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9月, 2009

优酷,你丫的用盗版来反盗版?

文/阑夕

优酷日子不好过。

搜狐纠集了一帮狐朋狗友,正在咬着优酷不慎露出的细花内裤不放,使后者在狼狈不堪之余,连外面的裤子都顾不及提起来。

但是煮熟的鸭子嘴巴一向很硬,火烧眉毛之下,优酷自然也向着这种家禽类生物看齐,短短数日,便炮制出一个“支持正版、支持优酷”的专题,借了一干明星之口——即鹦鹉学舌般****的对着镜头说“支持优酷”等台词,然后仿佛优酷就真的正版了。

优酷这不是正版,是症板,你的视频合法性,是法院来判定的,你找了再多的枪手——哪怕他们再怎么有名,那又有什么屁用?换句话说,连戏子的话你都敢拿来为自己当免死金牌,你这已然不是1和3的中间数了,还是1和3的组合字母啊。

其实,我这么骂你,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优酷你既然犯我头上了,也别怪我口下无情。

在优酷的狗屁专题中,右边有这么一条链接:

反击“版权”投机者,哇,这口号喊得很响亮,点击进入之后,在各方言论一栏下赫然在目的一个标题:

搜狐VS优酷:两个人的江湖一锅端的乱世”,熟悉的标题,呵呵,我什么时候成了“反击‘版权’投机者”了?优酷给扣的这顶帽子还真有够大的。点击进入,则发现:

……这作者是他妈的谁啊?

原文在此

我的博客一直都有标注“遵守『署名-非商业性使用-保持一致』原则”,防不了某些小人也就罢了,可笑的是,优酷打着反盗版的大旗,却盗版别人的文章来为自己说话,这般惨淡的事实无疑是对优酷最大的讽刺,偌大一个网站,在推荐文章时竟然不去鉴别文章来源,对版权协议置若罔闻,行为虎作伥之事,真是无可救药了。

如果说优酷就是这样来反盗版的,那我还真希望你丫的赶紧被搜狐掐熄,早死早超生,省得再去祸害别人。

P,S:优酷的投票做得和当初CCTV整治谷歌时有得一比:

星期一, 09月 28th, 2009 未分类 2条评论

搜狐VS优酷,两个人的江湖,一锅端的乱世

文/阑夕

当番茄花园的始作俑者洪磊刚刚被警方拘留,其“好友”郑朝辉就迫不及待的向新浪科技提供了一份录音,这份录音出自2006年他与洪磊的一场饭局上的谈话,涉及到番茄花园盗版Windows XP的盈利数据,后来被郑朝辉用于自己网络公司的内部培训,只是到了洪磊东窗事发之时,便成为了致使洪磊被定罪的铁证之一。

我无意为番茄花园翻案,但是在赤裸裸的利益之下,很大多数的“朋友”都是可以成为“小人”的,与一个连吃顿饭都会录音的人推心置腹,又何止交友不慎四个字能够概括的。在互联网这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境况数不胜数,风云莫测瞬息万变,今日的战友搞不好就是明日的敌人,一边信任,一边防备,到了需要撕破脸皮的时候,便顾不得什么风度,直接下场搏击撕咬,招招致命,刀刀见血。

张朝阳牵头成立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剑指搜狐网前任总裁古永铿所创办的优酷网,引发起悍然大波,视频网站已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昔日的风光无限到了今日竟显得狼狈不堪,有如强弩之末,后劲乏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互联网也逃不出这个圈子,张朝阳俨然就是化身为名门正派推选而出的武林盟主,金冠华袍,浩然正气,率着众人拔剑而起瞄准那些所谓的“歪门邪道”,在武侠小说里,这样的武林盟主莫不是道貌岸然、虚有其表之徒,在被“歪门邪道”威胁了自身的名誉或饭碗之后,方以先下手为强,欲除之为后快。

简单来说,我认为视频反盗版这件事,不应该由张朝阳来做,由一家私人企业来执行监管行为,责权分配得太过混乱,该就被侵犯内容进行索赔的应是版权方,该促使整个视频分享行业洁身自好应是网监局,张朝阳来越俎代庖,大大的违背了江湖规则。所以张朝阳才会如此孤独,他揭竿而起,画了偌大一张饼,若他真的成事那么日后在视频分享这块蛋糕里搜狐的分量将今昔菲比,但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家有分量的同行站出来和张朝阳比肩,新浪、网易以及腾讯莫不是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如果说去年做奥运搜狐作为网络独家赞助商醉心于垄断资源从而使新浪网易腾讯共同抗衡搜狐,那么现在这么一件“功德无量”的公益好事,却也无法得到同行哪怕一句支持,张朝阳的吆喝声里,透出的是满腔萧索。

