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为什么公益行动需要满足利己主义?

文/阑夕

出于对环保的追求,中国不少城市都在持续开展“垃圾分类、从我做起”的倡导活动,特批项目预算对全城的公共垃圾箱进行替换,新的公共垃圾箱都设有“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个分类入口,通过市政媒体的宣传,教育市民在投倒垃圾时事先做出分类处理,提高垃圾回收的资源效率和资源价值。

这件看起来很有意义的事情,是如何走向形象破产的呢?

以去年某地方新闻的报道为例,在试点垃圾分类足有一年后——不少市民真的已经养成了扔垃圾前先行拆分的习惯——但是,有人突然意识到,这个城市所有的垃圾运输车都只有一个车舱,也就是说,无论公共垃圾箱中的垃圾经过了如何精细的分类,它们最终都被混合到了一起,被倾倒进了垃圾运输车里。而关于垃圾分类的一切灌输和行动,都被证明是徒劳无益、甚至有些玩弄善心的味道。

如果没有合理的程序支撑,再好的意图也会变得南辕北辙。尤其是对很多公益参与者而言,举起高尚的旗帜并无难度,只是在表明主张之后,如何使用并协调经济学、管理学和现代技术等知识,拿出一套科学的解决方案,才是决定能否抵达目标终点的重中之重。

下面有一个可做参照的正向案例,来自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百度。

8月18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百度共同成立大数据联合实验室,打通需求洞察和技术研发,为联合国的重点发展项目——如“环保”、“医疗健康”等方向——创造解决方案。这个实验室的第一个市场项目,叫做“百度回收站”,通过手机百度的识图功能,直接拍摄家中需要扔掉的废旧电视、废旧冰箱等电子垃圾,就能即时显示电子垃圾的归类和回收价格,然后一键预约正规的电子垃圾处理厂商上门回收。

这个项目的背景,建立在联合国的需求上,根据联合国的调研统计,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垃圾制造国,每年制造不同种类的电子垃圾多达1.6亿件,如果只是简单丢弃或者委托非专业垃圾处理公司接收,那么这些电子垃圾大多数都会向土壤和海洋中释放剧毒、有害的化学物质,严重影响公民的生存环境,并打击资源再生的可持续发展。

在抛弃技术解决的思路以外,电子垃圾科学回收的口号已经喊了多年,但是见效始终缓慢,因为在宏观道理底下,践行公益的程序是反人性的:电子垃圾持有者需要主动前往政府或NGO认证的回收单位(这些单位数量通常很少,有时甚至需要横跨半个城市),不仅消耗用户的时间成本和交通成本,而且当电子垃圾体积较大(比如冰箱)时,许多女性用户甚至都做不到将其搬到回收单位这一行为,同时,回收单位的认证也具有一定的寻租空间,在远离市场化的运作时,它们为用户提供的回收价格也没有任何的竞争力。综合下来,所有崇高的道德感,都在违背市场规律的过程中被消磨殆尽。

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认为“人人都是利己主义者”,虽然信奉“正义论”的美国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时常批判前者过于理性,但是从“哥本哈根协议”始终未能达成共识的细节来看,即使有着统一的、在道德上无可辩驳的使命,也无法清晰剔除掉“利己主义”的存在,所有国家代表都承认全球变暖将带来生存危机,但是所有国家也都认为自己被强迫承担了过高的责任并拒绝履行。

“百度回收站”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它正是基于“利己主义”的解决方案:

用户层面:不需要付出额外的执行成本,连填表都可以交给软件代劳(百度可以自行识别拍摄物体是什么),共享一下地理位置,选择一个空闲时间,就可以等待快递员上门取件、收取折现了;

回收层面:有了联合国的信誉背书和百度的流量分发,电子垃圾的回收单位可以坐享订单产生,节省大量的说服教育时间和行业拓展工作,毕竟,回收电子垃圾首先是一门生意,然后才是公益;

联合国层面:众所周知,联合国创建以来,由于国际政治博弈的原因,其应有的职权并没有完全得到授予,所以在很多事情上,联合国需要合作机构的协助才能落地,能够与中国三大互联网巨头之一的百度合作推进项目,毫无疑问是一条正确的捷径;

百度层面:既为环保做出贡献,又可以推广自家的App产品,“百度回收站”为百度同时带来的品牌美誉和市场占有率。

能够帮助所有参与者谋得利益,又恰好的牵引各方共同做一件具有道德优越的事情,兼具其二,这种案例才是值得推广和学习的。

人们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尤其是做出发点十分正义的事情的时候,往往会陷入以自己的立场思考事情的陷阱中。在这种情况下,公益实践尤其容易忽视人们的“利己主义”。而很多时候,这种“利己主义”的表现几乎是匪夷所思的。

《贫穷的本质》一书中曾经讲述过这样一个案例。一个国际公益组织,深入世界上最贫困的人群中,驻扎下来,为当地的儿童免费提供疫苗,这些疫苗可以大幅度降低儿童的死亡率。公益组织的成员一开始也完全没有想到,这等好事当前,家长带着孩子完成疫苗的比例竟然会低于20%。而且这个比例还是在志愿者们大力开展了科普工作,为每个家庭讲解过疫苗好处之后。

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呢?这些疫苗,要按照时段,分三次注射。而对于这些极度贫困的家长来说,未来不可预期的死亡事件的威胁,远不如眼前耽误的工作或者农活的收入重要。于是志愿者们只能采取“注射一次疫苗赠送一套餐具”等方式,再次鼓励家长们带着孩子来完成整个疗程。

和这个案例中家长们看似匪夷所思的选择一样,公益中的“利己主义”往往表现为远期的笼统的威胁无法战胜眼前的便利和利益。如果公益行动的实施者不能够正确考虑公益行动中的“利己主义”需求,就无法让出发点正义的事情拥有正义的过程和结果。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8月 20th, 2014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