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4月, 2009

《魔兽世界》中国地区代理权变动简表

整理/阑夕

2008年1月17日,九城董事长兼CEO朱骏昨日在苏州游戏产业年会中接受新浪科技连线时透露,《魔兽世界》是2007年中国表现最好的网游,九城与暴雪关系很好,不会失去其代理权。

2008年8月13日,暴雪和网易宣布星际争霸II和战网等引入中国大陆,同时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对游戏运营提供技术支持。许可权从星际争霸II在中国大陆正式商业运作开始,将为期三年,另外双方可以自愿续约一年。

2008年9月5日,针对美国暴雪将提高与九城在华运营《魔兽世界》分成比例的传闻,九城公关部向腾讯科技表示,此事纯属谣言。但就暴雪是否已与九城续签《魔兽世界》代理权,九城称尚未公布类似消息。

2009年2月24日,九城(Nasdaq:NCTY)受2008年第四季度财报影响,周一在纳斯达克股价盘后大跌6.96%,跌至12.30美元。而其总裁陈晓薇在财报之后的电话会议中表示,今年将推出包括魔兽新资料片《巫妖王之怒》在内的三款游戏大作,预计公司2009年营收将大幅增长。

2009年3月6日下午,针对业内称九城总裁陈晓薇密会美国EA公司高管,试图通过代理EA新游戏来制衡暴雪的传闻,九城回应表示否认,并称正在全力加速魔兽新资料片《巫妖王之怒》的本土化工作。

2009年3月23日,一段文字被小范围流传于部分论坛:“亲爱的玩家们,由于技术和版本原因,第九城市将放弃<<巫妖王之怒>>的代理权。《魔兽世界》将于2009年4月25日正式关闭,请大家互相转告。欢迎各位玩家支持第九城市的其他游戏。”但并未受到广泛关注。

2009年3月24日,九城副总裁沈国定针对失去《魔兽世界》代理一事表示:“我们和暴雪的谈判一直在进行中,现在也不方便透露更多,但谈崩的说法是不实谣言。”

2009年4月1日,九城就《魔兽世界》新资料片《巫妖王之怒》并未如期上线一事在官方网站上发表正式声明,表示正在加紧新资料片的本土化工作。

2009年4月2日,九城总裁陈晓薇在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九城将继续扩充研发团队,计划每年推出两三款自主研发游戏。

2009年4月14日,美国分析机构Pali Research放出消息称,网易将可能取代九城,从暴雪手中获得《魔兽世界》及资料片《巫妖王之怒》的代理运营权。当然,网易在纳斯达克的股价微跌0.54%,九城股票微跌0.23%,两者股价变动相差并不剧烈。

2009年4月15日,九城总裁陈晓薇的内部邮件在网络上曝光,陈晓薇在内部邮件中对《魔兽世界》续约事件进行解释,披露了网易以合资公司为条件抢夺《魔兽世界》的内情,指责网易“以国家法规明令禁止的方式增大国外公司利益、挤压国内同行”。

2009年4月16日,美国暴雪娱乐公司和网易公司(NASDAQ:NTES)正式对媒体宣布,在中国大陆地区《魔兽世界》现有运营权协议到期后,将其独家运营权授予网易旗下关联公司,期限为三年。而目前的代理商第九城市运营权截止日期今年6月8日。同时,网易在线游戏事业部向全体员工发表了一封内部公开信,信中就九城邮件一事做出回应。信中提到,自确定代理后,网易立刻开展购买配置最新的服务器,更未对竞争对手进行挖角,并称“关于运营《魔兽世界》在法律法规方面的正当性”是无稽之谈。

2009年4月17日,受网易取代九城获得《魔兽世界》大陆独家运营权事件影响,在今日美股市场中,九城逆势大跌10.04%。此前一日,在九城总裁陈晓薇暗示九城已失魔兽代理权内部邮件曝光之后,九城股价已然暴跌25%。短短两日,九城股价已暴跌近33%,市值跌去三分之一。而在这一天,暴雪就《魔兽世界》易主风波接受了专访,谈及把魔兽交给网易将有利于统一和提升合作中全部暴雪娱乐游戏的质量和服务。并称尊重包括九城在内的全球合作伙伴。

2009年4月20日,九城《魔兽世界》团队就《魔兽世界》代理权更替发布对玩家公开信,在信中感谢暴雪及玩家,并祝福网易能为《魔兽世界》提供更好服务。

2009年4月21日,网易游戏上海客服中心从开始将大规模招聘《魔兽世界》游戏相关人才,工作地点就在紧邻九城办公室的张江微电子港。

星期二, 04月 28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对“魔兽风波传播方案.xls”的观点

文/阑夕

在发表了《九城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后的危机公关方案?》一文后,发送E-Mail至我邮箱索要方案原件的朋友络绎不绝。(网易邮箱似乎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门庭若市感到了异常,好几封邮件都直接给打到了垃圾邮件的分类里。)

