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UC嫁入豪门的三个细节

文/阑夕

本月月初,吴晓 波刚刚做客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说中国在互联网领域存在“闭关锁国”的苗头,“BAT”正在借助资本积累瓜分并控制各条流量入口,这很危险。

公众亦不愿见到本应充满竞争对垒的信息世界,沦为大佬从容划分势力范围的和谈,颠覆不敌收编,这是审美意义上的悲剧。金圣叹当年甚至不惜腰斩《水浒传》(只保留了施耐庵的前七十回),就是因为无法忍受梁山草莽接受招安的结局。

昨天早晨,阿里再度启动抢占头条的市场行动,完整吞入此前控股的UC,让前一天还在杭州琢磨升级版“码上淘”如何改变世界的媒体,应接不暇的又得消化这条新的重磅新闻。

在事件本身的宣传上,阿里与UC不无默契的避谈“收购”、而以“融入”、“合并”等词语界定双方的整合,这是第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

在一年前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俞永福在主题演讲时称“未来市场不会再有‘UC被谁收购’的谣传,只有消息说‘UC收购了谁’。”显然,俞永福当时的豪言重点,是后半句,也就是为UC即将收购PP助手做铺垫,但是关于前半句的可实现性,俞永福大概是低估了资本对于资产的渴求。

马云说阿里与UC的最大共性在于“都是坚定不移的理想主义者”,从“失言”这一层面,马云也确实与俞永福一样,是常被业界吐槽的对象。在微信朋友圈里,马云宣称“饿死也不做游戏”、“绝对不做物流”和俞永福立言“不会开发PC浏览器”、“不会被谁收购”等记录截图被拼接在一起,无奈的接受群嘲。

第二个细节,是阿里间接宣告与百度开战。

俞永福在致UC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里——所谓“内部邮件”,在如今早已是企业高管非正式公开发言的另一种形式——他特意感谢“百度对神马搜索的特别关照”,并鼓励员工在未来要挑战超越“面前的那两座大山”。

这两座大山,其实指的就是腾讯和百度,而在流量上有着巨大优势的百度,虽然一直以来也都确实属于阿里的潜在竞争对手,但是相比屡屡触碰阿里的敏感区域(电商)的腾讯,百度的活动范围一直要老实许多,阿里对百度的态度也重于警惕和防范,少有对抗。

移动互联网在现阶段的流量获取渠道,比PC互联网更加单一(App的数量规模远低于PC网站),且不可轻易交换。所以,阿里借UC确定立场,是对百度有所进攻。

从PR的专业角度出发,UC是一个进攻性比较强的公司,而且十分擅长利用弱势地位向巨头叫板。2011年时,UC浏览器因为腾讯对媒体引述了一份统计结果为QQ浏览器市场使用率排名第一的报告,称这是“期望置UC于死地”,俞永福亲自上阵,在微博上“拷问”腾讯,还感动于百度手机浏览器当时的支持。

江湖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不过,这种以小“搏”大的精神,可能会在阿里UC时代丧失立足根本——你不再是挑战者的体量,而是巨头的延伸——这将带来市场策略的改变。

最后一个细节,是50亿美元的估值,这起并购从数字上确实远超百度收购91无线的记录,但是由于阿里对UC并非囫囵吞枣而是多次批量买入,每次的估值都不一样,所以阿里真正付出的代价,其实没有达到50亿美元之巨。

阿里向UC提供现金,仅发生在2013年,那是阿里对UC的估值只有10亿美元,用大约不到7亿美元就换到了UC约莫66%的股权,而此次全资拿下UC,对剩余34%的股权,阿里也极有可能采取股权置换的形式获取,UC的持股员工,也会通过阿里的上市享受收益,在回报上不算吃亏。

同时,阿里自己的未来股价,也注定会因UC故事的关联而继续抬高上升空间,至于这个空间值不值50亿美元,就不得而知了。总的来讲,这笔交易有些Leveraged buy-outs的味道,在这个意义上,马云也彻底贯彻了商人不做亏本买卖的原则。

而俞永福被邀请加入阿里集团战略决策委员会——这个是阿里“合伙人制度”的缩影——则表现出了马云分封诸侯的意向,企业愈来愈大,盘活内部的业务体系也成为了当务之急,阿里也需要更具包容性的集思广益,来决定上市以后的命运。

表:2014年阿里巴巴投资或并购事件举例

时间投资或并购对象类别涉及的布局

2014年6月UC浏览器流量入口、国际化

2014年5月新加坡邮政物流国际化

2014年4月优酷土豆视频流量入口

2014年3月新浪微博社交流量入口

2014年4月华数传媒终端流量入口

2014年3月Tango聊天应用国际化

2014年2月高德地图流量入口

最后,我拟了几个问题,与俞永福做了少许沟通,问答如下,各位不妨且行且观之:

阑夕:放弃独立上市,与阿里之前持股占比过高(66%)有无关系?

俞永福:我们之所以和阿里巴巴整合,是因为三个因素:为了让创业梦想更快地实现;我们以合作人身份和心态加入阿里,这和传统意义的并购不同;通过换股我们给了UC同学一个快速上市并再次享受上市价值成长,这是一个对员工负责的选择。

与此同时,阿里和uc都是具有强烈理想主义色彩的公司。我们都希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体验,去带动行业进步和发展。此次选择全面融合相当于结婚,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家人能更好的融合,更好的集中优势资源做事。66%如果相当于谈恋爱,那么100%就相当于领证结婚。

阑夕:在阿里本身也在持续发力支付宝钱包、来往等移动产品的情况下,阿里UC移动事业群的未来方向是什么?有没有浏览器之外的产品会诞生?

俞永福:肯定会有的,就像我们说的“合聚变”,想像空间很大。

UC的主攻业务是在非电商方向,这个方向的三个“棋眼”浏览器、搜索、应用分发,UC都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战绩——我们浏览器业务全球领先,拥有超过5亿用户,神马是第2大移动搜索,以及九游是第二大手游分发平台,PP助手是第一大iOS应用分发平台。与阿里合并后,我们还会专注自己擅长的移动互联网业务范围内,利用阿里的丰富资源,去拓展一些相关业务,发挥1+1>2的功效,例如移动搜索与LBS等。

而长远看,借助阿里在云计算和电商领域的强势,想象空间会更大。

阑夕:UC的品牌是否会一直独立存在且运营下去?

俞永福:整合后,阿里将组建阿里UC移动事业群,现有UC集团业务成为将是该事业群的主体,同时整合阿里巴巴的其他相关业务。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UC是一个很好的品牌,我们将继续保留UC品牌,并充分发挥这个品牌的优势。

未来,UC原有的业务架构和管理团队保持不变,即将组建的阿里UC移动事业群将整合其他阿里业务,增加新的业务团队。

对于整合,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两个企业没有违和地融合,时间方面我们并没有硬性规划。

阑夕:进入阿里之后是否会取花名?

俞永福:阿里和UC的的企业文化内涵高度一致,相信我们的融合会非常顺利。至于花名,如果我取了一定会告诉大家。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6月 12th, 2014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