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2月, 2009

[2009-02-27]一周IT观察:瑞星的事还没完

文/阑夕

 

上期的观察中,我说“微点为了这一天筹备了太多的军火,瑞星恐怕深陷泥潭在劫难逃”,但是现在看来,微点在推倒瑞星的同时由于用力过大使得自己也沾上了泥水,而瑞星则体现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能耐,越来越多的势力牵扯到泥潭里来,本就不清澈的泥水,被越搅越浑。

虽然瑞星是中国杀毒业里的领头羊,对它江民说不上会给出什么好脸色,但是跟着瑞星混江民还是能够分到汤羹,最重要的是,瑞星懂规矩,可是一旦微点将瑞星取而代之,这般引狼入室将给杀毒软件市场带来极大的冲击力,刘旭从来就不是什么安分的角色,这次搞掂了瑞星,下一次搞不好就是江民。出于唇亡齿寒的缘故,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江民还是对自己的竞争对手伸出了援手,这也真实的说明,在利益的趋势下没有永远的敌人。

江民认为“杀毒业界混乱的根源正是刘旭”,几乎是非常直白的表现了自己对于刘旭的惧怕——这个能够在瑞星数年围剿之下东山再起报仇雪恨的男人如今已经做到了人见人怕。江民选择了跟刘旭“斗狠”,直接将自己放在了微点的对面,这似乎相当的天真,你瞧,瑞星现在还在应付着接连不断的查账,根本无暇来共同抗击微点,难不成迫不及待的想成为陪葬品?江民敢于这样站出来,如果这不是天真,就是自信它的同行都和它抱有一样的心思,大家团结起来,一起敢走这头来者不善的恶狼。

但是江民的算盘打错了,错得有点离谱。

这个世界上不仅有微点这样公然闯进牧场的狼,也有平日里批着羊皮——在某些时候才会显露真身的狼,这样的一头狼,名字叫作奇虎。

在TechWeb论坛上,出现了这样一篇帖子:《奇虎360:只因其它杀毒软件太烂才进军安全界》,奇虎不仅对旧日的敌人瑞星落井下石,更是直接从背后给江民捅了刀子,而且也让微点吃了一记闷棍有苦说不出,一石三鸟,不亦快哉。这种混乱的状况几乎可以和2006年那场由BMW挑起的广告战相比了——如果奇虎能够更注重一下攻击质量的话。这篇文章分量是够了,但它的仓促起稿还是让咱揪到了小辫子,去Google一下“Google:只因其它浏览器太烂才开发Chrome”这篇文章吧,你会发现奇虎的“创意”来源。

据说被瑞星晒出来的那位记者王学武也要状告瑞星侵犯名誉权了,连最道貌岸然的人现在都试图伪装成受害者了,还有什么东西隐藏在我们看不到的黑暗角落的,都出来吧。

总算明白为什么你们拥有积累了那么多年的资源和渠道还会被外来者+后来者卡巴斯基短短数年内打得落花流水丢盔弃甲了。

 

除了在刚上线那会热闹了一阵子后,百度有啊很快就处于被人遗忘的边缘了,这几乎是百度Hi的境况的翻版。相比之下,淘宝在宽心于百度没有给自己造成预料之中的威胁后,也开始发展新的业务模式了,在其“淘客”已经发展到能够养活一大批站长和SEOer后,C2C的淘宝开始试水线下店铺业务。

如图:

这样的实体店会在城市居民住宅区的周边遍地开花,你相信吗?

至少,马云相信,相信人们对于淘宝需求在线下也会有直接的反映,所以淘宝最近的动作就是在设计这样的“特约服务店”的运营模式。

“淘一站”的解释为:

首先它是一个寄售店,假如有人手里有闲置、待出手的商品,但是自己缺乏渠道和途径出售,那么“淘一站”就能适时的帮助顾客解决这个问题,由顾客来定价,“淘一站”按照顾客要求的价格卖出商品(通过网上店铺和实体店的双重消费者),成交后支付一定的服务费,另外,“淘一站”也可以理解为淘宝网授权的实体店,顾客能够在这个店里让工作人员帮其在淘宝网上下单,几天后再到店里去拿货,“淘一站”就是在淘宝网和线下消费者之间建立的一座桥梁,成为淘宝品牌服务的一个延伸,打消网购人群的疑虑,进一步推动电子商务在中国的普及。

看起来,“淘一站”和”支付宝“一样,都是中国特色的怪胎,社会经济的信用体系一日不完善,那么就会萌生这样的怪胎的生存必要。拥有中国最大的C2C商城,“淘一站”对于淘宝来说风险实际上并不大,而要与淘宝分担风险的,则是加盟者了,谁会是第一批小白鼠?

