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3·15,鸿门宴

文/阑夕

苏联时期,曾经流传过这么一个段子:“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

当仪式感强到过分的程度,甚至超出了演练内容的时候,某种荒诞的感官体验就会滋生蔓延到看台上下,仿佛人皆戏子,你随剧本长袖善舞,我照计划热泪盈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的苏联,人们如此对待群情鼎沸的誓师大会,而到了今天,其近邻中国的百姓则以同样的态度来迎接一年一度的央视3·15晚会——或者用更为通俗的说法来命名——应该是“央视春季招商大会”。

甚至都不需要故作矫情的质询为何在这场公益成分明显的晚会开始之前需要播放长达数十分钟的广告,观众大抵都以心知肚明,这场抽签游戏的规则并不重要,最受关注和瞩目的,当属最终被公布的倒霉蛋名单,人们享受悬疑得到解开的瞬间,并充满同情的期待那些个倒霉蛋所将要做出的挣扎。

央视深谙将动机与事件进行切割的技巧,“选择性执法”带来的公信力缺失问题,在巨大的影响力的笼罩下显得不值一提。事实上,互联网也并未消弭专业领域上的信息不对称,加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及“无商不奸,无奸不商”的中庸思想作祟,3·15在“打假”活动上屡试不爽的把戏,恰是借了为民除害的正能量。

央视名利双收,观众袖手旁观,遭殃的是树大招风的企业,及其市场和公关部门的员工,如同乘上过山车一般的提心吊胆尚且不论,往常需要制造新闻的工作职责到了此时骤然逆转,没有新闻才是最好的新闻。

大概是因为今年招商太过成功,很多抱着“坐山观虎斗”的网友却发现在本届3·15晚会上的登场企业在分量上极为不足,老虎没有打成,反倒是高射炮打蚊子的战役出现了一轮又一轮。反而是一场插曲,意外的成为了被热议的话题。

在晚会上,央视曝光了大唐高鸿通过预装手机软件造成恶意吸费、隐私泄漏等问题,不过,最终殃及池鱼的,却是百度和360这对冤家。

首先是有网友敏锐发现,在央视记者的查访视频中,委托大唐高鸿预装手机软件的产品名单露出了冰山一角,其中百度搜索、百度手机助手、百度浏览器、百度地图等多项百度系产品都赫然在列。虽然预装手机软件这一渠道本身并不违法,作为大唐高鸿的客户也不意味着就该被株连,但是这种“理性中立客观”的思维显然不被百度的竞争对手接受,瞄准这项争议的360几近倾全公司之力痛斥百度“弄虚作假”,周鸿祎也亲自在微博上隔空喊话,讥讽这是“首富(李彦宏)的无线战略”。

莫名躺枪的百度自然如临大敌,一边紧急叫停与大唐高鸿的合作以示撇清关系,一边琢磨着如何反击360,大概是病急乱投医的缘故,百度的反击方式在现在看来颇有点无厘头的感觉——它去大唐高鸿的官方网站上,找到了大唐高鸿用于宣传业务的几张海报,大唐高鸿在海报上展示的合作产品列表中居首的恰好又是360手机卫士,于是百度开始指责360是“贼喊捉贼”,就差没说出“大家都是玩预装渠道的何必公然装纯”这句气话了。

倒是大唐高鸿此时倍感腹背受敌,本来央视的定调就已经很难翻身了,阵营内部的合作伙伴纷纷反水更如晴天霹雳,眼见百度和360都快要将“你全家都是大唐高鸿的客户”变成一句骂人的话,大唐高鸿祭出杀招,发布声明称自己“所推广的移动应用业内知名移动互联网厂商推出的产品,从未传播吸费等任何恶意软件”,言下之意不外乎既然百度、360这些知名公司都是我的客户,那么又怎么样会发生恶意吸费这种违法行为?或者说,冤有头债有主,假如出现了违法行为,那也应当是百度、360们的问题,怎能将主责归咎于我大唐高鸿的头上?

总而言之,这年年上演的3·15,越来越像一席鸿门宴,招待方不怀好意,参会方各怀鬼胎,立场错综复杂的时候,真相往往流离失所。

* 本文来自我在半月刊《21世纪商业评论》上的专栏,专栏名为「案·情」,以数字营销及互联网热点的案例观察为主要选题方向,这是第一篇,刊于《21世纪商业评论》3月的第二期。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4月 16th, 2014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