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3月, 2009

新华网生财有道,马日拉眼高手低

文/阑夕

事情是这样的,新华网在自己的全站导航菜单里都放上了http://mms.xinhuanet.comhttp://waps.xinhuanet.com的链接,名为“短信”和“Waps”,但点击后却是显示一个网页跳转程序,直接跳转到了房途网。由于有了新华网全站页面的反向链接,房途网的Google PageRank值攀升到了7。前日,我来房产网的马日拉发现了这处猫腻,出于竞争不利的心理,公开抨击房途网对Google PageRank的“作弊”,情绪激动,接连使用了“土匪流氓”等字眼表示自己的愤怒与不屑。

恼羞成怒的马日拉恐怕从一开始就是互联网上科班出身的正规军,他要求所有人都“凭真本事”来维护和提升自己网站的Google PageRank,但他似乎不太了解,Google PageRank本就是不予区分“真本事”或“旁门左道”的。相比于反链群发(Backlink Tool)、桥页(Doorway pages)、隐藏文字(Hidden text)、黑帽(Black hat)等做法,房途网对新华网的购买链接(link buying)做法可以说得上是光明磊落的了。马日拉至今不能理解,为什么他写给Google的投诉信会“意料之中”的没有回音,因为他对作弊的判定标准并不在Google眼里构成作弊。房途网充其量不过是在新华网做了两个全站友情链接,至于友情链接名称的欺骗性对应,这则不属于Google的管理范畴,而是属于新华网对其访问用户的不负责任。

Google PageRank只是一条企业标准,而Google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大没必要因为妒火中烧而失去理性。新华网收了房途网的推广费用而放置错误链接只会伤害到其本身的价值和品牌,房途网使用购买链接方式的推广手段无可厚非,非但不应视作是作弊行为,反而可以作为SEO的教科书案例予以借鉴。在行业竞争上,少一点浮躁的口水战,多一点产品质量的塑造和巩固,才是企业家真正应当注意的方向。

星期一, 03月 9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完美时空向网络进军的文化产业之路比较扯淡

文/阑夕

经过盛大数年栽培,起点中文网终成大器,执网络文学之牛耳,一时间声势赫奕,也算赢得了满堂喝彩。基于盗版、质量、周期等原因限制,网络文学很久以来都被认为是个无法稳定盈利的项目,但是起点中文网克服了诸多先天性困难,不仅在剥离出盛大后独立运营得有声有色,而且在反盗版措施上也斩获荆棘无数,最近连谷歌都被起点用来杀鸡儆猴了。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自然不愁蜂拥而上的追随者了。去年年底,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MSN与红袖添香合作成立了小说频道,榕树下创办者朱威廉宣布准备回购榕树下,而完美时空则拉起奇幻的大旗成立了带有出版部门的纵横中文网。

刘兴亮认为“文学网站有很有可能成为网游巨头的标配”,这个结论颇具争议,但也体现了文化产业这个香饽饽的市场热度。

但是,当2009年3月3日——正值上巳节,完美时空在纵横中文网旗下推出纵横动漫平台(图一)时,这条复制起点的道路已经变得连起点都认不出来了。同样是这一天,完美时空的股价暴跌22%(图二),也为其文化产业的新项目蒙上了一层可憎的阴影。

完美时空的老总池宇峰被公认眼光敏锐,但也不乏朝三暮四的风评,今年年初一次游戏产业年会后传出其有可能辞去完美时空CEO的消息也并非不是空穴来风,纵横中文网上线至今已经超过半年,且不说逼近起点,甚至连二流文学网站都难以跻身其中,对比上线当日百多位著名网络作家留言同贺的画面,美其名曰厚积薄发,孰知实为虎头蛇尾。

今年春节前夕,完美时空裁掉了旗下的两个出版部门,包括《幻想纵横》、《九州幻想》、《九州志》等杂志/Mook以及其他小说单行本的线下出版业务全部被砍,其中《幻想纵横》直接停刊。同时,这次动作直接引发了作者之间本就积怨已久的矛盾,江南、今何在以及部分编辑公开互相责骂,这亦成为奇幻小说界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作为“九州”的读者,我曾经在事发期发布《“九州门”第二季,天神的黄昏》来衡量和评论作者之间的矛盾,承蒙网友错爱,文章被顶到豆瓣广场呆了数天,我也收到许多交流邮件。但是由于作者之间的对话太过激烈,作为引燃导火线的完美时空,并没有被多少人提及,但是通过出版部门编辑和作者的吵架,完美时空裁掉出版部门的经过亦被揭露了出来,相当雷人。