 

悄无声息的,百度对自己的首页进行了一次细节上的改动。

原首页:

现首页:

百度将其搜索按钮“百度一下”右侧的“帮助”链接替换成了“设置”链接,原来的“帮助”则放置到了“设置”连接页面的右上方。如果对这两个网页内容有了解,便不难发现这样的改动很明显的传递了百度的策略调整:它开始慢慢尝试放弃中国的入门级网民——这部分网民也是百度赖以生存的庞大群体,转而迎合中高端网民的个性化搜索需求。

换句话说,百度认为它已经毫无悬念的奠定了低端搜索市场,正打算分出精力来与谷歌抢夺办公室用户。

 

反低俗反到第几批网站了?第九批?第十批?谁他妈还关注这个啊……

大概也正是因为遭受冷遇后的失落感,“有关部门”像个哭闹的孩子般再次试图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次的殉道品是电玩巴士和多玩,前者是中国最大的电子游戏资源网站,后者是雷军投资的网络游戏网站,这个星期,这两个网站的域名被注册商强制停止了解析,导致数百万用户无法访问。(截止到现在,多玩已经恢复访问,而电玩巴士则依然无法访问,暂时启用备用域名)

这就是中国最大的域名注册商万网所做的行径,他们回收了牛博网的域名,现在又停掉了电玩巴士的域名解析。在上期的观察中我说过,中国社会素来有法制而无法治,《物权法》颁布了多久了?万网对这项法律产生过忌惮了吗?它难道白痴到不知道它作为域名注册代理商而言没有半点权力去改动已出售域名的资料?低俗低俗,低俗违法了吗?如果一个人违法了,可能会遭到查封银行账户等处理,但是一个人被视作低俗,他的私人财产能够因为这条理由而被侵犯么?

万网的解释是:“中国万网于二月二十日接到上级主管部门的通知,要求对部分网站停止域名解析。万网在接到该通知后,对列明的网站,包括tgbus.com(电玩巴士)进行了停止域名解析操作。”也就是说,即使是违法的指示,只要“上级主管部门”告之,那么万网一样会去实施,然后在事后声称自己只是一颗执行上级命令、兢兢业业的螺丝钉罢了。

中国的个人权利就是被这么践踏。

 

煎蛋发表了一篇译文,名为《iPhone游戏救了一家人的房子》,读后我又想起了之前的一则新闻,大意为Twitter的某个第三方应用服务提供商宣布盈利,这让中国很多程序开发者为之震惊,即使受到资本青睐有加,但Twitter一直都没能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现在反而有一家为它做插件的公司获得盈利了,不单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而且也让很多程序开发者看到了曙光。但是“淮南为橘,淮北则为枳”,在中国,这种美梦几乎不可能成真,比如:《51.com校内抢第三方应用开发者饭碗招致不满》,这样的事情虽然并不奇怪——即使“十谈开放”的谢文,也没能有机会在当年的一起网实践他的理论,更别说51、校内这种在中国土壤上生根发芽的“开放平台”了。

 

鲜果进行了一次幅度较大的改版,虽然我已放弃鲜果的RSS阅读器,但它的热文频道我还是经常会访问的。改版之后,鲜果热文频道的内容抓取得到了较大的改善,但同时也进一步削弱Blog的原链接点击率,这和当初豆瓣九点改版后所被人诟病的情况如出一辙。新增加了栏目“好友分享”,则是意在加强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交流与黏性,与豆瓣的友邻类似,对于鲜果的用户群体来说没多大作用,但至少是一次改观。

 

好站分享:

 

对于想要学习PPT制作的创意和美化、下载PPT资源的朋友,这里推荐一个不错的Blog:NordriDesign。这是一个多人协同写作的Blog,很多模板资源、经验心得都极具价值,我也正在这里努力学习中……

 

天涯只看楼主,虽然站名很囧,但功能非常对我的口味,对于天涯的N多连载帖,“只看楼主”实在是个非常有用的功能,天涯也将这个功能放入其“百宝箱”的增值服务中,通过这个网站则是可以免费的享受“只看楼主”的功能。这个网站其他的功能也很不错,比如“热帖排行”、“红黑脸排行”等等。

 

———————————————————————————————-

 

一周IT观察,为 阑夕 的个人栏目,用于评论、讲述和分享每个星期所接触到的互联网信息,一周一期,不求速成。

本期为第二期,有欠成熟,还望斧正。

星期五, 02月 27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一周网络观察:从困兽犹斗的瑞星说起……