张朝阳有委屈的地方,国内因网络视频侵权而执行的最重一起罚款便是担当在搜狐身上:《搜狐提供电影下载被判侵权赔偿108万》,真金白银换来改过自新,这也不是说不过去的因果,只是人心难测,众口铄金,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道德上的制高点谁都想去立足,但是站得越高,跌得越惨,张朝阳可以颐指气使的质疑优酷小人行恶,却躲不开别人审视自己的目光,比如昔日的:《优酷搜狐共谋视频天下蛋糕》。张朝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想必也做好了戴上口蜜腹剑、背信弃义、背后捅刀的帽子的准备。

江湖从不垂怜伪善之辈,岳不群纵使击败左冷禅,最后也逃不了众叛亲离的下场。而左冷禅之所以被愚,也与其张扬跋扈不无关系。古永铿性情高调,好胜心强,无所不用其极,这是优酷所具备的“霸气”所在,也是刚强易折的软肋所在。如果行事光明正大、福泽苍生,那么公众方才会容忍行事之人的高傲和顽劣,马云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有资格去喧哗炒作、口出狂言,但是优酷不比阿里巴巴,被指责盗版聚集地几乎是针针见血,丝毫没有辩解的余地,古永铿可以不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却保不了优酷一辈子突围畅顺。搜狐说优酷侵犯版权,优酷反过来说搜狐诋毁名誉,世人一看皆知,古永铿这是在避其锋芒、打太极拳,用反诉讼去稀释对手诉讼的精力、再搬出繁复的法院程序来拖延时间、最后危机公关版权方拿到一纸授权洗脱罪名,斯坦福大学MBA古永铿的洗白流程简直可以媲美商学院的教科书,但是谁又料得到在这个漫长的洗刷过程里,会不会有人下狠招来阻碍和捣腾呢?把自己的事做到极致,这是古永铿的长处,但是面对一个不按常规出招的敌人,古永铿是否确信自己可以护住大开的命门?要知道,在高山并派大会上岳不群真正伤到左冷禅的,不是辟邪剑法,是他暗藏的毒针,左冷禅的一对滚圆明目,便是失在这毒针之下。

苏秦合纵,张仪连横,依靠的都是盟友的力量,积小流以成江海,积跬步以至千里,“大家一起上”远比“生死状单挑”要来得有底气,如果不是优酷在扩展途中把土豆酷六们得罪了个精光,这会也可以拉上他们一起玩一场“大家脸上都有麻子,你奈我何”的无赖游戏。抢打出头鸟,这就是领头羊要付出的代价,人人都盯着你的营收过亿,到了收割拔毛的时候,当然也是第一个找上你,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没人乐意当前车,踩着前面的尸体过河才是最佳选择,优酷有了麻烦,土豆酷六们自然是喜在心中,最大的竞争对手被天敌咬上,即使不被一把掀翻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掉下来的市场份额将由后面的梯队和气瓜分,同时,有了优酷这个靶子,土豆酷六们也可以捏准参照标准,假如优酷这次败了,那么土豆酷六们也就会赶紧开始清理自己站里不干净的东西,而假如优酷再次打太极成功,那么这盗版的问题,便还可以再拖一阵子。搜狐仓促间打出一石二鸟,这等天降喜事又如何不让土豆酷六们喜上眉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千秋万载”喊得最凶的,往往是第一个被砍头立杆的,江湖最讲究规则,却又最不讲究规则,没有金身不破的神话,没有普度众生的菩萨,一切都看自己的造化,独角戏唱得再好,喝彩声寥寥,也是一种荒凉和沧桑。既然没有谁是干净的,就别相信人性本善,那么,不如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利益牵系,诸侯割据,战场铺得越大,洗牌的几率也就越大,核心矛盾——版权问题,就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来改善的解决,不破不立。

星期六, 09月 19th, 2009 未分类 6条评论

围脖虽暖,终思饭否——新浪微博试用手记

文/阑夕 http://t.sina.com.cn/foxshuo

暂且不论新浪微博至于MicroBlog究竟是上行下效还是东施效颦,至少从目前来看,它是接受饭否用户最为集中和广泛的同类平台——从数据上而言,需要对电脑作出繁复布置才能访问的Twitter并不适合充当难民集中营,新浪微博用市场证明了横空出世的诞生价值,相比于仅仅一个月的开发时间,新浪微博的表现已经足够出色。

新浪微博的项目组是由陈彤带队,这个一手缔造新浪博客帝国的媒体人很简单的照猫画虎,将新浪博客所积累起来的名人资源移植了部分到新浪微博上,的确,背靠庞大资源来开拓市场的确显得缺乏技术含量,但是你往隔壁瞧瞧,腾讯插柳成荫的本事够牛逼吧,滔滔不还是半死不活着哪?

