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几点看法:关于快播涉黄的公审

文/阑夕

1、庭审的网络直播舞台,由智能手机、社交网络和弹幕互动共同搭建,这种公示在某种程度上会削弱法律的“权威”,却能直观揭开盛有民意的水壶盖,让潜伏在群众当中的一群“日剧法律学家”现身中央,倒也趣味横生。

2、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悖论一样,快播的创始人王欣及其战斗力超群的辩护人团队穷极辩术为己脱罪,值得嘉许。但是,我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不在意个案,只关心程序,如果前者无法对后者造成影响,那么任何侥幸,最后也都只是侥幸罢了。

3、快播的涉黄情节,由于公诉方的准备不足,而被见招拆招的卸掉骨干证据,但就因此而假装奔走相告的称“快播无罪、快播不黄”,就是掩耳盗铃的猥琐行径了。快播的运作模式与暴风影音这种本地播放器截然不同,其Qvod内核承担着储存功能,且在建站行业被广泛应用,王欣辩称他无权窥探用户到底是否用快播观看淫秽视频,属于偷换概念。

4、我要说的是,否认快播涉黄并认为它并不因此受益,是政治正确的虚伪和造作。乐视的举报,从商业竞争的层面来看或有卑鄙色彩,但是被举报方并不会因为“举报”这个行为本身而遭致责难,法律才是那根决定性的绳索。

5、为快播辩护——此处为虚指,并不针对王欣的辩护人团队——就应回到问题本身,即染指色情究竟是否有罪,或是其中有无抵御选择性执法的明确边界。一个足够浅显通俗的逻辑在于,如果一件事情你“做”它是合法的,那么你“看”它也应当是合法的,因为“做”的影响程度是远高于“看”的。

6、因此,所谓“淫秽视频”这种内容,如果人们履行里面的内容——比如情侣之间的欢好,以及提供场所和道具的商店——是无罪的,为什么供应观赏反而是有罪的?这个追问必然得不到回答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依法治国的附加值就是以德治国,当我们将道德观念混淆到了法律体系之中,就会产生这样的内部矛盾。

7、然而,道德在中国,首先是一个政治选题,其次才是个人修身的要求。李银河曾引述尼采的分析,说基督教为什么提倡反性 禁欲,就是因为这样可以把被管理的个体的生理冲动贬为一种形式的“坏”,从而使得每一个人都有了原罪,并让管制和惩戒具有天然的不容抗争的合理性,便于统治。

8、基督教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终而完成了政教分离,这让一系列的解放运 动从西方开花结果,并散播到了世界。只是基于意识形态的因素,中国特有的“保守主义”——其概念与西方的保守主义不同——成为抵御“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红线,色情文化亦难以摆脱洪水猛兽的定位。

9、当然,假汝之名的主张总是有的,比如儿童就常被拿出来顶盾,在这个国家,有很多儿童无法受到良好的教育,有很多儿童留守家乡与父母分别,有很多儿童被饥饿和贫困缠身,这些与之切身利益更近的问题,往往遭到忽视,而一旦涉及到反对色情时,他们又被推向前线成为被假设的核心受难者。

10、对此,我只能搬出导演娄烨的一段话:“对于中国迟迟拒绝电影分级制度,就是——本来是可以把孩子放到孩子的房间去睡觉,父母在自己的房间做爱就很正常。现在的前提是有房子,但非要把孩子放到父母的房间,然后派一个警察站在这儿,不许父母做爱,因为要保护儿童,这个警察就是审查制度。而且警察还换班,每一班警察的标准不一样。”

作者 阑夕 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浏览数: 次 星期一, 01月 11th, 2016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