这个星期闹很大的一件事,瑞星和微点的战火再度被点燃——这场本来早已熄灭的战火比起当年势更甚之。天涯社区IT视界版主挨踢客一篇《瑞星,今夜将你遗忘!》很快被趁势推上了首页聚合推荐,更多的IT人士也都在关注着这场再起的纷争。其实,早在近两年前,就已经有人将瑞星陷害微点一事捅了出来,毫不留情且毒舌辣语:《关于瑞星的彻底批判,一只老甲鱼的末路狂奔》,作者徽剑是中国南方IT界一位争议颇多的知名评论家,因为对瑞星的这次攻击不但丢掉了天涯IT版块版主的职位,而且据说还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公关势力的压力,其中更是牵扯进了TechWeb等业内网站。

但是即使当时在互联网上轰动一时,也丝毫没有影响事情的结果,瑞星依然志得意满,后来还露出凶悍的面貌在业内和360对着刺了几回合不分胜负,而微点则自认倒霉打碎了牙往肚里吞,卧薪尝胆般的伺机反扑。中国社会素来有法制而无法治,同时线上线下的实际影响差距极大,所以即使很早百度就背上了竞价排名的包袱,但有当央视出于力推自己的官办搜索的目的公然咬百度一口时才对百度造成真正的损害;同样的例子,某人妖走街窜巷了很多年,也是半紫不红,终于捞到师傅退役的机会上了一次春晚,方才大红。瑞星这次也是栽在了线下的媒体,进而再才引发现在网络上的关注和讨论。

按照现在的局势来看,微点为了这一天筹备了太多的军火,瑞星恐怕深陷泥潭在劫难逃,其实在杀软行业内的不正当竞争简直是习以为常,只是瑞星当年做得太狠,搞出了牢狱之灾,也无怪乎今次的失足,只是,少了瑞星,这个行业也不见得会干净多少,要知道,那些现在看着瑞星垂死挣扎而在偷笑的,都并不比瑞星少染多少污秽。

 

网易的Boss丁磊抛出的养猪论再次惊动了舆论,这个范围上至华尔街,下至中国农村,都为丁磊不知是一时兴起还是早有预谋的养猪想法而疯狂,这距离丁磊上次声称“网吧用户减少三成”而导致网易股价缩水近三成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张朝阳沉默了许久开始带领搜狐专心做产品,结果丁磊却仿佛是继承张朝阳的衣钵般跳出来接连抛出炒作性极强的言论,这也使得中国这几个互联网大腕永远都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其实,作为牧畜业的养猪并非一件很罕见的工作,只不过搭在丁磊这个角色形象上,总有点让人哭笑不得,网易仅有的那几款网游已经在透支产品生命周期了,其对手新浪吞下了分众,搜狐则依靠搜狗频出软件产品占领桌面,不知道丁磊究竟是不把这压力当一回事呢,还是对网易保持万年老三的位置心满意足信心百倍。(三大门户一向集体忽视腾讯,我也跟一回风得了)

 

今天看到一个网站的推荐——国内的又一个微型博客提供商:嘀咕digu.com。

这个网站给我的印象非常棒,设计漂亮,应用齐全,绝对不是草草建起来的网站。同为Twitter在中国的模仿者,嘀咕比饭否要更加注重效果的体现、功能的创新和用户的聚合,很显然,嘀咕学习了台湾著名的无名小站以及大陆新浪网博客频道的策略(甚至无名小站自己旗下的微型博客就叫“嘀咕”),嘀咕不知通过怎样的渠道拉来了一些二流明星——比如爱戴、马天宇、曹格等人来嘀咕“开博”,借此吸引流量沉淀为注册使用的用户。

诚然,明星的入住的确容易产生连锁式的滚雪球效应,但Twitter的本质和价值在于信息的及时分享、好友关系的维护,这都需要庞大的用户基数来支撑才能获得的成效,嘀咕上的明星们显然是不可能在百忙的工作中经常性的往网站上更新自己的动态,而嘀咕目前的价值也不会打动他们的经纪人专门的请人帮助维护更新信息——就像很多明星的新浪博客那样,所以嘀咕的明星策略虽然小有新意,但无益于持久的保持网站活力。真的想要发展壮大,最基本也得对饭否造成威胁,而如今嘀咕与饭否的差距,只能依靠巨大的成本投入(广告/推广)来拉近了。

好奇之下,查了一下嘀咕的资料,其前身是乐酷leku.com(妈的都是好域名啊),提供软件形式的微型博客服务,也使用了明星策略来推广,比如刘惜君,后来似乎被收购整合到了嘀咕。通过域名Whois查询,嘀咕的域名为深圳市第三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属,似乎也是一家新兴的高新技术网络公司——尤其是在移动业务方面,恐怕嘀咕的产生就是这家公司手机移动战略的一部分。

 

