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11月, 2009

在夹缝中开花的海盗湾

文/阑夕

今年4月,尽管海盗湾(全球最大的BT资源下载网站)的四名创始人都被法庭正式宣判有罪,但是海盗湾的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仍然拒绝与起诉方合作执行关闭海盗湾的要求,表示“反对任何与自由和开放互联网原则相违背的决定”。

#事件链接#

但是在今年11月,海盗湾在其官方博客上宣布:永久关闭Tracker服务器。

阮一峰的博客上,列出了海盗湾事件的进程简表,现分享如下:

事情可以溯源到2008年1月31日,瑞典检察官对“海盗湾”提起公诉,起诉该网站违反版权法。根据检察官的记录,控告海盗湾的案件已经达到了34起,其中涉及音乐行业的21起、电影行业9起、游戏行业4起。

形势在2009年出现了急剧发展。

  • 2009年2月16日,瑞典法庭开庭审判此案,庭审持续了9天,到3月3日结束。
  • 4月17日,四个主要负责人被判有罪,入狱一年,支付罚金360万美元。四人随后提起上诉,目前此案仍在上诉中。
  • 5月13日,几家唱片公司对海盗湾提出追加起诉,并连带起诉了海盗湾的网络接入商Black Internet。
  • 6月30日,瑞典广告娱乐公司GGF宣布与海盗湾达成协议,将以8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后者。
  • 7月30日,美国一些主要的电影公司(包括Disney、Universal、Time Warner、Columbia、Sony、NBC和Paramount),加入起诉海盗湾的行列。
  • 8月21日,法庭宣判Black Internet必须立即停止为海盗湾提供网络接入,否则将面临6万美元罚款。
  • 8月24日,海盗湾下线。但是,24小时之内,海盗湾更换了服务商,又重新上线。
  • 9月9日,瑞典证券交易所以“严重违规”为由勒令GGF退市,GGF面临破产压力,导致收购海盗湾协议流产。
  • 10月5日,由于反盗版组织的压力,海盗湾的新网络接入商NForce切断网线,海盗湾再次下线。
  • 10月6日,海盗湾将服务器搬入荷兰,在一个建在废弃的北约军事基地中的机房重新上线。
  • 11月17日,海盗湾宣布永久性关闭所有Tracker服务器,此时距离它成立刚好满六年。

对于永久关闭Tracker服务器这一选择,海盗湾的解释是:

TPB has decided that there is no need to run a tracker anymore, so it will remain down! It’s the end of an era.
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再维护Tracker服务器了,它不会再上线了!它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从此以后,数以百万计的网民将无法连接到“海盗湾”网站去下载BT种子,只能依靠DHT功能来进行BT下载。

实际上,海盗湾的传奇色彩,不仅仅在于它将BitTorrent带动为全球主流的P2P下载技术,真正将其推向风口浪尖的,还是它屡次与商业巨头对立、坚决捍卫互联网自由分享原则的行为,它的前身由瑞典的一个民间反版权组织海盗署(Piratbyrån)成立于2004年,而后被剥离出来独立运作,反对一切版权限制,立志将信息分享的触角蔓延到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实现真正的言论和文化传播自由”。这样一个“胆大妄为”的组织机构,自然少不了被司法机构找麻烦的次数,警察多次上门取缔其位于斯德哥尔摩的伺服器,在被迫迁到荷兰后,又受到荷兰政府的压力而被迫搬回瑞典,所以在2007年著名私人国家西兰公国打算拍卖自己时,海盗湾便曾计划筹资一亿英镑买下这个私人国家,以便于建立没有版权法、属于所有P2Per的理想国度。

2008年8月,国际奥委会向瑞典司法部发出公函,要求取缔海盗湾上数以千计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torrent文件。海盗湾不加理睬,——(奥运会是全人类的节日,不是盈利活动,凭什么不能看!)——还把网站的名字改成“北京湾”(the Beijing Bay),作为回应。

