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美团+点评:道不同亦能相谋

文 | 阑夕

随着美团和大众点评成为中国互联网又一起并购案的成亲双方,任何评论都显得似曾相识和了无新意,那些观点很容易在过往的内容——优酷和土豆、赶集和58、滴滴和快的——里找到重复性过高的回声,这种殊途同归的商业句点无疑会让媒体产生审美疲劳,而握手言和成为竞争的顶级形态,也让本应变数无穷的市场全无悬念可言。

其中,腾讯和阿里的身影几乎贯穿所有耳熟能详的事件,阿里在优酷土豆上豪掷12亿美元,腾讯也向58赶集输送了逾8亿美元,滴滴和快的则属于里程碑式的两大巨头和平联姻,到了美团和大众点评这里,同样难逃相似背景。

就连“巨头(腾讯)抄你怎么办”也逐渐退出了“VC必问语录”,因为抄袭仍有失败风险,但是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移动互联网的繁荣似乎确实造成了洗牌效应,只是资本依旧可以通过换牌交易获取新的利好牌局,旧时王朝堂前燕不过被新养入笼的金丝雀取代,那些机遇在短短数年以内转瞬即逝,便被招安和收编悄然取代。

美团和大众点评的消息从绯闻到辟谣再到证实,最主要的口径变化就是从“合并”和“合作”,以及双方都不太愿意多谈“谁大谁小”的话题。换而言之,如果没有规划平等条款——比如5:5的换股比例、北京和上海的双总部设计等——这桩案子也签不下来。

牵手之前,大众点评势头正足,“闪惠”产品的发展已经涉及金融业务——商户能够存入网络订单产生的非流动资金获得理财收益——而美团处于融资拉锯阶段,明枪暗箭接难幸免,这种处境的区别造成二者存在不同的主动性,一个图谋锦上添花,一个急求雪中送炭。

这也是双方体量不等却能平等换股的基础背景,而大众点评的战略力加上美团的执行力,才是最好的组合。这么判断的依据,基于三个推论:

其一,话语权的分治,让大众点评的“闪惠”布局可以弥补团购业务的短板,这是侵掠如火的美团恰好缺乏的,而张涛其人一向以远见著称,视线辽远;

其二,美团的多线作战虽然导致自己腹背受敌,但终究没有输过一招半式,这种对于上层目标的强悍贯彻能力,又是润物无声的大众点评所少有的;

最后,单一团购业务的佣金模型有着严重的健康问题,商户原本需在二者之间用脚投票,合并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让大众点评和美团的基因相互混合,用战略纵深来环节执行阶段的负面效应——比如商家对于团购“吸血”状况的抗议——这才是新的组合的生存关键。

王兴与张涛都是主见极强的长跑型选手,创业年限均在十年之上,能够走到一起并不意外——毕竟,连姚劲波和杨浩涌这样的死敌都可以一笑泯恩仇,商人逐利的天性始终高于情感——问题在于,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商学院的教科书通常都将多头管理视为大忌,在世界500强的名单上,近25年只有22家企业采取过联席CEO的架构,称得上是成功的案例也并不多见。好在美团和大众点评的联席CEO制度象征意义居多,根据内部消息透露,至少在一年之内,两家子公司独立运营的格局不会改变,核心团队亦会保持稳定。

而微信与QQ的竞合关系,亦是双方同时认可的未来。这意味着某种理想状态,即美团和大众点评既可共享资源、避免互有损伤的斗争,又能拥有继续扩张的动力与决心。更具体的来说,美团为了应对大众点评的“闪惠”产品,在团购之外做了“优惠买单”予以强行跟进,而大众点评则一边发力团购一边设法颠覆团购,张涛亦是多次公开唱衰团购模式,这种迫于竞争而跳入对手擅长区域的无奈行为,在未来恐怕不会重演。

更加重要的是,财务合并之后,必要的烧钱和不必要的烧钱将被显著区分开来。那些为了获取独家商户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费率的事情一定不复存在,简单粗暴的烧钱竞争亦可停止,转而对商户提供更多的专业性服务,打通产业链上下游,真正把O2O做深做透。