下面又是一个网站,也是在别人博客上看到的,不正经网址导航

就是一个收录了很多冷门、有趣的网址的导航站,没多大价值,无聊时可以由它来访问一些提供奇怪服务的网站来消遣。以前有过类似网站,不过基本都是站长一时兴起,加上这种导航也确实没什么前途,所以也都没更新了,估计这个不正经也会走上这么一条路,所以推荐现在去尝个鲜,然后忘掉它。

 

互动百科可能有不少人听说过,国产的Wiki,不出意料,比百度百科好,也不出意料,远不及维基百科。这个网站貌似曾经和天涯社区有过合作(看到过它在天涯上的广告),而它对于一些历史事件的坚持客观纪录也让我对它产生过好感,但是同时我一直以为Wiki若是被商业介入是绝对不可被信任的,因为商业意味着回报,但作为纯内容创造形式的Wiki所拿得出手的唯一回报就是为了商业目的而改变内容(比如呈现方式、描述倾向等),所以一直以来都不缺乏商业投入的互动百科并不被我看好,相比之下,维基百科能在半个月内筹集六百万美元这更让人尊重和信任。

今天,在TechWeb论坛上看到了互动百科的又一广告杰作,看起来它的手笔是越来越大了。不谈这个,单看广告的话,互动百科这一次在北京的亮相还是很精彩的。

 

一周网络观察,为 阑夕 的个人栏目,用于评论、讲述和分享每个星期所接触到的互联网信息,一周一期,不求速成。

本期为第一期,有欠成熟,还望斧正。

星期六, 02月 21st,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蒙牛绝地后生?扯下你的遮羞布!

文/阑夕

  我一直认为,在网友充当公民记者的角色次数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的同时,这也会产生一个负面的推动力——帮助这个社会的黑暗学会更加聪明的隐藏自己。比如,我们作为强大的舆论力量来发现戴奢表、抽豪烟的官员并予以曝光,这在另一方面也是在培训其他的官员学会低调行事、暗中作乐。

  三鹿的毒奶粉事件就是这样一个案例,我们干掉了一家名叫三鹿的无良企业,但是我们也教会了其他无良企业获得了前车之鉴。三鹿出事后,彻底暴露了它在危机公关上的稚嫩和平庸,它试图收买搜索引擎以用来封锁网民的上网入口,然而拙劣的保密措施毁掉了它的这一努力,于是三鹿不光自己丢掉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甚至把百度也拖下了水。毒奶粉是一个挑战人性底线的事件,在网民们将矛盾集中对准三鹿的同时,在三鹿之后被查出的毒奶粉生产企业却利用这一空档逃过了一劫,并汲取了相当丰厚的“经验教训”。

  蒙牛刚刚被查出特仑苏添加OMP致癌物质,转眼之间,喉舌媒体立刻就转变了风向,开始集体为蒙牛辩护,那些当初炒作事情的门户也团结齐心的推出了蒙牛无罪、屈打成冤的专题:
腾讯qq: http://finance.qq.com/zt/2009/telunsu/index.htm
网易163: http://money.163.com/special/00251JR4/telunsu.html
新浪sina: http://cs.sina.com.cn/minisite/mn_telunsu/index.html
凤凰网:http://www.ifeng.com/enterprise/special/200902/d1011231

  在这四家门户中,相比而言,网易和凤凰网属于比较有气节的那一类,但他们这回也泯然众人矣,真的是缺这点广告费么? 

  呵呵。

  这就是蒙牛在三鹿事件之后学以致用的地方了。我们不妨现在回头来看,倘若当初三鹿公关百度的交易没有被曝光,三鹿就能够凭借百度的屏蔽保护而幸免于难么?这只会让百度笑纳那笔公关费而已,三鹿的命运不会有任何改变,因为搜索引擎是不可能影响网民对产品品质的判断,它只能起到一个阻碍网民发现危机的障碍作用,但是要知道,网民从互联网上获取信息,绝非仅靠一家百度。蒙牛从三鹿的悲剧中所学到的东西是,公关不是不该去做,但公关的对象一定要选择正确,公关力度也要拿捏得当。

  大家应该还都记得,三鹿问题奶粉在去年年初曾经在天涯社区爆出来过一次,有网友发帖说三鹿奶粉质量有问题,后来三鹿派人塞了几包奶粉给该网友,于是该网友在回复中改口说是误会,并请版主处理了帖子——如果没有这种转变,将问题及早的传播开来,哪怕日后受害婴儿少一个,也是对社会莫大的贡献。蒙牛学会的就是这一招,擒贼,先擒王,你说我有问题,行,我直接公关你这个人,让你改口,直接修改信息源,从上至下的污染传播渠道。

  所以,就有人在骂***了,我靠,说有问题的是你,说没问题的又是你,你在逗我玩啊!?