今天九城也终于按捺不住,现身辟谣:

站在九城的立场上,它们最近的烦心事实在有够多的,对于这么一份有损品牌形象的材料在网上广泛流传,感到恼火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认为九城也是这番插曲的受害者之一。

首先,这份仅有144KB大小的 魔兽风波传播方案.xls 文件的原始流出地是一个公共网络硬盘站,众所周知,将一份被上市公司采纳的方案能够被存放于公开供人自由下载的网络硬盘站上,这种情况的发生几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令人难以置信。

其次,这份文件在流出时就已被加密,只能通过“只读”的方式浏览而无法被修改,这是另一个疑点,对于一份用来提报的方案,加密是一项多余的操作,而且在这样的提报流程中,理应没有加密的对象。结合文件来源,这般步骤看起来更像是为了防止人为的二次修改,也就是说,或许有人不想让文件中的“版权信息”——也就是方案的制作公司信息遭到篡改,窃取“美名”。

以一份提报方案而言,这份材料中有一处明显的缺失,即:“报价&服务”一页中仅列出了服务而缺少明确的报价,而报价是提报流程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在这里进行省略,唯一的原因只能是这份材料本就是用来非自然公开的,所以才会独独省掉了报价这一机密信息从而达到保护公司底细的作用。

同时,在第一页“预案”的第20行和第21行,暴露出了一处漏洞:魔兽世界目前在中国的版本是末日回响,只有巫妖王尚未上线,燃烧的远征早已上线,这处纰漏很致命——这份方案是临时抱佛脚的产物,而其制作公司也不会是为九城所熟悉的公关服务商,否则它们不会犯下如此不专业的错误。

最重要的是,方案中所要进行口碑传播的论坛阵地中,有我的论坛,而我没有在论坛中发现过执行的例子,也就是说,魔兽风波传播方案.xls 并没有被九城采用。

所以,我认为这份材料的流出剧本应该是这样的:

  • 九城丢掉魔兽世界后,该公关公司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赶工出了这么一份作品投给九城,谁知这份作品并没有入九城的法眼,而该公关公司一来感到做方案的心血就这样白白浪费掉很可惜,二来觉得可以借魔兽世界在网络上的沸沸扬扬炒作自己的功底,于是就采取了“魔兽风波传播方案意外曝光”这一方式,使自己的品牌信息随着文件的流传而受到广泛认知。

其实九城到目前为止的表现相当不错,在遭受严重打击的情况下并没有露出颓势,其网游产品线虽然比不上盛大巨人那么雄厚,但也不会逊色于完美金山等二流阵营,现在就为九城唱响挽歌,只不过是杞人忧天。

不过网易的实力是确实的增强了,门户的盈利增长速度要大大少与网游的盈利增长速度,网易走的是一条“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大道,丁磊的思路很清晰,他的运营能力是中国数一数二的,魔兽世界由网易来代理,不会差,只会好。

星期六, 04月 25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九城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后的危机公关方案?

真假自辩~

星期三, 04月 22nd, 2009 未分类 2条评论

百度知道的细节更新

文/阑夕

百度悄无声息的对其问答产品“百度知道”在交互性上做了细节上的改动。

此次调整之前,在提问者选择出最佳答案后,用户可对最佳答案进行“好”或“不好”的评价判断,最终成为该项答案的“好评/差评”比率数据:

此次调整之后,最佳答案的评价体系被修改为“回答很有帮助”的单一量化数字:

对于这样的调整,我认为是因为百度意识到了用户的选择并非永远正确,比如一项问答本身的确是高质量的,而用户却出于自己的理解偏差和主观意愿错误的投票给“不好”,最终造成了评价结果的误差增大。

舍弃“差评”之后,单项问答的争议性将得到有效缓解,而百度也可提供“同类问答按照受帮助指数来排名”这样的服务进行更科学的问答结果排序,满足用户的多样性需求。

毕竟问答平台是以知识分享为目的,和货架上的商品有着本质的区别。

同时,在调整后的风格上,百度知道在向其后辈百度百科靠拢:

关于百度知道这样的国内问答平台(Askwitkey),在两周前我有过一篇评论专门论述:点击进入

星期三, 04月 22nd,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优酷网的死胡同,诺基亚的新纪元

文/阑夕

2009年4月19日,诺基亚花费重金在中国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之一的优酷网上购买了三个小时的整站时间——当晚19点至22点,优酷网关闭本站视频分享服务,仅提供诺基亚的互动网络演唱会直播服务。

