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阑夕的互联网手册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很拼的创业者,更拼的VC

创业者越来越不够用了。

一个显著的征兆是,继“天使投资人”之后,连“创业导师”的现身频率也开始远胜于创业者,我甚至不止一次接到咨询,问有没有产品或是技术团队愿意出来做一个创业项目,资金、资源,战略、战术,股东、股权,一切都已到位,就差创业者了。

乐观地讲,这是一个世代的红利,社会不再歌颂贫穷与苦行,尽管诸多险阻,关于财富的重组与再分配,仍然是这个国家史无前例的自由岁月。

更加乐观的讲,我们必须适应被关在一个笼子里的现状,并设法突破那些来自上层的不思进取的惯性力量,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被席卷进了充满变数的创业漩涡,任性扭转世界。

欧·亨利说,“你当然不能出一个价钱,叫人把‘永恒’包扎得好好的,送货上门;但是我看到时间老人走过金矿的时候,脚踝给磕得满是伤痕”。

所以无人可以指责这种全民狂热,因为当一扇通往未来的窗被打开,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悄然闭合,甘愿自我催眠,只是为了不留遗憾。

而创造历史的人,也在成为历史。

上个周末,我赴经纬中国与真格基金、K2VC合办的创世纪大会,代表逐鹿网主持一场论坛。

可以想象,超过500名创业者和VC聚在一起,会有如何的火花。

徐小平和陈科屹自不必多言,都是扮猪吃老虎的厉害人物,作为活跃在中国创业一线的顶级基金的操盘者,他们的每一笔投资,都影响着一个行业的起伏。

作为中国近年以来成绩最为出色的投资机构之一,经纬中国更像是这场活动的搭台者。傅盛和唐岩分别以“经纬系毕业生”的角色开场,尽显两极风采,在前者面前,张颖是良师益友,忆苦方才思甜,到了后者那里,张颖就成了捧哏的相声演员,索性自黑到底。

最初的时候,张颖与唐岩见面,唐岩在资本市场里正四处碰壁,那时陌陌尚未发布,唐岩顶着“网易史上最有能力的总编”的务虚光环。他们二人在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得以互相认可的契机,在于彼时他们都保持了做人的原则以及维护了本应维护的价值观:唐岩希望保护一个在自己最难的时候帮助自己的小天使的权益,只有张颖肯定这点并愿意做出让步。

而在陌陌上线的同一年,全球瞩目的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提出了“SOLOMO”(Social+Local+Mobile)概念,每一条支线都与唐岩的创业路径恰好符合。多年以后,中国媒体行业流行将这种顺势称为“赶上风口”。

拿了经纬中国的投资之后,唐岩时常转发张颖的微博大唱反调,认为“那些微博太鸡汤,挺烦的”。他并非有意针对张颖,李开复、雷军这些大佬前辈也是唐岩的嘲讽对象,他甚至还对辱骂陌陌的用户回敬粗口。

对于唐岩的挤兑,张颖早已习惯且坦然,他与唐岩的关系,已经到了无需通过“秀恩爱”才能向业界传递同舟共济的阶段。事实上,在中国的VC圈里,“价值观投资”一直是一条暗线,如唐岩也以VC的身份投资了罗永浩(锤子科技)、黄章晋(大象工会),纯粹因为因价值观接近转化而来私人情谊。

无论是对待媒体还是现场发言,唐岩从不掩盖自己对财富的向往,他说“创业一定要为了钱”,并会因为资产的增长而不断改善个人的生活品质,豪宅、好车、以及在美国旅游时一百一百的给小费,都是典型的唐岩风格。

而在很多VC眼中,愈是懂得如何花钱的创业者,一定更加明白怎样挣钱。张颖也会有意识地提醒他们,他常向经纬系的创业者建议,在B轮和C轮融资金额比较大的时候,最好拿10%到15%的老股套现奖励自己的核心团队,特别是做的好的公司,创始人应该在董事会里帮助团队争取更多的期权。“在恰当的时候,考虑拿点钱回去给老婆和孩子,要不然家人觉得你神经病,透支生命地在工作,生活又苦哈哈的,好几年一分钱拿不回来。这点真的要这么做,在适当的时候就要套现一点,这样能安抚家里人,然后创业者才能后顾无忧地再拼命打仗”。