   然后,与三鹿相比,蒙牛的财力无疑要更加厚实一些,借鉴了三鹿犹如蜉蚍撼树般的公关力度,蒙牛可就是下大本钱了,四家门户网站的专题,实际上都是做的“frame”框架,frame的对象是vodvv.com做的“官方专题”。(可以反键查看源页面地址为:http://www.vodvv.com/special2/special/200902/special_97.html

  什么是“frame”呢?frame是一个Html代码,俗称框架,在frame代码后添加外站的显示页面,即可一步到位的显示到自己的网站来。简单来说,就是这四大门户所“制作”的专题都只是在自己的服务器上提供一个静态页面用来抓取vodvv.com的网页,而并非是自己的内容。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呵呵,我猜测,这是由于蒙牛连广告对象的问题都想到了,如果直接一家一家的找四大门户去谈广告,可能会产生诸多不可预见的矛盾,比如有门户趁机狮子大开口、或者怕被拖累不愿放广告等情况,于是蒙牛找了一个致命的捷径——直接控制这四大门户的上游。

  vodvv.com是一个什么网站?这家网站的名字叫“联播网”,不过和CCAV是没有关系的,在其公司介绍中,是这样写的:

  联播无限(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旗下全聚客(北京)国际广告公司是一家跨媒体制作与发布机构。历经十年发展,公司已从单纯的节目制作、广告代理,转型为拥有电视、网络、电台、平面等跨媒体整合的实力传播机构。

  联播网以客户需求为首要出发点,整合现有的各类相互独立的媒体,使之走向融合,形成一个全方位的、以宽带网络信息服务为核心的跨媒体平台,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全方位的、量身定做的活动以及资讯发布服务。无论是现场直播,还是节目录制,无论是图文资讯,还是广告服务,联播网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个性化的解决方案。

  公司多年来服务于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新浪等诸多影响力媒体,在资讯节目领域里,汇聚国内一流人才队伍,拥有领先的前后期视频设备、数字机房、多讯道演播室,签约多名国内一线知名主持人,公司正在成长为业内卓越的资讯节目制作商和发布商。 

  HAHA,看起来这家网站的性质等同于一家4A广告公司,而其实力又颇为强大,新浪等门户网站的广告投放都是它能够负责的,也就是说蒙牛直接公关了这家公司,然后通过这家公司来安排四大门户的广告。而门户网站的吃饭是相当依赖这家公司的,即使他们不想给蒙牛面子,也无法轻易拒绝这家公司的提案,蒙牛再一次以雷厉风行的作风上演一出擒贼先擒王,搞掂四大门户网站,掌握住了传播信息的巨头。 

   任何一边倒的信息都是值得可疑的,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仔细看看你们所接受到的那些为蒙牛翻案的专题,那是 “专题”吗?所有信息指向一律统一化,引用话语全部为蒙牛说好话,呈述事情一概大谈所谓民族企业和蒙受冤屈,完全闭口不谈蒙牛在这次事件中所体现出来的矛盾和疑点,这不叫专题,这叫广告,所以我不是教导大家拒绝接受媒体的客观报道,但这根本不是什么报道,我教导大家不要相信任何形式的、尤其是在这种危机下的广告!

  我亦不是针对蒙牛一家企业,我是针对整个中国地区的奶业,蒙牛出事的同时,多美滋也出现了“调查完全合格”的消息,左一家合格,右一家无害,那么那些结石婴儿都是自己吃石头长出的结石!?现在的奶业状况非常的不正常,各种信息鱼龙混杂在一起,难以分辨,在这种情况下,拒绝相信任何正面维护信息是最好的保护方法,因为不喝牛奶不会有太严重的损失,而假如出于对媒体广告的信任而去消费牛奶然后再发生问题,到那时损失就大了,对于问题牛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保持谨慎心态,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在事情明朗之前,敦促监管机构透明化、严格化、规范化! 

  再次同情并声援所有问题奶粉的受害者,并强烈希望中国地区奶业重新洗牌,别在痛哭之后再偷笑着拿消费者当傻子!

Tags:

星期二, 02月 17th, 2009 未分类 5条评论

宣称能够改变阅读方式的Amazon Kindle,靠谱不靠谱?

