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在“二次元”大热之际,唱吧要做“现充”的生意

文 | 阑夕

在亚文化的语言体系中,“二次元”与“现充”是自古以来的死对头,如果说前者意味着将情感寄托于虚拟世界、让ACG(动画/漫画/游戏)等架空内容主宰生活,那么后者则是彻头彻尾的反调——“现充”这个词语,本就是“现实生活充实者”的缩写,代表对于三次元的完全拥抱——在鄙视链上,“现充”亦在大多数时候位于“二次元”的上游。

年轻化网民的规模膨胀,让“二次元”的创投雪球愈滚愈大,而曾经的“现象级应用”唱吧则在转型的路上逐渐偏离纯线上的轨道,从其决意布局KTV的时刻起,唱吧的生意就不止是那些想要对着手机唱歌的“二次元”用户,在更进一级的台阶上,它希望笼络的是那些数量同样不小、却并没有太严重的网络依赖症的“现充”用户。

在上周周末举办的唱吧年度活动上,CEO陈华公布了创业三年以来的数字化成绩,在何炅、汪涵和谢娜等当家湖南卫视的新晋投资人的祝词下,陈华宣布启动VR直播计划,立志于让唱吧成为中国最大的VR内容源。

我突然想起暴风影音和它的主人冯鑫。

2014年秋天,我在首享科技大厦13层见到冯鑫,那时的暴风尚未上市,也没有人能够预见到这家公司会在A股创造连续36个涨停板的奇迹。坐在桌子对面,冯鑫不太愿意多谈暴风影音的故事,尽管那时业界都在关心他该如何面对来自在线视频第一阵营的挤压,冯鑫克制着回忆旧事,但是只要一有机会,他就将话题引到暴风魔镜身上。他兴致高昂的谈论自己如何从外部拉入有生力量组建团队,谈论VR为什么不会永远只是一个小众市场以及廉价解决方案的受欢迎程度,谈论他的儿时在北京天文博物馆的黑暗中目睹宇宙苍穹的视觉震撼,最后,他说要加大市场团队的力量,促进第三方的内容供应方进来,避免暴风魔镜沦为一个华而不实的玩具。

五百多天过去,暴风魔镜及其同类商品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也确实吸引了风险资本与尝鲜用户的注意,但是要说开创产业和改变世界,恐怕还没人可以开下如此海口。综合多家投行与调研公司的预测,即使到了2020年,VR设备的出货量也不会超过4000万,阻碍它成为消费级商品的最大门槛,就是内容的稀缺,就像豪华的影院不断建成,但是如果没有好莱坞这样的娱乐工业机器生产影片,电影票是很难卖掉的。

而在陈华和冯鑫异步畅想的未来里,有着默契的重叠之处:

2014年,冯鑫希望明星们可以将演唱会开进暴风魔镜,让那些没有机会买票入场的观众可以在VR的支持下体验现场,戴上头盔环顾四周,便可逼真的触及狂热;

2016年,陈华把演唱会解构为碎片化的KTV包房,这里或许没有红得发紫的艺人,但是每个K歌之王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而粉丝经济的余威则将拉动他们找到小而美的拥趸群落,举重社交也可摆脱KTV的物理限制,沉浸到VR世界之后,举目皆为伙伴。

App Store并不伟大,伟大的是那些填充它的数以百万计的开发者。

唱吧非常重视以“自我展示”为核心诉求的用户,他们不仅是唱吧内付费率最高的用户类型之一,也是对外分享的主力部队。在过去三年里,唱吧依赖这些用户的传播,成功甩开K歌达人、全民K歌、爱唱等竞争对手。只是,“现充”用户往往欠缺对于网络品牌的忠诚度,加固他们的停留,需要如同商业中心那样拿出配套性的丰富设施。

VR,顺理成章。

在陈华的设计中,VR将改写当前直播平台的整体玩法,弹幕等交互丢会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随着Google、HTC等科技巨头对于市场的教育日趋成熟,用户必然彻底倒向“身临其境”的体验终点。

从涉足KTV到研发麦克风,再到豪赌VR的盛世风口,唱吧的野心远超其创业公司的体量。

野心这个词语,通常被用于成王败寇的情景中,成了,野心就是火种,星火燎原,皆自它始,败了,野心就是贪念,初心渐远,拜它所赐。

就在一年之前,陈华的野心还是“五年内在全国开2000家KTV”,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陈华对于财务的控制能力表现得极为出众,唱吧麦颂的新店在开业当天基本都能实现盈利,也正是基于实业布局的有条不紊,以VR为底座的3D直播室,就是对“2000家KTV”的一次路径扩展。

索罗斯说,“资本史基于一部没有真实剧本的连续剧”,资本市场需要故事和概念,满足这种需求并不可耻,当然,神笔马良才能战胜画饼充饥,那些成绩优异的公司的共同性在于:它们能够说到做到。

拆掉VIE之后,唱吧正在等待A股的复苏和入局时机,在互联网的顶层设计底下,包括“广电系”投资者在内的更多值得包装的资产被悄然划入门下。

与合建线下KTV门店相比,VR是一个胜于便捷性、经济性和科技性的解决方案。KTV的故事,是商业地产、文化娱乐、实体消费的传统剧情,十分重要,但想象空间有限。而VR直播,则是技术颠覆、制定规则、搭乘便车的光怪陆离,一旦实现,便是金山银海的第一拨探险者,红利巨大。

而资本从来都不会以安全来衡量项目,资本要的是疯狂。

创建唱吧的时候,陈华发现当时的唱歌类应用都在向用户伸手要钱,解锁新的歌曲,请付费,导出高清音频,请付费,换而言之,软件思维的根深蒂固,让唱吧有了可乘之机。

无数的事实证明,除了游戏之外,让用户掏钱永远比不上让用户爽够之后把它们打包卖掉的收益。

当唱吧的KTV包间碎片到VR设备里,它就是一个具有极强话语权的内容供应商,尤其是在“物以稀为贵”的VR开荒时代,任何硬件和平台,都会受益于这种内容的输血,并且愿意为之付出一定的成本,或是共享蛋糕的部分。

到了那时,“二次元”和“现充”也再无任何区别了。

在虎嗅年终荐书的传统节目里,陈华推荐的书是《海伯利安》系列,他评价这部享誉四海的太空歌剧“揭示了繁荣未必永恒、时间始终宝贵”的哲学式命题,而《海伯利安》对于人工智能的悲观和否认,以及坚信只有人类可以救赎人类的未来,都将现实主义供奉到了未来的必然性上。

古登堡的印刷革命、战争时代的电波传输、电视传媒横扫全球、互联网抹消国界与地理、加上VR重塑时空的可能⋯⋯每一次的改变,都让人类在“共享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追求上更进一步,有了黑客帝国的暗黑启示,我们有理由相信进化的终极会是一个由神经元构成的超级大脑,人类不需要人工智能,人类会成为人工智能本身。

想想还挺带劲儿呢,嘿嘿。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1月 28th, 2016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