我不知道优酷网是如何下的这个决策,但这次的做法定将成为脑子进水的网络案例,古永锵曾和王微、李善友在流量是否废水上争得脸红脖子粗,但现在却又毫不心疼的将自己的全站流量导给广告客户——在我眼里,这样的代价是无论多丰厚的利益都无法补偿回来的,网站对用户所承担责任并非一种强制性的义务,但其负责任的程度却能深切的影响到用户在未来对其的支持和热爱,而后者正是维系网站生存和发展的必然要素。

而且优酷网的这次广告创意简直闻所未闻,在同行中擅长操作流量的酷六网虽做过类似的事情,但李善友却是以合作的形式忽悠了别站的流量来注入自己的酷六网(木蚂蚁、U9……),未曾听到他们出卖用户体验来迎合大客户的营销宣传。

而且无法让人理解的是优酷网这样做的必要性,这种与自身没什么结合点的纯广告至多给客户最好最大最多的广告位就可以了,感兴趣的用户自然会造成点击行为,不感兴趣的用户你关掉网站服务只给他看这个,他的下一步也并不会是接受你强制下的一片好心去点击“立刻参加”,他会关掉浏览器页面。

在以汇聚站长闻名的Admin5论坛上,做了一次短期投票,来调查站长们对优酷网这次广告行为的态度:

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尽管这棵树能够摇下很多果实,但是没了森林的群拥,这棵树还会长出果实吗?

优酷网历来很多次决策都下得莫名其妙,从屏蔽搜索引擎抓取再到恢复抓取,从将自己定位于视频分享到新闻资讯,再到这次的捆绑全站用户为别人搭台唱戏,这些可以说是短视的行为让人怀疑优酷网是不是快扛不住了——有网友不乏恶意的猜测优酷网借维修服务器的时间来关停网站几个小时顺便放了诺基亚的广告,这也并非不是空穴来风,当古永锵要明白自己究竟是在拿优酷当儿子养当猪卖还是在拿优酷当猪养却想卖出儿子的价钱。

而诺基亚则是在优酷网上拣便宜——不论其为这次网络演唱会所付出的代价有多高,这都是诺基亚中国部在贯彻其全球转型战略中的重要一步。

诺基亚的手机用户数在全球已经达到8.5亿,而手机市场的增量空间正在减小,手机销售价格还在不断下降,单纯依靠销售数量增长拉动公司持续高速发展的模式将难以为继,早在2007年诺基亚在英国、新加坡、中国三地同时推出其互联网服务品牌“Ovi”时,它就已经开始考虑如何进一步挖掘自己庞大用户群的价值,而其瞄准的对象始终都是苹果——iPod和iTunes的完美结合又有谁能够不眼红呢。

从整合了诺基亚所能提供的所有Ovi服务的手机N97到这次在优酷网上投放的网络演唱会被冠以名义的手机5800 Xpress Music,诺基亚在转型互联网的道路上也选择了以产品来激活服务的模式,中国3G尚且方兴未艾,“Connecting People”和“Join the Community”的理念被诺基亚借了优酷网这样一个载体来推广,这场网络演唱会的收益在于向用户传递了诺基亚品牌价值的全新概念:诺基亚能够在硬件和软件之外提供第三种服务——基于互联网上。

诺基亚的手笔不限于此,在全球范围,它把其通信设备业务与西门子通信一起合并成立了诺基亚西门子公司,成立了商业部门展开一系列竞购行为,德国地图和导航软件公司gate5、美国媒体共享网站Twango、英国移动广告营销公司Enpocket、美国数字地理位置服务商NAVITEQ、德国社交网站Plazes等被诺基亚相继纳入囊中,由诺基亚不惜将自己塑造为行业公敌(甚至连Google都出于本能的对诺基亚表示了警惕)的急迫心情来看,这家手机巨头尚处未雨绸缪时期的转型压力也是相当的巨大。

作为诺基亚全球市场中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市场有很大可能成为诺基亚互联网战略的一个突破口,诺基亚不会放弃继续销售自己的手机产品,但它会更加注重创建具有互联网功能的手机平台,将硬件、软件、内容、服务都放置在互联网上,打造完整的移动互联网价值链,中国消费者的互联网手机概念大多数还是一片空白,诺基亚正在竞争和抓取这一培养机会,在这个角度,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都被它视作了对手。

类似在优酷网上的大动作,诺基亚还会在互联网上做更多次的尝试,互联网和手机两个用户群体重合度非常高,而诺基亚将一石二鸟,它的野心是要自下而上的培养用户形成诺基亚式互联网生活方式、经济方式,借此力道再反过来敦促自己的转型和创新。

星期二, 04月 21st,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九城败于心魔,网易胜在驯兽

文/阑夕

朱骏球门失守,丁磊养猪喂兽。

九城总裁陈晓薇的悲情攻势没能安稳人心,纸掩不住火,网易正式宣布获得《魔兽世界》中国内地三年的代理权,与此同时,九城的股票还没有止住跌幅。

网易的喜悦心情不言而喻,一个简单的Html页面:http://wow.163.com/faq.html被网易反复的开放访问、关闭访问,随着搜狐畅游的成功上市,网易的游戏部门终于也抓住了崛起的机会,在拓展游戏业务的动作上,三大门户中只剩下内功最强的新浪按兵未动。

魔兽世界在中国的市场是块暴雪无论如何都不愿放弃的蛋糕,但是在对魔兽世界的运营上九城始终没有得到暴雪的认可,网易的介入给了暴雪一个选择的机会。

可能很多人存在疑问,为何是网易而不是别家?