文/阑夕

作为数码产品中异军突起的一匹黑马,Kindle的讨论热度已然超过了iPod,Amazon也依靠Kindle的热销而试图重振受经济危机所影响的股价,同时,凭借Kindle所带来的阅读应用,作为经营性B2C网站的Amazon一时竟然与Apple、Google、Microsoft等公司在“云计算”产业上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首先普及两个概念,Kindle是Amazon早在2007年就推出了的一款移动阅读工具,身揣这么一个工具,就能够随时随地的在电子显示屏上登陆互联网阅读电子书、博客、报纸杂志;云计算稍微有点复杂,就现阶段而言,云计算暂时还只是一种尝试性的应用,其基本原理是通过使计算分布在大量的分布式计算机上,即分布式储存数据的能力,换句话说,如今我们靠PC产品——如硬盘、闪盘来储存数据,在未来则只需要一个能够连接互联网的账户就能够访问自己的一切数据。

Kindle曾经被认为是一款废柴产品——如果不是在沉静多年后猛然间一鸣惊人的市场反应,它现在也会被这样认为,道理浅显得让人不屑多说:到了现在这个科技时代,还有多少款手机不支持电子阅读功能?既然在城市社会人手一部手机,那么又有哪个傻瓜会掏钱去再购买专门用来阅读的一个显示屏?这样看来,2008年之前,地球上的傻瓜还是少量的,可是从2008年到现在,地球上的傻瓜比例突然获得了爆炸性的扩张,Kindle一夜风靡,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Amazon的商业模式。

如果以惯性思维来进行举例,Kindle的成功的确能够找到可参照的依据,比如,虽然大多数手机也能够用于拍照、听歌,但数码相机和MP3依然瓜分了比重很大的消费市场,但这是依靠产品的专业程度所获得的细分市场,对手机摄像头像素、内置音响的音质无法满足的消费者选择了Sony T300、Apple iPod。同时,数码相机、MP3的兴起也是得益于传统工具的没落,消费者抛弃了老旧的胶卷式相机、笨重的CD机,转而投向小巧新型、更加实用的替代产品,这可以算作是行业发展中的换代升级,但Kindle完全不符合这种规律,传统图书业依然如火如荼,纸质出版也依然富有旺盛的生命力,在没有明显的需求空档时,Kindle的火热境况只能说明一个趋势:它或许是在预支自己的商业市场。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我不看好Kindle的未来,也不相信它能够改变人们的阅读方式,但无论如何,现在的Kindle非常成功,这点无法否认。Kindle之所以能够让人在拥有纸质图书和手机阅读器的同时产生有重叠性的购买行为,大致上依靠着如下几个创新性产品特征:

  • 非凡的阅读体验:Kindle的技术功底非同一般,它的屏幕使用的是electronic paper技术,在四年前electronic paper还算是一个概念科技,用于让超薄的电子屏能够如纸张般具有质感的弯曲和真实,它在实验室的研发速度也实在惊人,短短两年后就能够被用在产品上投放市场,这般良好的视觉体验加上阅读器在硬件及外观上极其舒适的操作体验,使得Kindle具备简单易用、便于接受等体验优势。
  • 对苹果的继承和发扬:Kindle从不讳言其对苹果的不耻相师——尽管这种模仿让乔布斯很不舒服,实际上,Kindle的核心设计者之一就是前苹果工业设计部的Supervisor,这种对iPod系列的一脉相承也使Kindle附上了时尚、潮流的设计元素,与专注于音乐储存与播放的iPod相同,Kindle也保留了专一垂直的产品价值,别的产品(比如手机)功能齐全却无一专精,注定会失去各项功能内质量要求较高的消费者,而这部分人群则是被Kindle吃定了的。
  • 强大的内容体系:Kindle的网络支持不可谓不强大,全球最大的网络书店Amazon为它提供了最为完备的内容资源,而且由Amazon为它提供了CDMA无线网络,能够即时独立联网(而且还是免费),以及配备的增值订阅服务——订阅博客作者、报刊杂志的最新信息,产品和信息源之间的渠道架构得十分庞大,如此豪华的软件配置为Kindle添色不少。

除了以上几个产品特征之外,成熟的商业模式也有效的帮助Kindle打造自己的产业链,Amazon完全有实力兼顾电子图书产业的上下游,利用法律壁垒对知识产权的保护,Kindle的易用性将会为其商业利益助推强劲的火焰,但这也是它全球化的最大障碍之一,毕竟不是每个国家的法律都如美国般完善繁琐,就拿大陆来说,假若Kindle进来,那么它定然会遭遇山寨围攻而水土不服。

站在现实的角度,Kindle最首要的问题还是得确定它的商业辉煌究竟会不会是昙花一现,人们究竟需不需要随身携带一个大型图书馆、并且是否有这么多的时间花费在阅读上。互联网的扩张所带来的影响之一就是使人降低阅读兴趣,媒体色彩的冲击和网络社交的展开都挤压着阅读时间,Kindle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阅读的性质,阅读不曾因为Kindle的出现而更加有趣,一种不同的阅读方式能够带来新奇感,却很难断言它足以催化长久的兴趣。从推出不久的新一代Kindle 2.0来看,它变得更加像一本书了——一本拥有触屏、联网功能的实体电子书,只是这本书的内容可以如早期科幻小说中所期待的那样随时更新。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背包的习惯,相反,这种习惯正在萎靡。当其他数码产品都在努力缩减体积以便于携带时,Kindle为了更加专业的提供阅读方式而逆其道而行,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换句话说,Kindle急切的想促使人类无纸化阅读的提前到来,为了成为阅读器的行业领头羊不惜杀鸡取卵揠苗助长,那么这个被过度期待的市场自然反弹时Kindle也将受到最大的伤害,Sony、Apple都等待着这一刻。

