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百度搜狐鹬蚌相争,Askwitkey谁会渔翁得利

文/阑夕

AskwitkeyWitkey的一个分支,主要以线上问答来促进知识的共享,很多人以为Askwitkey是由“百度知道”率先进行开拓的,但实际上Askwitkey这个概念的创建者和传播者是Yahoo!:

  • Yahoo! 知识+”是一个社群导向的服务,允许使用者发问、回答、投票等行动。全球雅虎最早的知识+是由韩国于2003年6月架设,之后逐渐遍布到Yahoo在全球的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地区的名字则修改为“雅虎知识堂”,在2006年年初诞生。

而百度则是在2005年推出了中文版的Askwitkey产品,即“百度知道”,借以百度搜索结果的高权重和广大网友的内容提供得以迅速普及,甚至影响到了百度的宣传Slogan——在2007年,百度首页Title由“百度——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修改为“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一直沿用至今。

  • 百度产品上线曲线:

百度知道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中文Askwitkey平台无可置疑的NO.1,但是就如任何一个身居首位的Winner一样,百度知道也时刻面临着各种挑战者,被无数双眼睛觊觎着的NO.1宝座并不那么好坐,尤其是在最近爆出搜狐采集数据推动搜狗问答这档子事的时候。

在搜狐的Askwitkey产品,同样是基于搜索引擎上的“搜狗问答”推出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以来,按照搜狗官方所公布的数据,搜狗问答已解决问题数超过了一千七百万,而百度知道四年以来的已解决问题数才五千万,也就是说,搜狗问答一个月的解决问题数比百度知道一年的解决问题数还要多。

这个大跃进式的数据自然遭到了质疑和调查,假如搜狗问答的已解决问题数是真实的,那么在短时间内要做到这个数字,最值得推断的就是“采集”了。有网友就敏锐的发现了搜狗问答中那些已解决问题中的猫腻:

  • 在搜狗问答里,发现了很多与百度知道完全雷同的提问和回答:

 

  • 有过采集经验的站长应该会很熟悉这种彻底的内容拷贝:

 

  • 搜狗在采集过程中甚至没有考虑加入关键词筛选过滤,所以也发现了一些很雷人的采集问答: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采集实在已经算不上一件羞耻的事情了,但是往往只有缺乏内容创造成本的小网站才会使用这一手段,在做大后再否认自己有过采集这等历史,鲜有出现如搜狐这样的巨型公司使用采集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而且全然不做遮掩工作。就像我们能够看到很多靠做艳星踏入娱乐圈的女明星在功成名就后极力回避和否认那段不怎么光彩的个人历史,却很少看到已经大红大紫的天王巨星依旧欣然接受咸湿片的酬约。

或许这个时代已经发展得阑夕都跟不上了,采集非但算不上羞耻,反而已经能够登堂入室由“潜规则”变为了“公开的秘密”。

不想过多的谴责搜狐,虽然以采集别人的成果来充当自己的内容的网站在中国已经数都数不过来,但你是一家上市公司,掏钱赞助了北京奥运,比99%的竞争对手都要风光,但是越是做到这个份上,越不能抛弃道德和尊严。

继续谈谈Askwitkey吧。

Askwitkey平台的技术需求非常低,其核心价值就在于知识的覆盖度、内容库的充实度、用户的共享积极性,它的服务对象有两种,一为在平台中寻找已有知识的用户,二为不满已有知识而主动提问的用户,能够最大限度的满足这两类用户,那么这家Askwitkey平台就是成功的。

正因为Askwitkey的低技术性,行业领头羊——百度知道在面对竞争对手的步步为营渐次包抄下,也曾做过很多拓展方面的尝试,譬如在今年3月,百度就曾在其网页搜索结果中嵌入百度知道的搜索框,引导网友更加便捷的进入百度知道平台,围绕针对性的关键词有意识的培养网友使用百度知道。

  • 百度搜索:西安火车站

 

  • 百度搜索:明发商业广场

 

这次尝试似乎并不顺利,在部分关键词上进行了测试后,百度又雪藏了这项功能。

除了百度知道和搜狗问答以外,中文领域的Askwitkey平台还有很多,而且大都来头不小,如果说这次搜狐选择与百度腹背交锋是一次赤裸裸的挑衅,那么等待着看这次挑衅结果的对手则都渴望获得见缝插针的机会。

  • 天涯问答:阑夕很喜欢天涯问答之前的名字“天涯问吧”——正好和其“天涯来吧”异曲同工而且有着脱口而出的语式,之后修改为“天涯问答”这样一个正统规矩的名字,反而缺少了语言灵性和草根气息。作为搜索引擎的Google与百度所信奉的理念不同,它坚持认为搜索引擎不应该自己创造内容——这样会丧失搜索引擎提供信息检索的本质,而且在检索结果的排名上可能导致有失公允的情况发生,但是Google中国(谷歌)团队实在花了太多的时间用在“本土化”上,最后依旧不得不对在中国如鱼得水的百度采取跟随战术,通过中国最大的华人社区建立了Askwitkey天涯问答和Group天涯来吧,用以抗对百度知道和百度贴吧。天涯问答的特色在于其知识内容人文化和社区化倾向比较严重,相比于百度知道,科学和技术性的问题在天涯问答并不受青睐。