有过魔兽世界游戏经验的网友应该都能明白九城在运营上有多么糟糕,服务器承载能力的迟缓、资料片在引进和审批上的延误、官方对玩家的支持力度偏低等毛病虽然并不致命,但从九城开始运营魔兽世界的第一天起,九城就没有很好的担负起一个游戏运营商的责任,而无论从玩家体验还是商业利益上,暴雪毫无疑问都是和玩家站在一起,暴雪不能接受愤怒的玩家对魔兽世界的游戏品质横加指责,更不能容忍因为九城的错误而造成其消费用户发生流失状况。九城每次在引进魔兽世界新资料片上的拖逶可能也有自己的委屈之处,毕竟中国文化产业的审批制度的确不是一般的变态,但作为等着回收利润版权商,暴雪不可能站在代理商九城的立场上来为它考虑这些中国特色。商业合作的一切目的都是在瞄准结果,而九城没有拿出让两边都能够满意的解决方案——对暴雪、也对玩家。

网易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是中国最为老牌的游戏运营商之一,“西游”系列的网游成就了网易今日的辉煌,相比于业务体系单一的九城,网易还拥有门户、邮箱都多项能够强力辅协网游的产品,暴雪看中的也正是网易的这些家底。落花有意,流水亦有情,经过效率至上的一番眉来眼去,网易拿到了暴雪对自己的承诺,而暴雪则开始向九城摊牌离婚。

从这个意义上,九城的确带有一定的悲情主义色彩。

高晓声有篇故事,讲的是雪夜赌冻:

下雪的冬天,富裕的员外不信乞丐冻不死,于是拿出宅子和田地赌那乞丐无法在户外呆上一夜,谁知一夜过后那乞丐非但没死,还活蹦乱跳着,于是乞丐得到了宅子和田地,成了新员外,与老员外比邻而居。几年后的又一个冬天,老员外激新员外再跟他赌一次,新员外经不住激将,应下来又去户外呆一夜。这一次,半夜刚过,小员外就挺不住了,天不亮就冻死了。

高晓声在总结里说,人是会变的,冻得铁硬的骨头,在暖窝里焐了几年,自然焐酥了。

逼得九游上市计划溃于一旦,盛大遭遇玩家****时九城在对面的办公室开了香槟,这些都是朱骏的骄傲和战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却不知有一天自己也成了穿鞋的,怎么去防守别人的攻击。

2002年,朱骏倾家荡产花了200万美元拿到了《奇迹》的代理运营权,导演了真实的奇迹,为九城赢得了第一桶金,两年后,朱骏再次倾九城之所有拿下了《魔兽世界》的代理运营权,在4年代理期间需要支付合计5千多万美元的费用。凭借魔兽世界,九城的财富和规模迅速的膨胀起来,但是它也逐渐丧失了当初那个赌徒般的勇气和运气,它曾经能够四两拨千金,今天却在考虑杀鸡焉用牛刀,朱骏还在忙他的申花足球队,而九城的压力全部都到了一个女人身上,她在手足无措的时候也只好使用女人惯用的招数:寄希望于获取同情来扭转市局。

可惜商战上并没有同情这种兵器,即使全九城的员工、全中国的玩家都同情你,你的合作伙伴却并不在这儿,他手上握有谈判的筹码,而你现在连赌桌都不敢上。

我看了一些九城在此次危机中面向公众所设计的PR稿,以及模拟玩家写的搅局文案,比如可以搜一下“还我巫妖王!抵制暴雪玩弄中国玩家”这篇,说实在的,真不是一般的拙劣和平庸,网易连应对的工夫都能够省下不少来,要知道,网易可是硬扛过当年“梦幻西游太阳旗”事件的,在舆论上完成这次代理对接,不会有太大难度。

说到最后,其实网易在网游上的口碑也高于九城太多,玩家们对网易的意见只是“西游”系列的换汤不换药、新瓶装旧酒,还真没看到有过大的舆论危机,而这点也是暴雪对网易的肯定——假如玩家们都心向九城,不满网易代理游戏,从而退出游戏,暴雪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损失。

所以我说九城败于心魔,外强内弱,怯于承担;网易胜在驯兽,应承暴雪,精诚所至。

星期四, 04月 16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山寨涅茧利,代言山寨开心网

在猫扑上闲逛,看到陈一舟给自己的山寨开心网做了Flash Banner广告,感觉这如同吃了兴奋剂般亢奋的小人看起来特眼熟:

想了半晌,突然一拍脑袋,这不是死神里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么?(110年前形象)

(涅茧利(くろつち まゆり kurotsuchi mayuri ),出自日本动漫《死神Bleach》,护庭十三番队的十二番队队长,技术开发局局长。)

持续在追《死神Bleah》漫画的朋友应该都记得,涅茧利被浦原喜助“假释”时的亮相:

 

下面是一张同人图,感觉就更为相似了:

该说这是太有喜感了呢,还是应该说有些雷人……

好吧,索性再放张既有喜感又很雷人的图片上来吧:

双黄线掉头撞警车的战果,伸手不打笑脸人的策略,怎叫一个强……

星期四, 04月 9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百度搜狐鹬蚌相争,Askwitkey谁会渔翁得利

文/阑夕

AskwitkeyWitkey的一个分支,主要以线上问答来促进知识的共享,很多人以为Askwitkey是由“百度知道”率先进行开拓的,但实际上Askwitkey这个概念的创建者和传播者是Yahoo!:

  • Yahoo! 知识+”是一个社群导向的服务,允许使用者发问、回答、投票等行动。全球雅虎最早的知识+是由韩国于2003年6月架设,之后逐渐遍布到Yahoo在全球的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地区的名字则修改为“雅虎知识堂”,在2006年年初诞生。

而百度则是在2005年推出了中文版的Askwitkey产品,即“百度知道”,借以百度搜索结果的高权重和广大网友的内容提供得以迅速普及,甚至影响到了百度的宣传Slogan——在2007年,百度首页Title由“百度——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修改为“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一直沿用至今。

  • 百度产品上线曲线:

百度知道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中文Askwitkey平台无可置疑的NO.1,但是就如任何一个身居首位的Winner一样,百度知道也时刻面临着各种挑战者,被无数双眼睛觊觎着的NO.1宝座并不那么好坐,尤其是在最近爆出搜狐采集数据推动搜狗问答这档子事的时候。

在搜狐的Askwitkey产品,同样是基于搜索引擎上的“搜狗问答”推出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以来,按照搜狗官方所公布的数据,搜狗问答已解决问题数超过了一千七百万,而百度知道四年以来的已解决问题数才五千万,也就是说,搜狗问答一个月的解决问题数比百度知道一年的解决问题数还要多。

这个大跃进式的数据自然遭到了质疑和调查,假如搜狗问答的已解决问题数是真实的,那么在短时间内要做到这个数字,最值得推断的就是“采集”了。有网友就敏锐的发现了搜狗问答中那些已解决问题中的猫腻:

  • 在搜狗问答里,发现了很多与百度知道完全雷同的提问和回答:

 

  • 有过采集经验的站长应该会很熟悉这种彻底的内容拷贝:

 

  • 搜狗在采集过程中甚至没有考虑加入关键词筛选过滤,所以也发现了一些很雷人的采集问答: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采集实在已经算不上一件羞耻的事情了,但是往往只有缺乏内容创造成本的小网站才会使用这一手段,在做大后再否认自己有过采集这等历史,鲜有出现如搜狐这样的巨型公司使用采集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而且全然不做遮掩工作。就像我们能够看到很多靠做艳星踏入娱乐圈的女明星在功成名就后极力回避和否认那段不怎么光彩的个人历史,却很少看到已经大红大紫的天王巨星依旧欣然接受咸湿片的酬约。

或许这个时代已经发展得阑夕都跟不上了,采集非但算不上羞耻,反而已经能够登堂入室由“潜规则”变为了“公开的秘密”。

不想过多的谴责搜狐,虽然以采集别人的成果来充当自己的内容的网站在中国已经数都数不过来,但你是一家上市公司,掏钱赞助了北京奥运,比99%的竞争对手都要风光,但是越是做到这个份上,越不能抛弃道德和尊严。

继续谈谈Askwitkey吧。

Askwitkey平台的技术需求非常低,其核心价值就在于知识的覆盖度、内容库的充实度、用户的共享积极性,它的服务对象有两种,一为在平台中寻找已有知识的用户,二为不满已有知识而主动提问的用户,能够最大限度的满足这两类用户,那么这家Askwitkey平台就是成功的。

正因为Askwitkey的低技术性,行业领头羊——百度知道在面对竞争对手的步步为营渐次包抄下,也曾做过很多拓展方面的尝试,譬如在今年3月,百度就曾在其网页搜索结果中嵌入百度知道的搜索框,引导网友更加便捷的进入百度知道平台,围绕针对性的关键词有意识的培养网友使用百度知道。

  • 百度搜索:西安火车站

 

  • 百度搜索:明发商业广场

 