另一方面,在职业领域,张颖的“刚”和“柔”都令人印象深刻。他相信富豪在使用财富上的优越价值,“钱放在我们这种人手里,会更好”,也放言会让那些不靠谱的竞争对手绝望。但是另一方面,对待经纬中国投过的那些创业者,张颖的“照顾”又显出特别的低姿态。

傅盛回忆他创办的可牛科技与金山安全合并时,可能经纬中国这边是不太愿意的,“毕竟大股东变成小股东,也担心做不成”,但是张颖在听到傅盛说一定要做之后,就表态全力支持。

而在张颖这边,他更愿意将这些已成明星的创业者描述为“天助自助者”,投资人的帮助更多是锦上添花,真正主宰项目命运的,是创业者自己。

毫无疑问,创业者享受这种待遇,即使里面夹杂着泡沫,但是,连总理不都喝着泡沫漫漫的互联网咖啡了么。

面对由更多创业者组成的卖方市场,VC的角色不断前移,从财务支持到资源供应,再到团队服务和宣传站台,一些原本犯不上由这些整天跟钱打交道的社会精英应当接触的“苦脏累活”,也在逆向深入VC圈子。

我曾耳闻一个90后创业者在推荐自己项目时,非常不耐烦的打断对面那个年龄和他父亲一样的VC,说“你压根就不懂”。当然,最后这笔投资还是谈成了,因为VC纵使满腹怨言,也不得不恐惧被这些小孩抛下世界演变轨道的可能性。

“凡人类所能享有的尽善尽美之物,必通过一种亵渎而后才能到手,并且从此一再要自食其果,受冒犯的上天必降下苦难和忧患的洪水,侵袭高贵的努力向上的人类世代”,这句话出自希腊神话里的泰坦后裔普罗米修斯,他认为创造的价值大于冒犯上天的代价,所以他愿意为了人类盗取圣火,并被宙斯困于高加索山饱受折磨。

仿佛正在经历荒诞不经的现代神话,“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和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国度情投意合亲密拥抱,诺大棋局上的每一个作战单位都变得八面玲珑。

就像我在活动晚宴上突然听到右手边的青年自我介绍说是某知名军事网站的创始人,离席换桌的念头一闪而过,然后还是老老实实摆出笑脸互道问候。

0148451650.jpeg

活动结束前夜,三家投资机构身价数十亿的合伙人集体身穿雨衣登台,接受创业者的“鸡蛋雨”袭击,也是拼了。

据说红杉中国也在策划今年晚些时候的十周年纪念,经纬、真格和K2的这场活动被拿过去参考良久,最后还是不敢递给沈南鹏相仿这般“放肆”的创意。

总的来说,将“尊重创业者”作为VC之间竞争的一种主旋律,虽有继续“惯坏”创业者的隐忧,却有利于营造平等化的创业环境,在打破旧的阶级秩序的同时,也更加扶持那些不易破土而出的新的幼苗。

比如我颇为意外的遇到了潘海天,这个名字在互联网圈或许影响有限,但它确实科幻及奇幻文学业界的一个金字招牌。众所周知,纸媒的陷落,既为网络文学提供了洗牌入局的机遇,也摧毁了一代“时运不济”的中间层创作者,潘海天和他的“九州”品牌,就是“并没有做错什么”却被星辰轮换所击中的未竟之业。

很高兴看到他作为创业者的一员出现在这场由VC策办的活动上,很高兴那些横贯我们青春生涯的旅途,还在继续。

也很高兴能够加入点燃这场或许还将长达数十年的创业之火,愿火焰能够照亮所有有志者的前方,我特别喜欢邵亦波引用的一句话:“如果你要走的快的话单独走,如果你要走的远的话合起来跟别人一起走”。

作者阑夕 微信公众帐号:techread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5月 14th, 2015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