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九城败于心魔,网易胜在驯兽

文/阑夕

朱骏球门失守,丁磊养猪喂兽。

九城总裁陈晓薇的悲情攻势没能安稳人心,纸掩不住火,网易正式宣布获得《魔兽世界》中国内地三年的代理权,与此同时,九城的股票还没有止住跌幅。

网易的喜悦心情不言而喻,一个简单的Html页面:http://wow.163.com/faq.html被网易反复的开放访问、关闭访问,随着搜狐畅游的成功上市,网易的游戏部门终于也抓住了崛起的机会,在拓展游戏业务的动作上,三大门户中只剩下内功最强的新浪按兵未动。

魔兽世界在中国的市场是块暴雪无论如何都不愿放弃的蛋糕,但是在对魔兽世界的运营上九城始终没有得到暴雪的认可,网易的介入给了暴雪一个选择的机会。

可能很多人存在疑问,为何是网易而不是别家?

有过魔兽世界游戏经验的网友应该都能明白九城在运营上有多么糟糕,服务器承载能力的迟缓、资料片在引进和审批上的延误、官方对玩家的支持力度偏低等毛病虽然并不致命,但从九城开始运营魔兽世界的第一天起,九城就没有很好的担负起一个游戏运营商的责任,而无论从玩家体验还是商业利益上,暴雪毫无疑问都是和玩家站在一起,暴雪不能接受愤怒的玩家对魔兽世界的游戏品质横加指责,更不能容忍因为九城的错误而造成其消费用户发生流失状况。九城每次在引进魔兽世界新资料片上的拖逶可能也有自己的委屈之处,毕竟中国文化产业的审批制度的确不是一般的变态,但作为等着回收利润版权商,暴雪不可能站在代理商九城的立场上来为它考虑这些中国特色。商业合作的一切目的都是在瞄准结果,而九城没有拿出让两边都能够满意的解决方案——对暴雪、也对玩家。

网易最大的优势在于:它是中国最为老牌的游戏运营商之一,“西游”系列的网游成就了网易今日的辉煌,相比于业务体系单一的九城,网易还拥有门户、邮箱都多项能够强力辅协网游的产品,暴雪看中的也正是网易的这些家底。落花有意,流水亦有情,经过效率至上的一番眉来眼去,网易拿到了暴雪对自己的承诺,而暴雪则开始向九城摊牌离婚。

从这个意义上,九城的确带有一定的悲情主义色彩。

高晓声有篇故事,讲的是雪夜赌冻:

下雪的冬天,富裕的员外不信乞丐冻不死,于是拿出宅子和田地赌那乞丐无法在户外呆上一夜,谁知一夜过后那乞丐非但没死,还活蹦乱跳着,于是乞丐得到了宅子和田地,成了新员外,与老员外比邻而居。几年后的又一个冬天,老员外激新员外再跟他赌一次,新员外经不住激将,应下来又去户外呆一夜。这一次,半夜刚过,小员外就挺不住了,天不亮就冻死了。

高晓声在总结里说,人是会变的,冻得铁硬的骨头,在暖窝里焐了几年,自然焐酥了。

逼得九游上市计划溃于一旦,盛大遭遇玩家****时九城在对面的办公室开了香槟,这些都是朱骏的骄傲和战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却不知有一天自己也成了穿鞋的,怎么去防守别人的攻击。

2002年,朱骏倾家荡产花了200万美元拿到了《奇迹》的代理运营权,导演了真实的奇迹,为九城赢得了第一桶金,两年后,朱骏再次倾九城之所有拿下了《魔兽世界》的代理运营权,在4年代理期间需要支付合计5千多万美元的费用。凭借魔兽世界,九城的财富和规模迅速的膨胀起来,但是它也逐渐丧失了当初那个赌徒般的勇气和运气,它曾经能够四两拨千金,今天却在考虑杀鸡焉用牛刀,朱骏还在忙他的申花足球队,而九城的压力全部都到了一个女人身上,她在手足无措的时候也只好使用女人惯用的招数:寄希望于获取同情来扭转市局。

可惜商战上并没有同情这种兵器,即使全九城的员工、全中国的玩家都同情你,你的合作伙伴却并不在这儿,他手上握有谈判的筹码,而你现在连赌桌都不敢上。

我看了一些九城在此次危机中面向公众所设计的PR稿,以及模拟玩家写的搅局文案,比如可以搜一下“还我巫妖王!抵制暴雪玩弄中国玩家”这篇,说实在的,真不是一般的拙劣和平庸,网易连应对的工夫都能够省下不少来,要知道,网易可是硬扛过当年“梦幻西游太阳旗”事件的,在舆论上完成这次代理对接,不会有太大难度。

说到最后,其实网易在网游上的口碑也高于九城太多,玩家们对网易的意见只是“西游”系列的换汤不换药、新瓶装旧酒,还真没看到有过大的舆论危机,而这点也是暴雪对网易的肯定——假如玩家们都心向九城,不满网易代理游戏,从而退出游戏,暴雪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损失。

所以我说九城败于心魔,外强内弱,怯于承担;网易胜在驯兽,应承暴雪,精诚所至。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4月 16th, 2009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