当时纵横中文网的出版项目包括两个部门,出版一部和出版二部,分别负责不同的出版业务。在财务核算之后的业务目标会议上,因为两个部门之间对出版的看法差异——出版一部定出收支平衡的目标希望由完美继续注资,而出版二部要求切入市场以子公司形式运营并独立核算业绩,在出版二部对于出版一部收支平衡的目标表示质疑后,完美时空突然产生了风险性亏损的意识,然后异常迅速的将出版项目当做不良资产剥离,整建制的裁掉了整个出版部门。

换而言之,对“九州”进行了不到一年的投资后,因为对盈利前景的犹豫和畏缩,完美时空全盘否定这个产品结构已经成型的投资项目。做出这个决定的人,不是大蠢就是大贼。

榕树下用了多久才把自己卖出去?起点花了多少年才宣告盈利?完美时空表现得与其说是一个投资商,不如说是一个投机商。文化产业作为网络新贵,本就基础薄弱,不论是依靠网络人气来带动线下出版,还是想依靠签约写手来促进线上品牌,都离不开专注的发掘和长期的培养。所以现在很容易理解纵横中文网为什么又高调推出动漫平台,因为它已经用杀鸡取卵的方式将文学平台给做死了,今何在、江南、燕垒生、马伯庸、骑桶人、楚惜刀这些当初投向纵横中文网的作者现在还有谁在继续给纵横中文网写东西子?起点用收入吸引作者,天涯以名气笼络写手,而完美的文学网站内容几近枯竭,只要转投动漫产业。

理论上来说,动漫亦属于文化产业链条的一部分,在发达国家,动漫和文学、影视有着一栖共进的趋势,但是在中国,不同于底蕴深厚的文学,动漫一直处于一个非常畸形的状态,至今仍有很多人将插画、四格、Flash等内容视作动漫的核心组成部分——包括国内不少所谓“原创漫画家”。这些自视做“动漫”的人,乐于习惯性的将才能的缺失怪罪于文化审查体制的限制——我并不否认我们的文化审查体制的确非常混蛋,但这只是一个额外的难度而已,并不是无法做出优秀的动漫作品的根本原因,就像中国从影者喜欢怪罪电影局的苛刻和无理,可是至今为止的那么多地下电影却也罕见杰出之作。日本独立动画师新海诚能够辞掉工作用两年的时间制作出《星之声》这种水准的作品,中国那些在互联网上挖坑、看到无法赚钱就弃坑的自诩为资深动漫者,有哪个能够拍胸脯说自己有这种意志?

然而,完美时空找到了这群人。一方是自觉怀才不遇的作者,另一方是计划性三顾茅庐的资本,前者看中了后者的潜在利益,而后者相中了前者的升值空间,一拍即合。只是,完美时空不知道这群多年散居互为相轻的“漫画家”仅仅通过利益来牵系到一起究竟能够有多么牢固,而这群“漫画家”也无从知晓完美时空的策略和投入是否能够支撑到由他们扛起国产动漫的天空,这个“动漫平台”在刚刚创建就已显得岌岌可危、前景迷离。

实际上,起点模式虽然大获成功,但它所留下的市场空白依然很大,侯小强在将盛大文学做成文化版权公司,起点也不可能独霸网络文学市场。另一方面,纵然文化产业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投机主义从来都不能真正有效的推动这个尚在蹒跚的产业往正确方向前进,任何竭泽而渔、釜底抽薪的短视行为都有可能造成双向的打击,这虽然不是规则,但理应成为任何想在这块蛋糕里分上一杯羹的投资者所懂得的基本常识。

尽管市场还远未到僧多肉少的地步,而文化产业的蛋糕也固然诱人,但要谨慎确定自己究竟是不是在饮鸩止渴。

图一 纵横动漫平台

图二 完美股票曲线

星期三, 03月 4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