回到云计算的话题上来,基于广泛的人群基础,Kindle有着充分的潜力推动云计算的发展,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Christensen认为,“云计算是一种典型的‘破坏性创新’,当网络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且更加稳定安全的时候,用户将会从桌面电脑上的软件应用转向基于互联网的应用,从而形成一个爆炸性的市场增长。云计算最重要的特性就是随时在线,并给用户提供了丰富多彩的应用,它的发展将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主角。”Kindle恰好具备这种爆炸式的破坏力,它也有可能成为一个试验型的雏形。真的要赞一下Amazon,其网站理念本是认为“书籍是模拟技术的最后堡垒”,但它也不惮于对自己进行结构上的颠覆,对科技走向的脉搏把握得相当精准。

最后,提个问:如果Kindle进入大陆市场,你会购买它吗?

星期一, 02月 16th, 2009 未分类 2条评论

豆瓣也已顺服,中国互联网哀鸿遍野

文/阑夕

最近,中国Web2.0网站豆瓣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豆瓣在意料之中登上第四批低俗网站名单,然后开始大规模删除小组,甚至连多个相册中的世界名画系列都被判定为低俗内容而进行无保留删除,也导致了网友的日益不满和强烈反弹,前日,豆瓣有用户报复式发起“给世界名画穿衣服”活动,招募网友使用画图工具对各类所谓低俗的世界名画图片加上衣服,在众多有才的网友参与之后,在无数友邻的推荐下,这活动立刻就红了。然而豆瓣下手也很快,最新消息,这项活动也被豆瓣毫不留情的删除了,理由竟然是“活动可能对网站运营带来潜在危害”。很多网友在豆瓣“丧失心志”的镇压下感到绝望。

关于反低俗这件破事儿,发生在其他网站,我都会一笑了之,唯有豆瓣这样的作为,让我颇为关注和不解。说到底,还是因为豆瓣一直以来的与众不同,对其感情也有些特别吧。

一直以来,豆瓣都有着文艺先锋的网站特征,其用户群也显得相对洁净,与其他SNS站以关系聚合用户的方式不同,豆瓣是以话题性来聚合用户,其小组功能也有效的细分了人群,在我看来,豆瓣是贯彻自由主义比较深刻的一个网站。不过,在反低俗的鲜明旗帜下,豆瓣表现出了出人意料的过分懦弱,反过头来对自己的自由挥舞起刀枪,砍掉无数内容的同时,也砍伤了无数用户的热心。

我不是说豆瓣应该顶风作案而公然违抗上级指令,但面对强权压力和无辜用户,豆瓣应当聪明的尽量寻找到具有缓冲效果的妥协方式,我相信很多豆瓣用户都和我所想的一样,以为豆瓣能够在执行反低俗措施的同时也能有意识的保护部分用户并给予交代,可让人大失所望的是豆瓣的无条件顺从,甚至使得豆瓣的反低俗力度比其他网站都要更加凶猛恶劣,很多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没有想到的用词都被豆瓣冠冕堂皇的给用来扣帽子了,“俗不可耐”、“激进时政”、“意识形态”、“对网站的运营安全有潜在威胁”……豆瓣在给自己的用户下着这些定义时,无疑也在愚蠢的宣告着自己是一家由什么样的用户群体所支撑起来的网站。

在反低俗的鲜明大旗下,不只豆瓣一家受到了压力,大家都有压力,但只要每个人都作出一小步的坚持以及消极应对,那么这面大旗也就不会有底气去限制更多的自由。非暴力不抵抗,向圣雄甘地学习吧,否则我们都将成为中国互联网堕入黑暗中的陪葬者,即使这是一场没有胜者的冷战,也请每个捍卫自由的人从正面倒下。

星期五, 02月 6th, 2009 未分类 4条评论

不作恶很对,也不应说谎——小谈谷歌的一条数据

文/阑夕

在Google中国,也就是谷歌的企业博客(Google黑板报)上,李开复先生写了一篇文章,《用户为先:谷歌做好三件事》,结合各个角度将谷歌大赞了一番。

我向来不喜欢这种新华社口吻的自卖自夸,尤其不能理解隶属Google的谷歌竟然会自造口碑,要知道,Google这么些年来都是依靠用户真实的体验感来分布式传播其品牌形象,我很少看到埃里克·施密特自己向媒体夸赞Google,而且作为企业博客本身的价值而言,我也不看好人们会持续的关注一个用来说自己好话的官方话语平台,这给人以疲倦和陈旧的感觉。

