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Facebook染指谷歌后院 图谱搜索变现潜力惊人

阑夕

至于盈利前景的考量,借用电通公司经典的消费者行为分析模型“AISAS”,Facebook是第一个有实力在最后的“Share”环节上建立起搜索拦截机制的互联网巨头。

对于Facebook图谱搜索Graph Search价值的讨论仍然在继续。

2013年年初,Facebook终于推出了基于社交关系的搜索工具:Graph Search,完成了Facebook在搜索领域的战略布局。

Graph Search项目是在Facebook杜绝Google等外部搜索引擎介入的背景环境之下创建,简单来说就是支持用户在社交圈子内的个性化搜索,我们可能认为自己的生活细节对于Google来讲属于不可侵犯的隐私,但却不会对朋友保密,于是Facebook的用户就能够通过Graph Search来实现其他搜索引擎无法做到的目标,比如“我的朋友们最爱看的电影”、“住在芝加哥密歇根大道附近、年龄25岁以下的单身姑娘”以及“那些赞过我家宠物狗的用户里哪些也养了狗”等。

至此,美国科技业界的Fantastic Four(神奇四侠)分别都在各自立足的范围里建立了搜索的规则,这也是硅谷以及投资业界早已预料到的趋势:

1)Google:Google Search(1998),PC上网场景下的搜索,让用户选择“信息”;

2)Apple:Siri(2010),移动上网场景下的搜索,为用户指向“目标”;

3)Amazon:Cloud Search(2012),电子商务场景下的搜索,向(企业)用户配置“方案”;

4)Facebook:Graph Search(2013),社交网络场景下的搜索,对用户提供“答案”;

互联网刚刚普及到中国的时候,为了形象的向人们解释什么是“Internet”,中国媒体引用了美国政府在1993年提出的信息基础设施的通俗名词:Information Superhighway,即“信息高速公路”,这个说法至今仍然准确而不失生动,而搜索引擎从诞生伊始,就是为了解决信息广度过度膨胀下的网络给人们带来的甄选难题。

不过雅虎等传统搜索引擎没有意料到的是,互联网会随着自身的发展和改造,由一张平面化的二维信息网络演化成为立体化的多维信息模型,除了桌面与Web、APP与Html 5、本地与云端等使用导向的差异之外,更是产生了场景导向,并且逆向影响了搜索的整个商业模式,这也是Google不惜得罪与Apple多年的友好关系也要收购Android进入手机市场的原因,它提前警觉到了自己培养多年的用户搜索习惯可能会在移动上网场景下全面失效。

而Facebook进入搜索领域则有点“顺势而为”的味道,一方面Google无法在进入社交私域,另一方面随着用户数量的膨胀,来自用户的需求也与日俱增,图谱搜索既能够帮助用户解决诸如梳理个人历史数据的、加强人际交往的精确度等问题,也可以为企业增加额外的商业机会,Facenook的PR部门就对外宣称他们在未来将使用图谱搜索来招聘最适合自己的新员工。

尽管与Google一样,Facebook也是一家典型的由工程师文化主导的互联网企业,但是在旧金山,Google与Facebook的工程师在具体工作上所面对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前者在乎的是信息数据的排列和呈现,即使是研究用户目标时,也是以行为痕迹来做考量,借以优化搜索结果的准确度,譬如“搜索联想”功能,就是非常经典的应用;

后者根本没有考虑去设计一个广义或恒定的算法,因为就图谱搜索的需求而言,不同用户对于同一个搜索请求,所产生的结果注定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Facebook的工程师花费了大量时间在研究“人”上,用户会和自己的朋友分享什么话题、不同身份的用户在不同季节的词频变化趋势是怎样、“赞”的按钮在哪些内容上被使用次数最多……

最终Facebook可能会给每个用户分配一个Spider(爬虫),这个爬虫将终生吸附在目标用户的帐号上,汲取每一条内容和动作反馈给服务器上的工程师,反过来驱动Facebook的商业价值。

不过,社会化搜索并不是Facebook独一无二的创造,Youtube、Pinterest、Twitter都在各自领地有着相应的行动,然而世界上没有第二家网站像Facebook这样储存着如此庞大的用户数据,从创办之初“让哈佛大学的学生通过网络向异性提出约会”的目标开始,Facebook就在不遗余力的向将用户的现实生活在网络上建立镜像,只要人类还是群居生活,社交需求就会永不磨灭,他们也将继续将自己的生活轨迹同步到Facebook,为Facebook带来马太效应,而这正是Facebook生存前景的必要保证。

至于盈利前景的考量,借用电通公司经典的消费者行为分析模型“AISAS”,Facebook是第一个有实力在最后的“Share”环节上建立起搜索拦截机制的互联网巨头。

美国券商Wedbush Securities预计经过图谱搜索的完善,到了2015年,Facebook将能够从这项社会化搜索应用上获取30到40亿美元的营收,在Facebook的总体营收占比中达到1/4,这个数字达到了Google在2004年的全年营收能力(31.89亿美元),对照2004年Google在搜索市场的占有率为43.1%。

很显然,Facebook在社交市场的占有率还远未达到这个水准,这个并不算准确的对比结果显示,作为搜索并不是核心业务的一家企业,Facebook在图谱搜索上的赚钱能力要超过同期的Google,并且同样具备相当可怕的上升潜力。

虽然关于隐私权益、访问体验等受到用户与投资人共同关注的争议仍将长久的继续下去,但是Facebook已经成功的染指了Google的后院,并且具备了对用户数据的高级挖掘能力,Facebook正在努力试图让自己由一家“受年轻人喜爱的网站”真正成为“让所有人都需要的网络”。

当然,Facebook也正在承受着自我变革带来的代价,由于“巨额投资研发”,包括花旗银行在内的多家投资公司都下调了Facebook的评级,这让上市未满一年的Facebook目前的股价仍然不尽如人意,但是正如华尔街的宗师级教父Benjamin Graham所言:“在短期内,股票市场是一个投票机器,长期来看,才是一个能够衡量价值的系统”,在此消彼长的社交网络市场,Facebook只要能够延续目前的市场份额和营收业绩,就保留着将巨大的潜力变现的可能性。不论是对于Facebook的投资人还是其股票持有者,都应当给予Facebook一定程度的耐心和信任, 等待Facebook“放长线,钓大鱼”。

浏览数: 次 星期二, 02月 5th, 2013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