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用人而不是机器颠覆翻译行业

在AlphaGo代表电子元件打败了李世乭所代表的神经元之后,各种行业将会被消灭的预言如末世之章般铺展开来。麻省理工的ErikBrynjolfsson出版了一本名为《第二次机器革命》,他将数字技术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情形做了类似的关联,人工智能或者说机器会再度让数以百万计的人失去自己的工作。

“这剧本是人工智能写的吗?”这句话不久前还是烂片之下,令人觉得真是幽默的一句吐槽。而3月底人工智能写出的小说通过第三届日经新闻社的“星新一奖”比赛初审的消息传来,可能很多人已经坐不住了。

人工智能,总是要挑战最为人性化的事件和行业的。

有另一个行业,从诞生之日起就依赖于人类超群的智商,而几十年来却一直经受计算机的无情挑战,那就是翻译行业。

1954年,一个乔治城语言学专家LeonDostert与IBM创始人ThomasWatson共同发起的名为乔治城-IBM实验,拉开了机器向人工翻译挑战的序幕。当时的计算机科学家相信这种能将俄语翻译成英语的电子大脑(electronicbrain),可以让美国领先苏联,促进世界交流和和平。

然而60年过去了,机器还是没能完美解决这件事情,这与当年科学家“5年内”的研发进度预期大相径庭。而我们面对的翻译行业,却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人们对翻译的需求,意外地有了疯狂的增长,而且需求变得两极化了。

一方面,即时的、少量的、日常的翻译需求成为爆点。随着收入和消费能力的水涨船高,以及互联网提供的全球消费的可能性,海淘让多语言阅读成为常态。而互联网这个基本上没有国界线的信息汪洋,让多语言信息的传递也成为了常态。需要知道一瓶化妆水的使用说明和需要弄懂一张披萨的食谱,越来越多的出现在生活里。

另一方面,学术、贸易、艺术的全球化,以及互联网推动的跨国界的技术,都让专业方向的翻译有了急速的增长。而且要求响应的速率成倍提高,商品贸易合同和合作文书像通关文牒一般都无法等待太久。

而和这些需求相对应的,机器翻译在技术上却遭遇了门槛。目前机器翻译最常见带有预言性质的技术,就是神经网络。然而时至今日科学家也无法解释一个问题:为何儿童学习语言需要的数据,会远远小于机器。在充分模拟了人类神经系统之后,机器在语言学习上依旧无法压缩所需的数据量,这不仅意味着计算机技术的瓶颈会直接限制翻译机器的诞生,更意味着某些数据量不足的小语种将永远无法被学会。

于是,现在几乎所有的翻译软件都只是一个词典。最常见的试用场景之一就是,在去异国他乡旅游的时候,打开翻译软件查询一些词组之后,连比划带猜地和外国友人完成必要的友好的交流。

这可能是第一次,互联网用自己的影响力改变了一个行业的状态,却没有办法及时响应它的改变。

未来应该如何?

一个来自韩国科技公司的产品,Flitto翻易通,想到了关于互联网的另一条路。

就像我在《丝绸之路》那篇译文里提到的,互联网改造一个行业最大的力量,就是改变供需的结构。翻译行业里也是如此,有大量的需求,却同时也有大量的供给。

全球教育结构中对外语学习的重视虽然还有一定的差异化,但是都明显处于上升的状态。因此在全球范围内不乏可以提供翻译服务的供给者,他们一直缺乏的是和需求对接的渠道,一如翻译的需求者无法得到及时而广泛的响应。Flitto做的事情,就是用一个类似社区的产品,将需求和供给聚集到一个平台中。

任何一个注册用户,都可以在Flitto中发布指定语种的翻译任务,或者寻求自己可以完成的翻译任务。每一条任务都会有相应的金币(point)标价,类似悬赏机制,而自己账户中的金币(Point)则来自用户充值兑换或者答题挣取。同时用户的也可以用金币在商城兑换商品,或者直接提现。

在以上这种类似众包的任务模式外,Flitto还为有特殊需求的用户提供1V1的专业翻译服务。用户发布1V1任务后,可以推送到更高级别的翻译家用户的手中,翻译家们给出自己觉得合适的报价,任务发布者再根据报价和报价者的信息进行综合选择。

不得不说,这种任务系统思路极其清晰,让日常的归日常,专业的归专业。而且对于翻译者来说,收入分配也十分有条理,日常任务简单轻松,几分钟赚上一小笔,专业任务则是明显的大单。

除此之外,Flitto还留意到了互联网带给人类的另一个庞大的需求,那就是交流的欲望。尤其是对日常的翻译需求来说,人们也许往往需要的不但是一段逐字逐句的翻译,而是关于这个产品、这段话本身的讨论。例如,看看这本小说是什么内容,或者,这瓶药适不适合50岁以上的老人?所以,这更像是一个关于分享和交流的故事。Flitto为广大用户预留了足够的社交空间,可以互相关注,可跟楼评论,可以在同一个任务里切磋技巧。

在这样的产品模式和思路之下,Flitto的全球扩张很迅速,目前已覆盖170个国家,拥有逾600万用户,支持18种语言。在进入中国之后,Flitto也做了一系列的适应,目前实测来看,无论是众包模式的翻译任务还是1V1的专业任务,响应度都非常快,众包翻译模式下,3-5分钟就能够收到来自翻译家的答案。而更专业的1V1模式中,基本在10分钟左右都会有3个以上的用户前来反馈报价。

另外在新版的Flitto中还加入了地理位置大数据的功能,让用户可以优先看到同地理位置的已解决翻译任务,这一功能对于热爱旅游的用户来说还是相当有意义的。

Flitto创立4年来,保持了令人惊异的盈利状态。目前Flitto的企业服务项目包括针对政府和企业开展的专业翻译服务。另外一种衍生的收入模式,是将平台上累积的翻译数据库卖给一些机器翻译产品,如美国微软和韩国的Naver。这让Flitto一直保持了海外业务的盈利。

互联网这个词是一个多面向的词汇,而我们提及它的时候往往会忽略人也是互联网的主体之一这个事实。在第二次机器革命的当下,我们习惯了用机器的思路解决问题,却很少另辟奇径或者返璞归真回到人的角度来寻求方法。Flitto给用户宽泛的任务和赏金模式,这种自由度就像它的产品思路一样,回到了人的需求的本身。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4月 28th, 2016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