而在今年5月被法院判处赔偿唱片公司三千万瑞典克朗后,海盗湾的创始人之一Gottfrid Svartholm甚至想出了一个损招来对付罚款问题:他鼓励所有海盗湾的用户向唱片公司的法律代表 Danowsky 律师事务所支付1瑞典克朗(约合0.87元人民币),在支付之后用户可以用“支付错误”为由让事务所退钱。这样一来该事务所将面临巨大的麻烦,他们不仅需按照规定处理小额支付,而且还拿到不到一分钱。Gottfrid Svartholm将这种攻击方式称之为DDo$攻击(分布式拒绝金钱攻击),因为根据规定,瑞典银行账户可以免费转账1000次,超过此限额后就必须为转账支付2瑞典克朗。所以互联网用户向该律师事务所支付1000次之后,该律师事务所就需要为每次多收到的钱额外付出2瑞典克朗。

只不过再多的细胳膊也没能扭过粗大腿,海盗湾一路抗争过来,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给压倒了,至少,看起来像是如此。

海盗湾放弃Traker服务器虽属无奈之举,不过也算是情有可原,在美国两大娱乐行会MPAA和RIAA的不懈努力下,越来越多的ISP都收到了来自法院的警告,如果不想站到被告席上就得自行掐断与海盗湾的服务器网络连接,逼近孤立无援的过程中,海盗湾Traker下载速度变得越来越慢,网速也越来越不稳定,名存实亡形同虚设。

而被海盗湾视作Traker替代技术的DHT协议,则被许多保持乐观心态的网民所看好,这项协议支持真正的点对点下载——而无需任何服务器作为中转,其基本算法源自Kademlia方法,即电驴eMule中的“KAD”,它能够授权使得网络中的任何一个机器都实现服务器的部分功能,BitTorrent软件能够自动根据下载文件的字符串去在互联网上嗅探和识别到相应的文件地址——通常储存在另一名正在使用BitTorrent软件的网友的计算机里,通过“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方式实现P2P下载。这被视作是BitTorrent技术在受到版权风波挤压后的一条新方向,并非开始尊重版权,而是将犯罪行为分布和稀释到每个参与P2P下载的网民身上,从此以后,再没有可以用来杀鸡儆猴的领头人了,人人都是反叛浪潮的一份子,除非抹杀掉整个互联网,否则P2P趋势就不可能被阻止。

对于信息流通而言,DHT的好处也不言而喻,你可以想象一张庞大密集的蜘蛛网,每根丝线的交叉之处便是一处小型服务器节点,基于网络的完整和畅通,其他任意一处节点都能够抵达这处节点交换信息,这使得监控和审查变得极其困难,庞大的数据量和无序的结构组织保证了网民之间交互行为的安全性,关闭、封锁、隐瞒、打压都无从下手,真正的巴别塔已经展露出了峥嵘而壮丽的雏形。

海盗湾设有一处分社区:BayImg,这是一个以图片分享为主旨的图床网站,宣称“众图平等”,可以上传超过100种的图片格式,最大支持文件质量高达100M,有人说曾在这个网站上读到过一段宣言——或者说是檄文,原文已不可考,但大意内容如下:

言论自由是我们建立的基石,但是它并不容易做到。 你可能听说过 Voltaire 的一句话 “我并不赞成你所说的话,但是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说那些话的权利。”言论自由就是就那么简单。虽然比起那些更恶心的论调,民主听起来还算是不错的,但是它并没有好到让我们需要放弃表述自己想法的权利。

Goodl****,The Pirate Bay!

星期日, 11月 29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开放促就真正的“互联”网

文/阑夕

互联网(Internet)的来历本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ARPA)主持研制的ARPAnet,是彻头彻尾的军用技术,在冷战结束后,带着TCP/IP协议,互联网由军事基地走到了科学实验室,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互联网在民用上的便捷性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认可,ARPAnet宣告解散,美国准许各大学、政府或私人科研机构的网络加入TCP/IP,再往后,IBM、MCI等商业公司的加入使互联网真正走进了商业市场,星星之火就此燎原。

Internet的译法实际上有多种,因特网、网际网都可以是它的称谓,但是真正普及开来的中文名称,却是互联网,这个名称朗朗上口、通俗易懂,极为简洁明了的定义了互联网的价值:一张互相联系的网络,事实上,即使是在ARPAnet创建的初期,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指令与控制研究办公室(CCR)主任J.C.Licklider就已经强调电脑和电脑网络的根本作用是为人们的交流服务,而不单纯是用来计算。

