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阿里打赢了一场怎样的美国官司?

文 | 阑夕

对于很多主张「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论调而言,想要证明中国在科技领域的闭锁式庇护政策并不特殊,委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任务。

能够勉强指责美国「也不公正的对待中国企业」的案例,翻来覆去似乎也只有华为一个,而且还要忍着无视三一重工在美国起诉奥巴马政府并最终胜诉的真实故事。

中国大多数的媒体,无心也好,有意也罢,并不试图了解西方对于契约和律法的极致尊重,当诉讼结果不利于中国企业时,阴谋论便有了合适的发酵环境,而当中国企业打赢官司时,亦为民族主义的扬眉吐气提供了机会。

就事论事,总是难上加难。

前日,阿里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拿下一城,有关阿里是否在上市时的风险披露中尽到了义务的争议,该法院驳回了不利于阿里的一项集体诉讼。

判决前后的冰火两重天,甚为有趣。

对于阿里遭受的指责,实际上是在其IPO前曾与国家工商总局开会,接受了一定程度的「行政指导」,美国的投资者认为阿里并未披露这一事实,存在隐瞒风险的可能。

这也是美国资本市场的重要基因之一:任何募资行为都要把坏话说尽,而不能只是天花乱坠的吹嘘未来。

而阿里被诉之事,既不是「美国在找中国的麻烦」,也绝非它真的没有处理好和中国政府的关系,在法院的核查结果中,阿里的美国律师团队所呈递出来的证据,反而赢得了「充分坦诚」的评价。

这是一个中国式的立场拷问。

美国的投资者代表担忧中国政府的强大权力会成为制约阿里发展的绊马索,这点似乎又和阿里在国内的实际认知截然不同。阿里的论述关键,则是在于它的确在IPO招股申请书中全面披露了这项生意的风险——其中就包括中国政府在监管层面的不可预知性——这种募资警示的效力,远远高于一场小范围内的闭门会议。

众所周知,法律并不是一个追究对错的游戏,它向原告和被告双方供应公平的武器,「体面的说服」是唯一的实现路径。

阿里说服法官的,正是利用法律条文,针对诉讼方「你刻意隐瞒经营危机」的指控,用「我未曾停止告诫投资者投资阿里这家公司的风险性」做出反击。

做出驳回诉讼判决的法官Colleen McMahon其实素以严苛著称,就在去年,他还在一场由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提交的诉讼中,发放了三张永久性禁令,用于惩戒数家投资机构的虚假宣传。

显然,要想证明阿里为了抬高IPO收益而瞒天过海的掩饰了它和中国政府不和的背景,控方的功课还远未做足。

不过,也不必为阿里赢得诉讼而否认美国人的敏感神经。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行政因素正在「定时炸弹化」,贴在中国民营企业的心脏附近,这在国际资本市场也沦为一种原罪,无法摆脱质疑和审视的目光。

时至今日,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无法被广泛承认,A股更是被MSCI连续三次拒之门外,也让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一近乎颜面无存。

并不是说,企业应当全然和政府划江而治,二者可以老死不相往来。而是Google、Facebook需要花在白宫身上的气力,要远远不及阿里、腾讯「伴君如伴虎」式的压力。

在中国,「总理管不了总经理」这句戏言,在更多场景下带有贬义性质,似乎公众也不太待见商人可以依托制度和规则凌驾于政府权力之外。

任志强是这么说的:

中国人在计划经济的培育中形成的劣根正在于对政府的依赖性。政府也早已习惯但当父母官的角色,历来认为只有自己才是人民的大救星。无论是计划经济时代还是改革之后的今天,总习惯于替人民当家作主,也总是认为人民欢迎政府替他们当家作主。这种上下公有的劣根性就促成了今天政府合理合法用行政干预的手段对市场进行瞎指挥的局面。

这的确很是尴尬。

至少,在美国互联网企业的招股书中,它们都会强调技术变革、竞争形势、用户偏好等因素都会成为投资风险,但是不会有哪家企业宣称,如果白宫发了一个什么文件,也有可能扼杀这家公司的前景。

所以回到阿里这件事情上来,尊重美国的警惕和担忧、承认阿里的辩护权利,大概是最好的媒体收尾。至于中国政府,它对「BAT」的需求——支撑国家级的软实力——也必将大于钳制,在这点上,企业仍然有着一定空间寻求与政府的一致利益,在复杂的国情下力图走得更远。

浏览数: 次 星期一, 06月 27th, 2016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