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智能手机行业里的小玩家

文/阑夕

5亿,这是IDC预测的中国在2015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这个数字也意味着智能手机行业有着超乎想像的长尾市场,哪怕是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市场占有率,在巨大的基数的公式下也足以向手机生产商提供生存空间。

除了依托互联网起家独领风骚的小米魅族和在掌控运营商渠道方面依然老当益壮的中华酷联之外,OPPO、VIVO、努比亚、金立等国产手机品牌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三星在华份额的萎缩,也与它们有着直接关系。

但是,大的玩家并无垄断能力,在它们竞逐的夹缝里,也有很多小的玩家显得格外活跃,用其中一个小玩家的投资方的话来讲,“小但健康的手机品牌将成为市场当中的一个持续性的变量,且在某些细节的剖面,足以影响行业走向。”

在此,我们将那些单款产品年销售额在50万台以下的智能手机品牌,归纳为这个行业里的小玩家,对于这份名单上值得关注的身影,我们也不妨重新认识一下。

一加手机:单款最高年销40万台

一加手机2014年公布的销量是突破百万台,但是有超过半数都是以廉价机型的形式在印度和西方市场售卖,所以它在国内的销售数字反倒相对有限。

一加手机主打“手感”体验,在材质工艺上下了苦功夫,这种避开堆砌硬件的策略几乎是大多数国内弱势手机品牌的共同选择。同时,甚至连一加手机最初所使用的ROM,都是直接将Color OS(来自OPPO)和Cyanogen Mod(由第三方Android编译团队出品)拿来使用,显得相当异类。

更换后盖以呈现手机视觉及触感的个性化,也是一加手机的一大卖点,尤其是竹制后盖,也让小米、三星等同行积极效仿,让一加手机的CEO刘作虎屡屡在微博上开炮。

另外,关于手机产品的国际化,业内有着一个共识,即海外用户的单价不如国内用户,同样千万规模的用户量,放在国内就是一个小型的生态入口,但是在海外则由于国界、文化的差异以及法律的限制,作为手机生产商很难将这些用户去进行变现。

所以,无论一加手机如何宣传“被硅谷大佬插队求购”还是“在印度销量仅次于iPhone 6”,如何深入国内市场、向用户灌输它所倡导的用户体验,仍是一加手机的重任。

美图手机:单款最高年销20万台

“没有想过要去颠覆行业、跻身入口,只是想做一款能打电话的自拍神器而已”,这是美图公司CEO吴欣鸿在发布第一款美图手机时的实话实说。

蔡文胜青睐的创业者,多是剑走偏锋的产品鬼才,他们多对某个细分领域的目标用户吃得极透,以产品衔接需求则无往而不利。美图****、美颜相机、美拍……一系列“美”字号的软件产品,构成了美图公司在女性用户阵线上的布局,美图手机,同样是基于“爱美”这一天然需求的满足。

美图手机历次发售,总是伴随着微博上一众美女明星的集体宣传,除了自拍以外别无长处。不可否认,这种直白粗暴的诉求在某种时刻是是奏效的,而且在以男性为主导的科技行业,大多数人并不能很快的认识美图手机和它背后的市场,就像他们同样无法理解女人为什么愿意折腾一整天、更换几十套服装只为拍摄一套可能一年到头都没有机会观摩几次的艺术写真。

直到两年之后,雷军推出了小米Note女神版,毫无疑问,这是对美图手机的最好致敬。

美图手机的隐患,在于“硬件美颜”的泡沫何时破裂。说到底,是否舍得在智能手机的前置摄像头上投入成本是观念改变的问题,美图手机率先进入这个市场,并不意味着它就有着竞争力上的优越,“自拍神器”的概念,模仿起来既无门槛,也没难度。

而且,如果你有持续关注过那些曾经使用美图手机的微博女神们就不难发现,过了宣传期,她们的微博来源就整齐划一的又变回了“来自 iPhone 6”。

原点手机:单款最高年销15万台

原点手机的知名度尽管不高,但是它的第一代产品仍然售出了约20万台——而且只使用了互联网渠道——这个成绩,使其同样具备不错的生存能力。

注重设计语言,是原点手机宣称的核心价值,相对很多手机厂商对于流行风格的追求,原点手机的两代产品有着鲜明的继承与被继承、发扬与被发扬的关系,一体压铸成型的机身、双弧线的对称侧面、承载交互功能的呼吸灯以及双向镜面钢化玻璃材质,都使这一系列产品显得视觉冲击力十足。

