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剩者为王,微博在中国陷入火拼阶段

文/阑夕

同学网在谷歌、百度购买关键词“饭否”的赞助商链接已经很有一些日子了,而其赞助展示页面在每天下午左右时就会消失的表现也说明了同学网设定的每天推广费用都被消耗一空,市场反响相当的“热情”。

利用竞争对手的名称为关键字,这种竞争手段虽然说不上不道德,却也用心险恶,卓越和当当、京东和新蛋都有过互相向搜索引擎购买对方网站名称关键字的先例,饭否作为国内微博行业的领头羊已经被自愿关闭超过一百天,踩着这具还有呼吸的尸体过河只是对市场营销丛林法则的实战演练,虽然有饭否的死忠为了表示愤慨而故意去重复点击同学网的赞助商连接而恶意消耗其营销帐户余额,但是就同学网目前的经济实力和搜索引擎对于无效点击的判断而言,这等行为不过是在浪费自己的网络时间,意义不大。

其实仔细观察同学网的建站历史就不难发现,这是一家典型的有钱没地烧却又缺乏运营人才的网站,背靠国际性风险投资基金,创业骨干的发挥空间被迫压缩,无法有效招募人才,导致产品发展方向被频繁调整,从校友录到SNS社区再到微博,同学网的竞争对手也从Chinaren到校内再到了Twitter(类),好高骛远、人云亦云的领导作风可见一斑。

上梁不正,下梁自歪,心浮气躁的管理者只能培养出歪门邪道的执行者,除了对饭否落井下石以外,同学网在线下推广上,又在业内闹出了笑柄:

可参见《从校内到人人,陈一舟是在治标还是治本?》一文,在中国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度里,祭出民族大旗来宣扬仇恨煽动对立是执政者以及许多营销****最善用的招数,悲哀的是,面向愚昧的民众,这种低劣的招数偏偏还非常管用,新浪背负了“Sina=****=日本人后台”的谣言近十年苦不堪言(搜狐借此对新浪有过不懈的攻击),而校内的投资背景也被弹簧一样神经的敏感者或有意识的别有用心者反复利用,同学网这次做得更为大胆,甚至在行业内的潜规则下,都算是越界的行为,在竞争过程里下绊子是一码事,公开树敌制造针对性矛盾又是另外一码事了,只能说,同学网太想趁着乱世称王称霸了,只是再如何狗急跳墙,也得先确定自己踩踏的位置,究竟是干地,还是沼泽,没脑子的狗,最终的下场都只会是丧家落水。

与此同时,新浪也没有甘居人后、懈怠对自己微博产品的宣传,只是新浪身为国内顶尖互联网企业,自然瞧不上这些旁门左道,同样是选择竞争对手,新浪并没有瞄准饭否或者是Twitter,而是直接将自己赖以成名的博客产品给抬上了祭坛。

包括新浪科技频道主编曹增辉在内,新浪上下的对外传播口径前所未有的一致,或是借拉来的名人之口,或是用宣传广告隐晦表达,甚至是如上图(Google Adwords展示)这样直接祭旗,新浪相当坚决的传递着一个旗帜性的信息:需要投入精力去撰写和维护的博客已经逐渐在背离当下的网络潮流,低门槛、简易灵活的微博已经成为新浪集中打造的拳头产品,陈彤缔造了中国的全民博客时代,而这一次,他将明天赌在了微博上,就如改朝换代,轮回兴替。

这让我想起当年麦田的“博客过时论”,只不过那时麦田在力推的是自己的SNS社区蚂蚁网,过了数年,蚂蚁网依旧没有起色,而麦田的博客订阅用户却是稳步增长、越来越多了。我从不怀疑新浪对于互联网全局的把控力,新浪微博至今的成绩也称得上可圈可点,但是通过打压博客来提升微博地位,这条趋势性方向过于危险了,虽然微博(MicroBlog)也叫(Blog),但是不论从结构还是用途上这都是两种迥异的网络产品,前者用于信息传递、点对点的沟通,后者用于观点衍射、一对多的交流,用明朝的宝剑去斩清朝的顶戴,是无法证明宝剑有多么锋利的。(顺便推荐大家关注2009年第五届中文网志年会[或需翻墙])

在政策的挤压和同质化服务的泛滥下,微博在中国已经陷入混乱的怪圈,新浪希望日理万机的名人明星们能够在140字以内更新自己的言行来顶替写博的繁重感和恐惧感,殊不知倘若真的有话要说,博客也并非不能发表低于140字的内容,微博的价值如字面上一样被视作浓缩版博客,已经是本末倒置了,而嘀咕(现火兔)、同学网则将新浪微博的名人策略当成是教科书一样沿途模仿,寄望新浪在大快朵颐的空隙里,洒出残汤来供抢食,我曾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说:“Twitter是祖宗,养了一堆杂种,各个芳华绝代眉清目秀秋波流转光彩照人,趁着祖宗被关在墙外,各找山头,自立为王。”而现在,Twitter在中国的杂种们已经开始邯郸学步,作出各自的“创新”和“差异化”,却一个比一个畸形、滑稽,用俗语来形容,便是:龙生九子,各不成龙。

另外,有小道消息传言,网易正在开发以网易邮箱为基础的网页通讯工具,据说集成了Web IM以及MicroBlog功能,有待确认。也就是说,在Twitter无法进入中国的前提下,中国的微博们提早的进入了剩者为王的市场状态,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个东西的盈利渠道——反正等Twitter找到了之后我再直接照搬过来就好了,大家想的只有一件事,烧钱竞争,抢夺用户,当盈利时代到来的时候,和自己一样存活下来的对手越少越好。

最后,将话题回到饭否上来吧,饭否归来依然遥遥无期,官方不敢明言,用户加剧不安,英国诗人雪莱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可是在盛夏中遭遇暴风雪的饭否,至今仍未走出迷途,错过了春天的草种,永远都不会再发芽了。

对于王兴而言,残酷之处还有,当别人将踩着他的身体过河时,都懒得从正面推他:

浏览数: 次 星期六, 11月 7th, 2009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