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后端游时代的进击之道

文/阑夕

把时间回拨到一年前,我在一篇题为《端游的末日与涅槃》的文章中说:“端游巨头们看似迥异的经营策略,有着隐约的共同点,即——端游产品不再充当变现步骤的终点,整体重心都往前移,越过用户“找游戏”的环节而是介入到整个行业‘找题材’的阶段,用所谓的‘大作’来做足存量,使市场呈现少而精的局面,把分散的玩家收回来贡献集中经济。”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基本上没有多少误差,增长放缓的退潮洗掉了一批心存侥幸的裸泳者,在剩者为王的当口,行业中新生端游的数量规模进入萎缩时期,但是受益于尚未结束的人口红利以及经济红利,端游市场的总体产值仍然有着不大但稳定的涨幅,也就是说,均摊到单款端游上的产值更为可观了——哪怕是和以前那个“最好的时代”相比。

简而言之,这是端游和手游两大市场相互摩擦与竞合之后的结果,手游的复合增长使其回报周期极为高效,拉动端游企业相继转型(至少也有业务转移),催生手游市场急剧由蓝转红,而端游市场的密度逐渐得到释放,反而得到从红海回归蓝海的最后一道曙光。

以占据整个端游行业半壁江山的腾讯为例,其旗下各大工作室都进入“双核”状态,对端游实施精品化路线,对内提高了立项门槛,对外放缓了上线频率,同时抽调人手抢滩手游,以量攻占各大渠道的排行榜。2011年《英雄联盟》、2012年《斗战神》、2013年《剑灵》、2014年《天涯明月刀》……腾讯几乎以一年一款重磅旗舰端游的速度,来维持其领先地位,这是战略进取而战术保守的做法——战略上,由于微信、应用宝等产品承载着腾讯集团移动化的目标,不仅在业绩上需要向资本市场上交答卷(连百度也开始在财报发布后着重强调来自移动营收的占比),而且也受忧患意识影响试图提前配种一头未来的现金牛,所以在战术上,端游给手游让路的情况逐渐明朗,加上端游产品线已经足够丰富,腾讯近年以来的进攻性有所弱化——这是端游市场的剩余玩家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的一个信号。

而当雄狮打盹时,其他的掠食动物就有了机会。

其中最为激进的,是畅游,这个原本专注于耕耘金庸系IP、发迹于自研端游的行业老三——市场份额排在腾讯、网易之后——突然以挥霍现金储备的决断,前往韩国大肆扫货,包揽了未来5年总计几十款端游大作的代理权,直接从供应链层面断掉了竞争对手的参赛资格。主导这场豪赌的,是今年刚刚胜任畅游游戏事业群总裁的王一,按他自陈的标准,但凡韩国开发成本在3000万美金以上的S级端游大作——如《灵魂回响》、《神佑》、《炽焰帝国2》、《魔剑英雄》等——畅游通通都要拿下,由于韩国的游戏开发商也因资本热度的转移而将人力向手游转移,所以这批被畅游拿下的作品,也可能是韩国最后一批有征战全球实力的端游。

按照计划,畅游的端游上线数量,在同样的时间单位下,约为腾讯、网易的总和,以畅游的体量,吃下如此饱满的饕餮,既是自我挑战,也是迫于无奈。

所谓畅游是在自我挑战,指的是它颇有赶在海外端游断档的末期去透支端游用户的果敢和预期。在电子游戏这个宏观的品类下,素有一条鄙视链:电视主机游戏玩家→单机游戏玩家→端游玩家→页游/手游玩家,同时,这条鄙视链也有着规律可循,比如玩家年龄依次减小,比如用户规模依次增多,最核心的是,从鄙视链的上游到鄙视链的下游,都遵循着主流到非主流的渐变,越靠近上游,就越远离主流人群,也就越难保持商业上的增长。端游用户的留存,很大程度上是受市场教育获得的路径依赖,在这批人的付费经济还没有结束前,畅游就有充足的活动余地,签下超量端游并与已经分心的腾讯、网易打车轮战,只要抓住获胜机会,凭借市场份额的转移就能弥补增长空间的不足。而且从整体上来看,端游的业务模式和吸金能力仍然有着强劲的动力——游戏行业的利润率贡献超过80%——至少有着五年的时间可以进行最后的狂欢。

而之所以说畅游迫于无奈,是因为中国端游产品的自研能力始终薄弱,加上手游的冲击导致的人才流失,除非借助优秀的IP,否则真正能够达到精品级别的国货,实在有限。受此局限,畅游再来增加研发能力投向即将到顶的端游领域已属资源浪费,转而寻求韩国成熟端游、自造原创IP,正是畅游的不得已之举。从积极的角度而言,随着多屏合一的硬件趋势逐渐成真,游戏融合在未来可能会成为新的业态,就像用户在云端同步个人文档一样,游戏玩家在不同的设备之间——电脑、电视、手机、平板等——体验并延续同一款游戏,如今看来并非科幻式的空想。

相比之下,与畅游同属端游第二阵营的网易和盛大,都没有如此兵行险招,网易一款名为《天谕》的战略级端游已经明确了它“最后一搏”的定义,丁磊目前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手游上,并效仿腾讯将移动App赋予渠道属性。盛大游戏CEO张向东也对媒体表态,称要用三年左右的时间让手游收入占比过半,除了已经签下的代理产品,盛大也停掉了多数新的端游投产计划,一切都朝风向标腾讯看齐。

很多怀旧的游戏玩家可能对于环境变迁心绪复杂,随着年龄增长,他们一直在告别很多曾经的旧玩具,并不断适应花样百出的新玩具,就像看着史泰龙、施瓦辛格等硬汉电影长大的影迷,无法接受当下那些比女人还要妩媚的流行男星,习惯了键鼠操作、拼手速决生死的端游玩家,对用手指在一块玻璃瓶上划来划去的游戏形式,大概也很难发自肺腑的认可。

站在能够感知到这种情感的立场,我对畅游的孤注一掷充满欣赏,希望这席最后的晚餐,能够让双方都不失所望。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7月 17th, 2014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