有意思的是,“电脑”(Computer)和“交流”(Communication),都有一个共同的词根:“com”(共、全、合、与等等),而它也是如今运用得最为广泛的网络域名后缀“.com”。

40年前,研究人员的想法很单纯:就是要创建一个能够自由交换信息的开放网络,这种开放性刺激了创新,催生了BBS、Blog、SNS等产品的诞生,只是,当互联网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像扩张太快后所必然造成的收缩反应一样,各大互联网应用及服务商下意识的维系了一个割据的局面,小到让竞争对手的关键词汇无法出现在自己的内容平台上,大到利用垄断优势去狙击新兴企业的立足,用户虽然还是能够在网络上互联到各个角落,但是他们也遇到了无法立刻解决的困惑:

  • 为什么我不能使用腾讯QQ联系微软MSN上的好友?
  • 为什么Google wave不支持IE浏览器访问?
  • 为什么Google Voice迟迟无法在苹果的App Store上架?
  • ……

当人为的高墙被树立在本应一望无际的互联网上时,用户为了逾越这些高墙去发生交互行为必然将付出更大的成本,在开放的基础上,互联网上一些“反开放”或者“开放不足”的设置严重拖累了互联网革新和进化的脚步。

话又说回来,互联网并非全人类齐心协力共同推进的一项公益事业,相反,正是商业化才带来了其的普及和飞跃,站在功利主义的角度去思考,小的网络服务商害怕开放,因为它无法与大的网络服务商提供相同或者更高品质的服务,一旦开放,它可能会死得很快,用户将很自然的用脚投票;大的网络服务商不屑开放,因为它有着足够的用户数量和固定资产,没有必要去承受开放所带来的风险,用传统——哪怕缓慢一点的步骤去发展自身是最稳妥的选择。

就像我们无法指望巴以和平就在明天到来,根深蒂固的思想就如沉睡万年的冰山,只要有持续的温暖的阳光,它就终有消融殆尽的一天,而现在,已经有融化的痕迹,显现了出来:

  • 微软MSN新主页,加入Facebook和Twitter应用
    微软于近日宣布,将对MSN主页进行改版,希望借此吸引更多用户使用微软的“必应”搜索引擎。在改版后的MSN主页右边,微软列出了Hotmail电邮服务和Facebook、Twitter以及微软Windows Live服务用户的状态更新信息。 MSN主页改版表明,微软与其它流行网站的合作意愿越来越强烈,而非仅仅展开竞争。拥有Facebook和Twitter等服务帐户的用户可以直接点击查看好友状态更新,同时发布自己的更新信息。

 

  • Google宣布已与Twitter达成协议,即将在搜索结果中加入Twitter即时消息
    Official Google Blog公布,鉴于Twitter这种新型信息以及它的搜索价值,Google已经与Twitter达成了开放协议,在不久的未来,网民在Google搜索时将在Google的页面上即时浏览人们在Twitter上对于该关键词发表的言论。

 

  • 百度框计算的新动作
    有人说是因为收购千千静听带来的创新优势,总之,百度倍受争议的“开放平台”正在尝试直接提供给用户页内在线播放歌曲的功能,撇开版权合法与否、结果是否最优的问题不谈,对于搜索引擎而言,这种思路很具价值。

 

阑夕
E-Mail:shakanana@163.com
QQ:175832782

星期日, 11月 15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移动打压联通IPhone,还是联通上演苦肉计?

文/阑夕

在这个企业内部邮件可以在一夜之间流传至互联网各个角落的时代,无论出现什么人们似乎都不会感到惊讶了,同样是在这个几群人头破血流抢当贾君鹏之父的时代,网络上出现的任何事件,都让人条件反射般的寻找事件背后的推力和目的。

联通IPhone销售不力、口碑平庸,业内人士从各个角度和方向为其诊过脉:

  • 售价昂贵,缺乏市场亲和力
  • 3G资费套餐不够诱人,增大了使用成本
  • 缺少Wifi、Appstore等功能,阉得太凶
  • 对极客消费群营销不足
  • 销售渠道单一,软实力欠缺
  • 没有继承和延伸Apple的核心价值口碑
  • ……