这次尝试似乎并不顺利,在部分关键词上进行了测试后,百度又雪藏了这项功能。

除了百度知道和搜狗问答以外,中文领域的Askwitkey平台还有很多,而且大都来头不小,如果说这次搜狐选择与百度腹背交锋是一次赤裸裸的挑衅,那么等待着看这次挑衅结果的对手则都渴望获得见缝插针的机会。

  • 天涯问答:阑夕很喜欢天涯问答之前的名字“天涯问吧”——正好和其“天涯来吧”异曲同工而且有着脱口而出的语式,之后修改为“天涯问答”这样一个正统规矩的名字,反而缺少了语言灵性和草根气息。作为搜索引擎的Google与百度所信奉的理念不同,它坚持认为搜索引擎不应该自己创造内容——这样会丧失搜索引擎提供信息检索的本质,而且在检索结果的排名上可能导致有失公允的情况发生,但是Google中国(谷歌)团队实在花了太多的时间用在“本土化”上,最后依旧不得不对在中国如鱼得水的百度采取跟随战术,通过中国最大的华人社区建立了Askwitkey天涯问答和Group天涯来吧,用以抗对百度知道和百度贴吧。天涯问答的特色在于其知识内容人文化和社区化倾向比较严重,相比于百度知道,科学和技术性的问题在天涯问答并不受青睐。

 

  • 腾讯问问:百度和腾讯分别掌握了网民的信息入口和电脑桌面,在各自的领导范围内都做到极至之后,两者在扩张的道路上也多有交锋,Askwitkey平台也是其中的战火燃烧处。依托在腾讯QQ上进行的植入,腾讯问问吸引了为数不少的腾讯用户使用,在一次聚会上,阑夕曾被自己从前的老师问得无言以对:“你说为什么现在的学生们不愿去做家庭作业和复习功课,却非常积极的为了点亮QQ上的一枚图标而去每天坚持回答腾讯问问上的问题?”虽然气势逼人,但腾讯问问最大的缺陷还是在于其用户的低龄性而导致问答水准的参差,这对期待看到“答为所问”的用户而言是无可回避的致命问题。

 

  • 新浪爱问:有人曾历数从新浪离职后反而获得成功的大腕如程炳浩、俞军、王韬、侯小强等人,其中对刚刚传出要离开百度消息的俞军评价甚高:“俞军,百度副总裁,首席产品设计师。很多年前被新浪互动社区某领导开除。俞军后来成长为百度最高领导人之一,百度贴吧的教父。如果俞军还在新浪,说句大话,IAsk未必输给百度和Google。或许,俞军在新浪,中国就不会有百度。”如此看来,新浪是业内著名的“黄埔军校”,由新浪走出来的人才在再就业或者创业后都显示出了全面的能力,收获了累累的硕果,只是新浪本身的产品却又极度缺乏着引路人,比如新浪爱问,它本来是新浪打算以搜索引擎的模式来培养发展的,然而世事之艰辛又岂如人料,由于缺少强而有力的支持和技术上的创新,新浪爱问的路线不断发生着偏移,甚至还有新浪爱问的地区代理机构进行过生活方向的尝试,几年前,阑夕曾因为“城市通吃卡”的合作事项与其推广者武汉新浪爱问打过交道,感觉那边对新浪总部对新浪爱问的定位也挺迷茫和困惑。现在,和腾讯搜搜一样,新浪爱问接受了Google的介入,由Google来提供网页搜索技术,新浪爱问则偏安一隅,改名为爱问知识人,转型为Askwitkey平台,专心追赶着百度知道。

 

  • 雅虎知识堂:Yahoo!率先开拓了Askwitkey市场,却在进入中国的时机上迟了那么一步。加上雅虎在中国的一团乱,由3721到阿里巴巴,几度经手,定位不断在变,几乎成为鸡肋,既非门户,也不像搜索,2008年以来又将重心当在生活上,竞争力一直偏弱。而Askwitkey却偏偏是需要由一个强大的后台(门户、搜索、社区)来支撑和推广的,纵使雅虎知识堂继承了“Yahoo! 知识+”的纯正血统和理念优势,但是在中国,它依然玩不转。但是雅虎中国的确看到了这点现实,并且对Askwitkey做了相当深刻的钻研和创新,现在的雅虎知识堂在功能上是中文Askwitkey平台里最为周全和细致的,在这个精致的框架内,雅虎知识堂缺的依然是最重要的东西:内容,以及用户。

 

看似秉承类似公益性质的“互助、分享”的Askwitkey之所以受到热捧,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它的营销前景。Askwitkey平台的使用人群逐年增加,不仅促成了网站流量来源的一部分,而且让很多企业无法忽视面对这样可观的数字开展营销努力的机会:百度与KFC合作有“均衡营养KFC”,垂直Askwitkey平台PC****快问与三星合作有“三星i908专区”,这都是品牌传播与用户互动有机结合的营销案例。在危机公关范畴,在Askwitkey平台上的产品口碑也是很多企业所关注的重点,作为Askwitkey内容的管理者,网站也能够利用时机顺势向企业收取公关费用,这种灰色链条亦不容忽视。