走“名人拉动草根”的策略注定是一条挨批的路,MicroBlog崇尚的是去中心化,它的本质是让一只蝴蝶真实具备能够掀起风暴的力气,所以新浪微博的拾名人牙慧招至反感也应当在意料之中,但是换个角度来看问题,我有这么好的资源摆在自家,可以让我赢在起跑线上好大一截,不用,我傻啊?名人带来的光环效应是刺激性吸纳有效人气的绝佳手段,配以邀请注册制度,一时间邀请码洛阳纸贵,新浪微博开张未久竟也门庭若市,大有燎原之势。

只不过“万物有利必有弊”,新浪微博重点打造的明星队伍在同时也侵占和挤压了普通用户的活动空间——新浪博客当初就遇到过同样的麻烦,这也导致了新浪博客“草根名博”频道的产生,但是到了新浪微博,这种分糖果的手段变得不大管用了,很多用户宁愿保持自己界面的整洁和有序,他们从心底反感和排斥那些娱乐圈的戏子们会固定的出现在新浪微博的某些公共页面上。粉丝之于明星的关注是多对一的模式,过于鲜明的名人痕迹会破坏MicroBlog固有的网状结构,对于带有浓厚集散化倾向MicroBlog而言,任何人为的后台操作都是多余的,为了强调名人的存在和地位,新浪微博不断给他们开设特殊通道来滚动那些在普通用户看来并无多少油盐的言语,这种举措很大程度上大弱化了MicroBlog Users之间的平等性,陈彤团队善于经验主义,却不够明白变通之道,曼昆(《经济学原理》一书作者)十条原理的第一条就是:“People face tradeoffs”(人们面临权衡取舍),名人资源是一把双刃剑,新浪微博如果到头来成为明星与粉丝的后花园,绝谈不上成功。

或许是为了表示“创新”,新浪微博剔除了单对单交流功能(即@reply),作为替代,添加了单条发言的评论盖楼功能,毫无疑问,这是新浪微博测试至今最大的败笔,@reply不仅仅是一种交互手段,它的用途可以被延伸到很广泛的范围里——而不单局限在某条信息的框架下面,MicroBlog毕竟是不同于Blog的,大量和高效的信息流通都使这个平台上的单次发言缺乏被多次讨论的价值,果断的更新速度会和旧信息的新增评论发生严重的冲突,而用户会因为兼顾不同时间段的信息更新而产生迷惘和混乱,这绝对是恶劣至极的体验。在我看来,新浪大可不必为了标榜独特而拒绝开通@功能,毕竟大伙儿都师出Twitter,照着葫芦画出了瓢,却在瓢底刻意的留上几个窟窿,这么舀起水来也格外别扭不是?

这个信息加载过剩的时代和环境创造出了MicroBlog,它比RSS更加智能和人性,却又优于BBS和Blog的传输速度,从技术本质上来说,新浪微博、饭否、嘀咕和他们共同的始祖Twitter其实并无太多区别,同样一条信息,Twitter能够传递的,那些模仿者也能传递,这中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门槛,但是在运营策略上,Twitter却独天得厚的拥有无法轻易被复制的两处优势,其一就是它的开放性,我们知道,即使是国内做得最为成功的饭否,也做过屏蔽嘀咕IP阻止其同步饭否信息的虚伪之事,毕竟国内市场混乱道德败坏,壁垒造得越低,就越容易遭受冷箭袭击,相比于大家一起做一个块大蛋糕再凭本事争食,国内的创业者更愿意闭门造车然后再培养和争抢“忠诚”用户,所以当国外的新兴创业者依靠庞大的第三方资源建立起Facebook和Twitter等帝国时,中国早早的就输在了起跑线之上,而且这样劣势在成熟的市场法则被建立起来之前很难无法改善。Twitter的第二处优势就在于——自由——这个网站和其工作人员所效忠的国家是尊重自由的,在任何一个会因言获罪的国家,像Twitter这样“坏事传千里”的网站都是统治者的眼中钉,如果说饭否的“自愿被关闭”有带来好处的话,莫过于这一事变使中国很大一部分犬儒主义者切身感受到了自身权利的被粗暴侵犯,相当数量的网民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抗争什么、所以只要趋利避害便能够独善其身,因为自己拥有一本户口簿,双眼一闭然后那些因为没有暂住证而被驱逐虐待的公民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他们以为自己能够在饭否上自得其乐,但是残酷的事实让他们成为了意想不到的MicroBlog流亡者,体制就是大灰狼,你不去找它,它也会在饥饿的时候找上门来。

尽管我极其反感王兴将“为了不被和谐”所以“和谐用户”的行为予以合理化——圆滑并不能帮助饭否存活得更有尊严,相反,正是因为饭否在这个恐怖的国度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包容和自由,所以至今为止才会有那么多饭友在痴痴等待饭否归来,如果王兴和饭否不能理解支持这些人等待背后的原因——从财力到人力再到技术实力你们哪一点都不如Twitter/新浪微博们,那么饭否终究会辜负等着开饭的食客们,我是说,饭否要变得更聪明一点,不要轻易低头和妥协,学会保护你的用户而不是一再重复“文责自负”,饭公子食客三千,何惧区区锤镰之器?

星期一, 09月 7th, 2009 未分类 7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