李开复先生在夸赞谷歌重视用户的时候再次用上了半年多以前谷歌公布的一个数据,对于这个数据我在以前就一直保持谨慎与怀疑,现在看到李开复先生新瓶装老酒,我也来说一下我对于这个数据真实性的看法。当然,在范美忠事件之后,我也深知我的质疑方向是违背人心向往道德方向的,尤其在如今这个道德沦丧的社会,人们更加迫切的需要树立道德标杆来麻木情绪,所以范美忠至今仍无法找到工作,我说出我的观点也有可能遭受口诛笔伐,但我还是带有偏执倾向的坚持,真话高于一切。

我要质疑的数据是,2008年5月19日14时28分,对于汶川地震的默哀三分钟开始,在这三分钟里,谷歌的搜索引擎流量数据跌至谷底,跌幅超过十倍以上,三分钟之后,数字立刻再次恢复正常。
如图:

谷歌的解释为:“中国网民——他们中很多人如此习惯于通过谷歌来搜寻生活、工作和学习中所需
的各种信息。而在这一刻,他们——中国网民,散布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神州大地上的中国网民,说着标准普通话的中国网民和带着四川、陕西、河南、浙江、广东、安徽、贵州、福建口音的中国网民——在这一刻,他们全部放下手中的键盘和鼠标,立起身来,低下他们的头颅,为他们的祖国,为他们的同胞。那一刻,庄严,肃穆。”

汶川地震是一场难以磨灭的灾难,我也深切的哀悼所有不幸的同胞,但在这种感情之外,我不相信谷歌提供的这个数据。简单明了的说,我认为谷歌制造了这样一条曲线来借势营销,利用灾难捆绑上谷歌搜索为自己做了一场公关。

中国人口数量众多,纵观整个华夏历史,都没有出现过在不受管理指挥下如此协调划一的情况,我们一台时长四个半小时的春晚要举国之力准备将近半年的时间,奥运开幕式更是筹备了四年之久,而从真实的人性角度出发,在哀悼日的默哀三分钟谷歌陡然失去百万级次的搜索请求,这种反常几乎不可能出现,搜索已是网络基本需求,如此统一的趋势行为出现简直是秒杀概率数学。更能说明情况的是,面对这样一个极佳的营销机会,百度、雅虎中国、搜狗、搜搜等搜索引擎都表示沉默,中国也没有任何一家网站承认自己在那三分钟里流量发生大的异常现象,我自己也掌握有一些网站的统计数据,不仅在那三分钟没有异常的数据,三天默哀日网站的流量更是成倍的增长了——因为网络游戏暂停运营,网民被迫转移到了网站上来。

我敬佩李开复先生能够坚持多年将谷歌发展得蒸蒸日上,但这不代表我能够理解谷歌在不作恶的同时向用户撒谎,尤其是修改严谨的数据来衬托谎言的真实信,这几乎是不可容忍的。一个谎言,它出自的善意越大,其伤害性也就越大,很多人支持善意的谎言喜欢拿临终关怀来举例,却忽视了对临死之人捏造健康状况这是基于病患自身的心理缺陷的影响,心理健康的人不会受累于身体的不健康,也不会因谎言造成过度乐观从而错过所剩的时间。2008年的汶川让中国受伤,但坚强的民族能够在跌倒后自己爬起来,疗伤方式亦可以多种多样,甚至可以书写多难兴邦四个字来阿Q一下,但是假如自己对自己撒谎,过高的估算了爱国的凝聚力量,那么当真相来临时,这又将使人们跌得更加沉重,北川政府的采购行为就已经揭示了这一点。

后苏联时期有个广泛流传的笑话:亚历山大、凯撤、拿破仑做为贵宾,参加红场阅兵。“我要是有苏联的坦克,我将是战无不胜的!”亚历山大说。 “我要是有苏联的飞机,我将征服全世界!”凯撤说。“我要是有真理报,世界现在也不会知道滑铁卢!”拿破仑淡定的说。

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自己蒙蔽自己。世界上从未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亩农田不可能产出六万斤的粮食,中国的网络搜索请求次数也不可能产生恰好长达三分钟的冰点。搜索引擎的确有责任将用户置于首位,但是请不要以欺骗的形式,当然,谁也无法拿到谷歌的统计数据证明那三分钟的流量究竟如何,只是,以后做公关也请自然真实一点,即使中国人再怎么感情丰富,煽多了也只会留下热血退却后的汗臭味。

星期一, 02月 2nd,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