业,若是通过广告等推广方式,获得一次点击的平均成本大约是1元钱左右,也就是说,这类营销账号每在朋友圈里发布一条商业信息,就相当于实现了以往需要付出100元到300元的营销成本,无论怎么算都稳赚不赔,至于骚扰、欺诈、生态等因素,则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内。

如果只是正经的商品宣传,可能还不至于惊动腾讯官方大动干戈。问题在于,处于对利润的追求,朋友圈营销大多都靠销售高毛利的假货为生,央视等媒体也屡屡曝光微信朋友圈沦为假货重灾区的新闻,这让刚刚以事业群的身份从腾讯内部独立出来的微信,感到压力巨大,不仅开始限制为新帐号添加好友的数量——逻辑是大多数正常用户都不会有超过5000名好友的社交关系——希望从传播基数上进行营销效果的遏制,而且还强化了用户举报渠道,誓要让那些营销者在耗时耗力、辛辛苦苦的积累好友之后,尝到“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滋味。

当然,用户也在觉醒,大家渐渐明白,朋友圈应如其名,是朋友彼此相处的空间,如果有人自恃朋友身份要将这个空间污染成集市,那么理应拒绝承认这个朋友、并将他拉入他应当在的地方:黑名单。

* 搜索添加我的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星期一, 07月 21st,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后端游时代的进击之道

文/阑夕

把时间回拨到一年前,我在一篇题为《端游的末日与涅槃》的文章中说:“端游巨头们看似迥异的经营策略,有着隐约的共同点,即——端游产品不再充当变现步骤的终点,整体重心都往前移,越过用户“找游戏”的环节而是介入到整个行业‘找题材’的阶段,用所谓的‘大作’来做足存量,使市场呈现少而精的局面,把分散的玩家收回来贡献集中经济。”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基本上没有多少误差,增长放缓的退潮洗掉了一批心存侥幸的裸泳者,在剩者为王的当口,行业中新生端游的数量规模进入萎缩时期,但是受益于尚未结束的人口红利以及经济红利,端游市场的总体产值仍然有着不大但稳定的涨幅,也就是说,均摊到单款端游上的产值更为可观了——哪怕是和以前那个“最好的时代”相比。

简而言之,这是端游和手游两大市场相互摩擦与竞合之后的结果,手游的复合增长使其回报周期极为高效,拉动端游企业相继转型(至少也有业务转移),催生手游市场急剧由蓝转红,而端游市场的密度逐渐得到释放,反而得到从红海回归蓝海的最后一道曙光。

以占据整个端游行业半壁江山的腾讯为例,其旗下各大工作室都进入“双核”状态,对端游实施精品化路线,对内提高了立项门槛,对外放缓了上线频率,同时抽调人手抢滩手游,以量攻占各大渠道的排行榜。2011年《英雄联盟》、2012年《斗战神》、2013年《剑灵》、2014年《天涯明月刀》……腾讯几乎以一年一款重磅旗舰端游的速度,来维持其领先地位,这是战略进取而战术保守的做法——战略上,由于微信、应用宝等产品承载着腾讯集团移动化的目标,不仅在业绩上需要向资本市场上交答卷(连百度也开始在财报发布后着重强调来自移动营收的占比),而且也受忧患意识影响试图提前配种一头未来的现金牛,所以在战术上,端游给手游让路的情况逐渐明朗,加上端游产品线已经足够丰富,腾讯近年以来的进攻性有所弱化——这是端游市场的剩余玩家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的一个信号。

而当雄狮打盹时,其他的掠食动物就有了机会。

其中最为激进的,是畅游,这个原本专注于耕耘金庸系IP、发迹于自研端游的行业老三——市场份额排在腾讯、网易之后——突然以挥霍现金储备的决断,前往韩国大肆扫货,包揽了未来5年总计几十款端游大作的代理权,直接从供应链层面断掉了竞争对手的参赛资格。主导这场豪赌的,是今年刚刚胜任畅游游戏事业群总裁的王一,按他自陈的标准,但凡韩国开发成本在3000万美金以上的S级端游大作——如《灵魂回响》、《神佑》、《炽焰帝国2》、《魔剑英雄》等——畅游通通都要拿下,由于韩国的游戏开发商也因资本热度的转移而将人力向手游转移,所以这批被畅游拿下的作品,也可能是韩国最后一批有征战全球实力的端游。

按照计划,畅游的端游上线数量,在同样的时间单位下,约为腾讯、网易的总和,以畅游的体量,吃下如此饱满的饕餮,既是自我挑战,也是迫于无奈。

所谓畅游是在自我挑战,指的是它颇有赶在海外端游断档的末期去透支端游用户的果敢和预期。在电子游戏这个宏观的品类下,素有一条鄙视链:电视主机游戏玩家→单机游戏玩家→端游玩家→页游/手游玩家,同时,这条鄙视链也有着规律可循,比如玩家年龄依次减小,比如用户规模依次增多,最核心的是,从鄙视链的上游到鄙视链的下游,都遵循着主流到非主流的渐变,越靠近上游,就越远离主流人群,也就越难保持商业上的增长。端游用户的留存,很大程度上是受市场教育获得的路径依赖,在这批人的付费经济还没有结束前,畅游就有充足的活动余地,签下超量端游并与已经分心的腾讯、网易打车轮战,只要抓住获胜机会,凭借市场份额的转移就能弥补增长空间的不足。而且从整体上来看,端游的业务模式和吸金能力仍然有着强劲的动力——游戏行业的利润率贡献超过80%——至少有着五年的时间可以进行最后的狂欢。

而之所以说畅游迫于无奈,是因为中国端游产品的自研能力始终薄弱,加上手游的冲击导致的人才流失,除非借助优秀的IP,否则真正能够达到精品级别的国货,实在有限。受此局限,畅游再来增加研发能力投向即将到顶的端游领域已属资源浪费,转而寻求韩国成熟端游、自造原创IP,正是畅游的不得已之举。从积极的角度而言,随着多屏合一的硬件趋势逐渐成真,游戏融合在未来可能会成为新的业态,就像用户在云端同步个人文档一样,游戏玩家在不同的设备之间——电脑、电视、手机、平板等——体验并延续同一款游戏,如今看来并非科幻式的空想。

相比之下,与畅游同属端游第二阵营的网易和盛大,都没有如此兵行险招,网易一款名为《天谕》的战略级端游已经明确了它“最后一搏”的定义,丁磊目前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手游上,并效仿腾讯将移动App赋予渠道属性。盛大游戏CEO张向东也对媒体表态,称要用三年左右的时间让手游收入占比过半,除了已经签下的代理产品,盛大也停掉了多数新的端游投产计划,一切都朝风向标腾讯看齐。

很多怀旧的游戏玩家可能对于环境变迁心绪复杂,随着年龄增长,他们一直在告别很多曾经的旧玩具,并不断适应花样百出的新玩具,就像看着史泰龙、施瓦辛格等硬汉电影长大的影迷,无法接受当下那些比女人还要妩媚的流行男星,习惯了键鼠操作、拼手速决生死的端游玩家,对用手指在一块玻璃瓶上划来划去的游戏形式,大概也很难发自肺腑的认可。

站在能够感知到这种情感的立场,我对畅游的孤注一掷充满欣赏,希望这席最后的晚餐,能够让双方都不失所望。

星期四, 07月 17th, 2014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