只是今天,在联通IPhone之所以走衰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个新的缘由:中国移动对其执行了狙击。

从原则上来说,作为移动在电信市场的直接竞争对手,面对联通用来争夺市场份额的产品,移动不作出任何竞争行为才是古怪的,只是这次爆出的料比较偏门——移动计划用搞臭联通IPhone的方式来获得市场认同,下面是被公布的PPT方案截图:

从PPT本身来看,这条传播策略主线相当粗糙和幼稚,方案设计者陷入了一种“想当然”的思路中,不错,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甚至容易被操控的,但是这需要极强的流程控制能力,科学家已经可以在实验室里创造出蝴蝶效应的理论模型——前提是前期大量的计算工作,而不是像第一张图里所写的那样,从吹捧到批驳再到深化一条线轻易的走下来,网民就像程序代码一样去不断“聚焦”你的传播内容,这是典型的拍脑袋想主意,我不太认为这是移动或者移动已经雇佣的公司会做出来的方案,档次太拙劣了。

类似的疑点还有第一张图里的这句话:“模仿UA自己散布的宣传软文,对联通iphone大肆吹捧”,移动绝不会用“UA“这种极不专业的代名词来称呼联通。

而且从整个方案中没有看到一点移动OPhone的信息,这点尤为关键,要知道,3G市场里盘踞的可是三条老虎,只打压联通,不借机抬高移动自己的竞争产品,很容易就便宜了电信,这实在说不上高明。

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是在于这份方案里的计划有无实施,第二张图里的“整体规划”第一阶段已经过去了,第二阶段也已经过了一半,其欲抑先扬策略并未从互联网上反映出来,互联网上关于联通IPhone的负面消息也多集中在联通向员工摊派IPhone话费补贴政策失衡上面,所谓大量显著吹捧性文案和文人墨客集体拍砖的现象并未发生。

个人认为,这份流出的材料和半年前“魔兽风波传播方案”事件是同一性质的,即:某公关公司向中国移动递交了这么一份提案,在未被采纳的情况下放至网上,或者是搅浑水,或者是报复移动,或者根本就只是纯粹无聊生事。只是,向一片池塘投入的石子个头再大,扩散开来的涟漪总会有尽头,而无论多么平静的水面,也无法掩盖水面下暗流涌动、无穷无尽的争斗。

星期六, 11月 14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剩者为王,微博在中国陷入火拼阶段

文/阑夕

同学网在谷歌、百度购买关键词“饭否”的赞助商链接已经很有一些日子了,而其赞助展示页面在每天下午左右时就会消失的表现也说明了同学网设定的每天推广费用都被消耗一空,市场反响相当的“热情”。

利用竞争对手的名称为关键字,这种竞争手段虽然说不上不道德,却也用心险恶,卓越和当当、京东和新蛋都有过互相向搜索引擎购买对方网站名称关键字的先例,饭否作为国内微博行业的领头羊已经被自愿关闭超过一百天,踩着这具还有呼吸的尸体过河只是对市场营销丛林法则的实战演练,虽然有饭否的死忠为了表示愤慨而故意去重复点击同学网的赞助商连接而恶意消耗其营销帐户余额,但是就同学网目前的经济实力和搜索引擎对于无效点击的判断而言,这等行为不过是在浪费自己的网络时间,意义不大。

其实仔细观察同学网的建站历史就不难发现,这是一家典型的有钱没地烧却又缺乏运营人才的网站,背靠国际性风险投资基金,创业骨干的发挥空间被迫压缩,无法有效招募人才,导致产品发展方向被频繁调整,从校友录到SNS社区再到微博,同学网的竞争对手也从Chinaren到校内再到了Twitter(类),好高骛远、人云亦云的领导作风可见一斑。

上梁不正,下梁自歪,心浮气躁的管理者只能培养出歪门邪道的执行者,除了对饭否落井下石以外,同学网在线下推广上,又在业内闹出了笑柄:

可参见《从校内到人人,陈一舟是在治标还是治本?》一文,在中国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度里,祭出民族大旗来宣扬仇恨煽动对立是执政者以及许多营销****最善用的招数,悲哀的是,面向愚昧的民众,这种低劣的招数偏偏还非常管用,新浪背负了“Sina=****=日本人后台”的谣言近十年苦不堪言(搜狐借此对新浪有过不懈的攻击),而校内的投资背景也被弹簧一样神经的敏感者或有意识的别有用心者反复利用,同学网这次做得更为大胆,甚至在行业内的潜规则下,都算是越界的行为,在竞争过程里下绊子是一码事,公开树敌制造针对性矛盾又是另外一码事了,只能说,同学网太想趁着乱世称王称霸了,只是再如何狗急跳墙,也得先确定自己踩踏的位置,究竟是干地,还是沼泽,没脑子的狗,最终的下场都只会是丧家落水。

与此同时,新浪也没有甘居人后、懈怠对自己微博产品的宣传,只是新浪身为国内顶尖互联网企业,自然瞧不上这些旁门左道,同样是选择竞争对手,新浪并没有瞄准饭否或者是Twitter,而是直接将自己赖以成名的博客产品给抬上了祭坛。

包括新浪科技频道主编曹增辉在内,新浪上下的对外传播口径前所未有的一致,或是借拉来的名人之口,或是用宣传广告隐晦表达,甚至是如上图(Google Adwords展示)这样直接祭旗,新浪相当坚决的传递着一个旗帜性的信息:需要投入精力去撰写和维护的博客已经逐渐在背离当下的网络潮流,低门槛、简易灵活的微博已经成为新浪集中打造的拳头产品,陈彤缔造了中国的全民博客时代,而这一次,他将明天赌在了微博上,就如改朝换代,轮回兴替。

这让我想起当年麦田的“博客过时论”,只不过那时麦田在力推的是自己的SNS社区蚂蚁网,过了数年,蚂蚁网依旧没有起色,而麦田的博客订阅用户却是稳步增长、越来越多了。我从不怀疑新浪对于互联网全局的把控力,新浪微博至今的成绩也称得上可圈可点,但是通过打压博客来提升微博地位,这条趋势性方向过于危险了,虽然微博(MicroBlog)也叫(Blog),但是不论从结构还是用途上这都是两种迥异的网络产品,前者用于信息传递、点对点的沟通,后者用于观点衍射、一对多的交流,用明朝的宝剑去斩清朝的顶戴,是无法证明宝剑有多么锋利的。(顺便推荐大家关注2009年第五届中文网志年会[或需翻墙])

在政策的挤压和同质化服务的泛滥下,微博在中国已经陷入混乱的怪圈,新浪希望日理万机的名人明星们能够在140字以内更新自己的言行来顶替写博的繁重感和恐惧感,殊不知倘若真的有话要说,博客也并非不能发表低于140字的内容,微博的价值如字面上一样被视作浓缩版博客,已经是本末倒置了,而嘀咕(现火兔)、同学网则将新浪微博的名人策略当成是教科书一样沿途模仿,寄望新浪在大快朵颐的空隙里,洒出残汤来供抢食,我曾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说:“Twitter是祖宗,养了一堆杂种,各个芳华绝代眉清目秀秋波流转光彩照人,趁着祖宗被关在墙外,各找山头,自立为王。”而现在,Twitter在中国的杂种们已经开始邯郸学步,作出各自的“创新”和“差异化”,却一个比一个畸形、滑稽,用俗语来形容,便是:龙生九子,各不成龙。

另外,有小道消息传言,网易正在开发以网易邮箱为基础的网页通讯工具,据说集成了Web IM以及MicroBlog功能,有待确认。也就是说,在Twitter无法进入中国的前提下,中国的微博们提早的进入了剩者为王的市场状态,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个东西的盈利渠道——反正等Twitter找到了之后我再直接照搬过来就好了,大家想的只有一件事,烧钱竞争,抢夺用户,当盈利时代到来的时候,和自己一样存活下来的对手越少越好。

最后,将话题回到饭否上来吧,饭否归来依然遥遥无期,官方不敢明言,用户加剧不安,英国诗人雪莱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可是在盛夏中遭遇暴风雪的饭否,至今仍未走出迷途,错过了春天的草种,永远都不会再发芽了。

对于王兴而言,残酷之处还有,当别人将踩着他的身体过河时,都懒得从正面推他:

星期六, 11月 7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