只是,Askwitkey平台发展到了今天,在运作上的创新空间已经非常狭小,除了取得内容优势以外,几乎没有什么捷径能够产生后来居上的突进,或许这也是搜狐心急如焚公然采集百度知道问答内容的因素之一,但若是站在行业的高度上来看Askwitkey,它的未来仿佛是逼近枯竭的,甚至有可能会逐渐的与Wiki发生融合,以数据库的形式继续的存在和扩充下去,其互动性则将转移到Twitter类即时信息获取平台上。

阑夕

星期三, 04月 8th, 2009 未分类 2条评论

漫游币靠长尾盈利,康盛重赌SNS不靠谱

文/阑夕

自从凭借Discuz!论坛程序开启个人BBS时代后,黑龙江人戴志康便和高燃、茅侃侃、李想等人并称为互联网创业者中80后的代表,由于这四人的公司都开办在北京,也有媒体将他们打包在一起,称为“京城四少”。

当Discuz!占据了国内论坛架构程序50%以上的份额后,戴志康也由一个程序员成为了康盛创想(Comsenz Inc.)的创始人和CEO,其产品服务范围也由BBS(Discuz!)延伸到了Blog(X-Space)、CMS(SupeSite)等领域,不过有了Discuz!这根主干作基础,其他的几款产品虽为达到如腾讯那样无心插柳柳成阴的地步,却也欣欣向荣枝繁叶茂,帮助康盛创想更大范围的拓展建站业务。

如果算上北冰洋动漫,阑夕也算是康盛创想的客户之一了。

昨天看到戴志康的新动作——力推漫游币到其产品应用站点,饶有兴趣的回顾了一下康盛创想在戴志康技术员思路下所走的弯路和取得的成就,个人认为:漫游币能够成为康盛创想的利润增长点,却难以如戴志康多次表示的那样帮助他开启全民SNS时代。

先来看一张图吧:

这是康盛创想的产品线,打X的SupeV和ECShop是被相继转卖给别人的产品,被打问号的SupeSite是被自然放弃的产品,康盛创想成立五年以来,真正成功的产品,依然只有在成立公司以前就已经成名的Discuz!,UCenter这个平台“一站式管理旗下应用产品”的设计基本被架空。而康盛创想在2007年以来SNS风刮遍大江南北后强推UCenter Home,也是破釜沉舟之举。

SNS的确很火,但这个Web2.0概念的性质决定了它不可能像BBS那样多点开花,因为用户的SNS需求大都是集中化而非垂直、分散化的。一个网民,可能看财经上新浪,看书评上豆瓣,看小说上起点,但是他不可能也同时成为财经类SNS、书评类SNS、小说类SNS的用户,他的SNS需求,只会在一个主要的SNS站点释放出来。

SNS这个东西是没有长尾的。

所以康盛创想想依靠UCenter Home来使每个站长都能够架构起SNS平台这个思路在技术上没有错,但是在方向上错了,的确有很多站长会来尝鲜,但是很少有这样的SNS会发展成为活跃的站内社交平台。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康盛创想最忠实的盟友——落伍者论坛,它那么垂直和火热的一个论坛,跟随戴志康的号召开启UCenter Home后,是个什么样的境况、达到了什么样的效果。

漫游币就是建立在康盛创想这种主观臆想的基础上所产生的,没错,这种货币的确能够做到在所有使用康盛创想技术的网站上实现互通,但这也是在本末倒置的思路下所拍板的决定:SNS在未来只会越来越集中,除此之外的SNS将沦为死水,而SNS又是讲究集体气氛的社交平台,执意留下的用户也会因为好友的分流而无形的向聚焦点驱赶。用户会有很多社交脉络,比如同校(校内)、网友(QQ空间)、同事(开心网)等等,而“同站”这个脉络排名是很靠后的,这也决定了它很难形成一个以“真实”为原因的社交平台。

漫游币的消费也只能存在于应用UCenter Home的论坛所搭配的SNS平台上,诸如抢车位、扑克牌等WebGame的增值服务将为康盛创想创造新的利润点,SNS没有长尾,但康盛创想的站长用户是有着长尾的,这些长尾所消耗的漫游币金额加起来相信会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作为服务商的康盛创想,能够以坐享的方式从中分羹。不过这同时也是戴志康对SNS的理解偏差,我赞同这个观点:“SNS的本质是用户交流传播信息、动向的互动平台,而不是游戏的平台。不断的开发合理、受欢迎的app对任何一家SNS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SNS的极致是信息的互换,而不是WebGame。”

