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长安古道马迟迟——谈“教父”尤金·卡巴斯基的来华

文/阑夕

尤金·卡巴斯基

2007年,卡巴斯基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尤金·卡巴斯基抢在出席欧洲年度信息安全展的SC magazine颁奖典礼之前访问中国,逛了中关村、接受了腾讯的访谈并在清华园做了演讲——他的演讲主题“杀毒软件的世界性趋势”和一周之后出席SC magazine颁奖典礼手捧三项大奖时所做的演讲甚至是近乎相同的,或许,在那个时候,尤金·卡巴斯基就认识到了中国杀毒软件市场的重要性和潜在空间,为此才会把访问中国的行程看得比整个欧洲都要重要。

时光荏苒,相隔两年之后,这个正值壮年的俄罗斯人再次踏上近邻的国土,为他倾注毕生心血的产品“卡巴斯基”做进一步的普及和拓展,和两年前很多人大呼“原来卡巴斯基是一个人啊”不同的是,经过与奇虎的捆绑推广到独立运营,有关卡巴斯基这款软件的历史和故事已经被八卦得广为人知了,就连国内以卡巴斯基为主题的论坛社区都积累了大批的人气和拥趸,人们不再对这个自信得会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到软件身上的俄罗斯人感到陌生,曾进入前苏联大名鼎鼎的特工部门“克格勃”参与密码编译工作的身世也让他充满了神奇的光环。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将前苏联以军事化模式发展的技术和精神继承了下来,在后来蓬勃发展的计算机及互联网行业都毫不费力的担任着领跑者角色,这也是为什么在今年年初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俄罗斯总理普京在被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问道科技公司如何能帮助俄罗斯充分利用该国的人才和技术的问题时,能够淡然回答说,你看,问题是,我们并不需要任何帮助,俄罗斯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程序员,没有一个国家能与我们竞争,甚至包括印度。普京的底气并非无中生有,俄罗斯的计算机实力相当精端,有趣的是,这个国家也充满着共产主义遗留下来的两极分化特性,俄罗斯既有软件公司能够在一些最尖端的软件开发项目上和SUN、英特尔等公司展开合作,可是同时俄罗斯的自由职业犯罪软件程序员在开发恶意软件方面也是全球臭名昭著的。

尤金·卡巴斯基在经济持续低迷的2009年选择访问中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中国的市场份额实在有够硕大,虽然竞争同样激烈,但是寸土相争之后的收获总能让人获得颇为可观的回报,《软件工程师》在2009年Z1期上也直言不讳的说:“网络安全产品已经步入营销为王的行业竞争格局”,这便不难理解尤金·卡巴斯基对华市场的殷勤和重视了。而卡巴斯基在中国的战略一向独树一帜——从它并没有参加2008年杀毒软件行业峰会“群雄聚首破围城”就可以看得出来,卡巴斯基过于信任自己全球领先的技术实力而似乎忽视了营销层面的技巧和软实力,如果说2007年尤金·卡巴斯基是来考察中国这块相对陌生的市场的,那么两年之后的今天,尤金·卡巴斯基则是来驱策卡巴斯基的营销战略升级——适应中国这块已经获得认可和证明的电脑安全市场。有传言说尤金·卡巴斯基将与中国渠道商进行更加密切的沟通与合作,并试图为卡巴斯基赢得一些利好政策,这些都是卡巴斯基在加紧适应中国市场并进一步本土化的趋势。

从以往的演说来看,尤金·卡巴斯基是个思路清晰、言辞敏锐的人,他对中国市场的判断也十分到位,随着中国网民数量的继续增长、用户对个人和机构的信息安全日益重视,安全市场会越来越大,就像人们购房后都要换上更牢靠的锁,卡巴斯基在技术之外需要做的事情将在今年倍受重视——有了一把好锁,还需要把这把好锁给推销出去。以国际眼光来看,这番举动也正是为了顺应经济全球化及地区一体化的世界发展潮流,促进卡巴斯基实验室在管理上的扁平化。

尤金·卡巴斯基的事必躬亲是一种可喜的姿态,至少这种主动体现了卡巴斯基对华市场的期待和信心,中国杀毒软件行业硝烟未定、格局复杂,卡巴斯基的市场基础和用户口碑也并不薄弱,从2009年开始注重营销,并不算迟。

柳永有诗《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去一云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卡巴斯基在中国尚为少年,但也不再拥有年少轻狂的闲暇了,在它的教父“尤金·卡巴斯基”看来,是时候步入成熟、浴血沙场了。

Kaskad训练营中的俄罗斯少年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4月 3rd, 2009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