原点手机的目标用户是出生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年轻族群,他们正值自我意识觉醒的阶段,开始懂得独立选择的重要性。所以原点手机的市场定位,就是一款“设计师品牌手机”,希望围绕精致、文艺、小资、独特等情调,迎合受众的偏好。

不过,高冷的立足小众只是权宜之策,以原点手机的生产周期和制造规模来看,它还是需要在单款手机产品的销量上实现持续的增长和足够亮眼的数字。

毕竟市场无眼,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锤子手机:单款最高年销13万台

大幅降价、开售翻新机、筹备千元低端机……各种迹象无不表明,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手机都已遭受不同程度的压力,无论这份压力是来自市场还是资本,它都将改变锤子手机的原始计划。

“对于美的分歧,只存在于非专业人士当中”,在获得数个国际工业设计奖项之后,锤子手机将这句文案放在了官网首页,颇为显眼。看得出来,罗永浩并不服软,他也素来不忌惮激怒用户的后果——锤子手机几乎是将“你不喜欢我,那一定是你有问题”式的倨傲摆到了每一名访客的鼻子底下——很难说这种行为是否明智,但就锤子手机一贯获取用户的方式而言,保持孤高和神秘,用“鞭子和糖”刺激市场,仍有见效。

换而言之,如果放弃捍卫“天生骄傲”的品牌价值,锤子手机就什么都不会剩下了。

比较有趣的插曲是,尽管锤子手机的公关团队对罗永浩的微博管得极严,还是无法控制历史包袱的事故。在锤子手机获得IF国际工业设计大奖后,罗永浩以相当克制平实语气的发布微博公布喜讯,并称锤子手机和苹果手表是通讯产品大类中仅有的两个金奖得主,很快便有用户翻出罗永浩在苹果手表亮相之初的点评微博——“比摩托罗拉的手表难看一万倍……现在的苹果是一家巨型乡镇企业”——使得罗永浩顿时陷入一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难堪境地中。

或许,锤子手机的最大隐忧就是每当人们提及关于它的话题,最终总会忍不住跑题到罗永浩其人身上——比如本文——就像电影行业里的一句话,太漂亮或是太难看的演员都容易出戏,终致他们的演技遭到忽略。

IUNI手机:单款最高年销10万台

IUNI也是2014年的新兴手机品牌之一,但是不到一年时间,断货、换帅等风波都已出现,这让IUNI手机的发展始终磕磕碰碰、不足风顺。

然而,IUNI OS仍然获得了相当丰富用户口碑,坚持不预装第三方应用的主张,也为IUNI手机赢取了来自媒体的好评。IUNI OS的团队是中国最早从事Android第三方ROM开发的一拨人,不少出自腾讯,设计功底相对扎实,IUNI OS的视觉效果亦相当出众,UI、交互都自成体系,有着统一和协调的设计规范。

可惜的是,前后两任CEO截然不同的产品理解,也让IUNI手机面临一定程度的分裂。

IUNI OS是由前任CEO何骁军带队完成的,他多次对媒体表示,ROM的设计是一个系统工程,而非简单的图标+壁纸。

现任CEO霜梅(拥有股权关系的亿通董事长)则明确表示,“在我眼里,壁纸=外观”,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到了2015年,IUNI手机开始精耕女性市场,并与优酷的自制剧IP《泡芙小姐》深度合作,将卡通化的元素向手机内倾注。

分歧之后,这更像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依靠一款ROM而带动手机销量的时代早已过去,空有漂亮的装饰而缺乏对用户的咀嚼,很难换取消费冲动。而在女性手机这个细分市场,除了上文提到过的美图,朵唯、小米都是强劲的对手,IUNI手机的路还有很远要走。

浏览数: 次 星期二, 04月 14th, 2015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