 

  • 腾讯问问:百度和腾讯分别掌握了网民的信息入口和电脑桌面,在各自的领导范围内都做到极至之后,两者在扩张的道路上也多有交锋,Askwitkey平台也是其中的战火燃烧处。依托在腾讯QQ上进行的植入,腾讯问问吸引了为数不少的腾讯用户使用,在一次聚会上,阑夕曾被自己从前的老师问得无言以对:“你说为什么现在的学生们不愿去做家庭作业和复习功课,却非常积极的为了点亮QQ上的一枚图标而去每天坚持回答腾讯问问上的问题?”虽然气势逼人,但腾讯问问最大的缺陷还是在于其用户的低龄性而导致问答水准的参差,这对期待看到“答为所问”的用户而言是无可回避的致命问题。

 

  • 新浪爱问:有人曾历数从新浪离职后反而获得成功的大腕如程炳浩、俞军、王韬、侯小强等人,其中对刚刚传出要离开百度消息的俞军评价甚高:“俞军,百度副总裁,首席产品设计师。很多年前被新浪互动社区某领导开除。俞军后来成长为百度最高领导人之一,百度贴吧的教父。如果俞军还在新浪,说句大话,IAsk未必输给百度和Google。或许,俞军在新浪,中国就不会有百度。”如此看来,新浪是业内著名的“黄埔军校”,由新浪走出来的人才在再就业或者创业后都显示出了全面的能力,收获了累累的硕果,只是新浪本身的产品却又极度缺乏着引路人,比如新浪爱问,它本来是新浪打算以搜索引擎的模式来培养发展的,然而世事之艰辛又岂如人料,由于缺少强而有力的支持和技术上的创新,新浪爱问的路线不断发生着偏移,甚至还有新浪爱问的地区代理机构进行过生活方向的尝试,几年前,阑夕曾因为“城市通吃卡”的合作事项与其推广者武汉新浪爱问打过交道,感觉那边对新浪总部对新浪爱问的定位也挺迷茫和困惑。现在,和腾讯搜搜一样,新浪爱问接受了Google的介入,由Google来提供网页搜索技术,新浪爱问则偏安一隅,改名为爱问知识人,转型为Askwitkey平台,专心追赶着百度知道。

 

  • 雅虎知识堂:Yahoo!率先开拓了Askwitkey市场,却在进入中国的时机上迟了那么一步。加上雅虎在中国的一团乱,由3721到阿里巴巴,几度经手,定位不断在变,几乎成为鸡肋,既非门户,也不像搜索,2008年以来又将重心当在生活上,竞争力一直偏弱。而Askwitkey却偏偏是需要由一个强大的后台(门户、搜索、社区)来支撑和推广的,纵使雅虎知识堂继承了“Yahoo! 知识+”的纯正血统和理念优势,但是在中国,它依然玩不转。但是雅虎中国的确看到了这点现实,并且对Askwitkey做了相当深刻的钻研和创新,现在的雅虎知识堂在功能上是中文Askwitkey平台里最为周全和细致的,在这个精致的框架内,雅虎知识堂缺的依然是最重要的东西:内容,以及用户。

 

看似秉承类似公益性质的“互助、分享”的Askwitkey之所以受到热捧,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它的营销前景。Askwitkey平台的使用人群逐年增加,不仅促成了网站流量来源的一部分,而且让很多企业无法忽视面对这样可观的数字开展营销努力的机会:百度与KFC合作有“均衡营养KFC”,垂直Askwitkey平台PC****快问与三星合作有“三星i908专区”,这都是品牌传播与用户互动有机结合的营销案例。在危机公关范畴,在Askwitkey平台上的产品口碑也是很多企业所关注的重点,作为Askwitkey内容的管理者,网站也能够利用时机顺势向企业收取公关费用,这种灰色链条亦不容忽视。

只是,Askwitkey平台发展到了今天,在运作上的创新空间已经非常狭小,除了取得内容优势以外,几乎没有什么捷径能够产生后来居上的突进,或许这也是搜狐心急如焚公然采集百度知道问答内容的因素之一,但若是站在行业的高度上来看Askwitkey,它的未来仿佛是逼近枯竭的,甚至有可能会逐渐的与Wiki发生融合,以数据库的形式继续的存在和扩充下去,其互动性则将转移到Twitter类即时信息获取平台上。

阑夕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4月 8th, 2009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