尤其对于大众点评而言,它在餐饮这项支柱业务上的外部压力将得到相当程度的缓解,这也意味着”用高频带低频“的策略能够更为从容的持续下去——这与美团的境况还不大一样,后者的多线作战版图里,少掉一个大众点评,剩下的敌人仍然为数众多——张涛坚信大众点评的基因是场景与服务的融合,其产品用了多年时光完成了占据用户事前决策这条线,未来将把会员、积分等服务体系落实到位,占据用户事后交易(及多次消费)的第二条线,两条线扣在一起,就能瓜分万亿级的数个垂直行业产值。

此役过后,O2O到店的多个高频垂直品类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新的公司足以消化龙头份额,商户也不必再为究竟和大众点评还是美团签独家而感到苦恼,长足而言,大众点评想要通过ERP系统接管商户的收银台,而美团则有意打入商品的供应链环节强化角色,一前一后,都是对竞争对手刀刀致命的杀招。

只是,理想的丰满往往敌不过现实的骨感,无论是美团还是大众点评,都未过多流露本轮合作当中“你情我愿”的成分,维系最高利益的杠杆,只能是新公司的融资。这个背景,建立于两边的融资空间都十分有限的情况下,除非接受流血上市的安排,否则还是需要一到两轮的资本注入用以夯实市场份额,逐渐的将O2O这个流量生意变成用户生意。

至于新一轮融资的额度,据一名匿名VC透露的是30亿美元……

这是足以载入中国O2O史册的一张照片,注意最左边的男人,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华兴资本是本轮交易的财务顾问。包凡参与了近年以来近乎所有中国互联网的重大合并事件,滴滴+快的、优酷+土豆、58+赶集,都有他的介入。

最后,想多谈谈王兴和张涛。

王兴将创业称为自己的“生活状态”,在其传记作品《九败一胜》里,他说CEO没法让别人代劳的职责之一就是“确保公司始终要有足够的资金,这和空气一样”。这句话背后的隐约辛酸,与他在九年前因为融不到钱而将校内网以区区200万美元卖给陈一舟的历史不无关系。

这也是美团这次愿意接受5:5的换股条款——其估值其实高于大众点评半个身位——的重要原因,这些年来,王兴熬过了团购模式的市场自证,熬过了千团大战的最后胜出,熬过了从单一业务到O2O的整合过渡,熬过了从创业者到企业家的身份蜕变,却在至关紧要的融资阶段遭到狙击,在这种压力之下愿意牺牲个人利益去成全事业之成,的确非常人所能及。

所谓九败一胜,这一次,至少也熬过了融资困境。

而张涛则有着典型的上海色彩,认真、务实、重视生活,但是偏偏也是他创建的大众点评,以上海为起点,把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有意绕过的脏活累活都给做了,扫街并不难,但是一扫就是十年,这种远见和耐力,实属大众点评厚积薄发的根基。

外界看来,张涛的个人色彩相较王兴来说,并不怎么突出,但据大众点评内部高管诉说,他实际上也是个非常强势的人,而且对商业模式的研究非常透彻。“内部开会经常是压倒性的一言堂,员工经常被说的无言以对。”这两年的高管大换血,或许可以说明一点。

张涛也曾谈过创始人对于企业而言的最大责任,也就是“做自己擅长做的事情”,他甚至极为认真的回答过关于是否会把公司卖掉的问题——“卖公司这件事情跟赚钱一样,没什么对错,该卖的时候就是要卖,但更多要取决于公司本身该不该卖……卖与不卖不应该是一个感情问题,而是一个理性思考:企业的行业发展趋势在哪里。”

与劲敌美团的联合,或许也是基于这番理性思考,即选项是否符合公司的长远利益。

最后,当王兴与张涛的想法和结论最终重叠,才有了长假过后的这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资本变局。

* 有趣的是,这两个人行事作风差异极大,但在阅读审美上却有着惊人的共性,王兴推荐的书目有《从0到1》、《大国兴衰史》和《1491:前哥伦布时代美洲启示录》,张涛推崇的则是《精益创业》、《冰与火之歌》、《反思肯尼迪王朝:肯尼迪、越南战争和美国的政治文化》,仔细想想,真是无巧不成书。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10月 14th, 2015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