既然散户SNS们终将不可挽回的消亡,不如尽量透支最后的疯狂——倘若戴志康个人是清醒的,他会这么想。但如果他真的认为人人SNS时代会星火燎原,那么阑夕只能祝他好运了。

星期日, 04月 5th, 2009 未分类 2条评论

长安古道马迟迟——谈“教父”尤金·卡巴斯基的来华

文/阑夕

尤金·卡巴斯基

2007年,卡巴斯基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尤金·卡巴斯基抢在出席欧洲年度信息安全展的SC magazine颁奖典礼之前访问中国,逛了中关村、接受了腾讯的访谈并在清华园做了演讲——他的演讲主题“杀毒软件的世界性趋势”和一周之后出席SC magazine颁奖典礼手捧三项大奖时所做的演讲甚至是近乎相同的,或许,在那个时候,尤金·卡巴斯基就认识到了中国杀毒软件市场的重要性和潜在空间,为此才会把访问中国的行程看得比整个欧洲都要重要。

时光荏苒,相隔两年之后,这个正值壮年的俄罗斯人再次踏上近邻的国土,为他倾注毕生心血的产品“卡巴斯基”做进一步的普及和拓展,和两年前很多人大呼“原来卡巴斯基是一个人啊”不同的是,经过与奇虎的捆绑推广到独立运营,有关卡巴斯基这款软件的历史和故事已经被八卦得广为人知了,就连国内以卡巴斯基为主题的论坛社区都积累了大批的人气和拥趸,人们不再对这个自信得会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到软件身上的俄罗斯人感到陌生,曾进入前苏联大名鼎鼎的特工部门“克格勃”参与密码编译工作的身世也让他充满了神奇的光环。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将前苏联以军事化模式发展的技术和精神继承了下来,在后来蓬勃发展的计算机及互联网行业都毫不费力的担任着领跑者角色,这也是为什么在今年年初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俄罗斯总理普京在被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问道科技公司如何能帮助俄罗斯充分利用该国的人才和技术的问题时,能够淡然回答说,你看,问题是,我们并不需要任何帮助,俄罗斯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程序员,没有一个国家能与我们竞争,甚至包括印度。普京的底气并非无中生有,俄罗斯的计算机实力相当精端,有趣的是,这个国家也充满着共产主义遗留下来的两极分化特性,俄罗斯既有软件公司能够在一些最尖端的软件开发项目上和SUN、英特尔等公司展开合作,可是同时俄罗斯的自由职业犯罪软件程序员在开发恶意软件方面也是全球臭名昭著的。

尤金·卡巴斯基在经济持续低迷的2009年选择访问中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中国的市场份额实在有够硕大,虽然竞争同样激烈,但是寸土相争之后的收获总能让人获得颇为可观的回报,《软件工程师》在2009年Z1期上也直言不讳的说:“网络安全产品已经步入营销为王的行业竞争格局”,这便不难理解尤金·卡巴斯基对华市场的殷勤和重视了。而卡巴斯基在中国的战略一向独树一帜——从它并没有参加2008年杀毒软件行业峰会“群雄聚首破围城”就可以看得出来,卡巴斯基过于信任自己全球领先的技术实力而似乎忽视了营销层面的技巧和软实力,如果说2007年尤金·卡巴斯基是来考察中国这块相对陌生的市场的,那么两年之后的今天,尤金·卡巴斯基则是来驱策卡巴斯基的营销战略升级——适应中国这块已经获得认可和证明的电脑安全市场。有传言说尤金·卡巴斯基将与中国渠道商进行更加密切的沟通与合作,并试图为卡巴斯基赢得一些利好政策,这些都是卡巴斯基在加紧适应中国市场并进一步本土化的趋势。

从以往的演说来看,尤金·卡巴斯基是个思路清晰、言辞敏锐的人,他对中国市场的判断也十分到位,随着中国网民数量的继续增长、用户对个人和机构的信息安全日益重视,安全市场会越来越大,就像人们购房后都要换上更牢靠的锁,卡巴斯基在技术之外需要做的事情将在今年倍受重视——有了一把好锁,还需要把这把好锁给推销出去。以国际眼光来看,这番举动也正是为了顺应经济全球化及地区一体化的世界发展潮流,促进卡巴斯基实验室在管理上的扁平化。

尤金·卡巴斯基的事必躬亲是一种可喜的姿态,至少这种主动体现了卡巴斯基对华市场的期待和信心,中国杀毒软件行业硝烟未定、格局复杂,卡巴斯基的市场基础和用户口碑也并不薄弱,从2009年开始注重营销,并不算迟。

柳永有诗《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去一云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卡巴斯基在中国尚为少年,但也不再拥有年少轻狂的闲暇了,在它的教父“尤金·卡巴斯基”看来,是时候步入成熟、浴血沙场了。

Kaskad训练营中的俄罗斯少年

星期五, 04月 3rd,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